瑞士弗赖堡市自由报: 在伯尔尼和北京,法轮功弟子抗议中国镇压法轮功


【明慧网2000年8月2日】瑞士弗赖堡市“自由报”(Fribourg,“LaLibert”) 2000年7月21日的报导

在伯尔尼和北京,法轮功弟子抗议中国镇压法轮功

法轮功在联邦大楼前

一年前,人民中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广泛镇压,声称这一精神运动是一个危险的邪教。昨天在伯尔尼,瑞士的炼功者来到联邦广场,纪念被镇压一周年。

昨天下午,在联邦广场上有一奇特场面:在停车场附近,大约有40多人开始缓慢地做着动作。根据路边散发的小黄纸上所讲的,这些人是在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在修炼。他们为什么在联邦大楼前炼功呢?瑞士地区法轮功成员希望以此方式来纪念法轮功在中国受到镇压一周年。

1999年7月20日,中国警察逮捕了几十名法轮功领导者,政府声称这一运动事实上是一个危险的邪教。通过在政府高层中任职的弟子的通知,法轮功数千名成员很快地组织起来谴责这一镇压,然而,两天后,法轮功就彻底在中国被禁止了。

真的不需要药吗?

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创立了法轮功,他原来是一个公职人员,而现今住在纽约。法轮功汇集了武术、佛教和道教,声称有一亿成员(据中国政府讲有二百万人)。他以气功的形式传功,是中国一个传统的把身体和思想联系起来的运动,使修炼者能够通过“看不见的力量”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现在法轮功已在30多个国家广泛传开。在瑞士就有500-600名炼功者,在17个不同的炼功点上每星期集体炼功。其成员之一,来自日内瓦的女士Marianne说:“其实修炼法轮功可以使修炼者在身体和精神方面都得到提高”。尽管如此,中国政府还是禁止这一“邪教”,因为它怕被推翻。北京主要指责其功法大约造成1,500人死亡,这些人大部分由于寻求只通过单一修炼达到神奇的疗效,以至拒绝及时的药物治疗而死亡。

大规模逮捕

如果说昨天在伯尔尼的气氛是祥和的话,在北京的情况却很紧张,早在星期三众多的法轮功弟子在有很多警察的情况下仍然聚集到天安门广场,其中有100多人被拘捕,为防止法轮功一周年的活动,中国领导人命令加强对机场和车站的检查,以便阻止修炼者从其它城市汇集到北京天安门广场。

自从禁止这一“邪教”以来法轮功的一些重要成员分别被中国司法机构判处直至长达18年的刑罚,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也出高价寻捕,价格为6,000美元,然而,国际刑警拒绝了中国要它签发国际逮捕证的要求。

昨天在伯尔尼的一个弟子强调“在中国炼法轮功就不能入党,还经常受到酷刑。我们到此不仅是炼功,同时也是为了表示反对这种对信仰自由的侵犯”。据香港中国人权和民主监测中心报道:“在中国已有24个被拘捕的法轮功成员死在监狱里,有一万多弟子被送往劳教所改造。

没有制造麻烦

瑞士地区的法轮功活动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今年的三月十三日(译者注:原文如此,应为五月十三日)法轮功成员就在国际大法日时聚集在苏黎士,四月份国际人权会议期间他们又聚集在日内瓦,六月份联合国社会发展会议期间他们再次汇聚在日内瓦。Marianne说:“警察看到我们如此祥和的炼功场面非常惊奇”。

联邦警察确认在瑞士,法轮功的活动从来没有造成任何麻烦。据联邦外交部发言人Liuio Zanolari说:中国还没有采取任何官方行动来阻止在瑞士的法轮功活动。但中国驻伯尔尼大使馆对昨天在联邦大楼前的活动没有得到事先通知。大使馆的发言人金瑞宾讲:“我们希望瑞士联邦政府注意这一非法组织,防止这个邪教反对中国政府的活动。”(译者注: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法轮功在瑞士并非非法组织。)

我会去看医生

昨天下午,在联邦广场上,Marianne女士面部表情很祥和,嗓音很平稳地说:她从来没有去过中国,这个48岁的日内瓦女士,两年前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法轮功,在那段时间她总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她说:“得知法轮功后就决定和朋友一起去炼功,紧接着我开始读老师的书,并马上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

没有奇迹

Marianne继续说:“我们不参与宗教和政治”,她认为中国镇压法轮功是因为炼功人数太多,它们害怕的结果。法轮功修炼者在世界上已有一亿人。对于炼功中出现的神奇的治疗效果她和其他人看法不一样,她说:“如果我得了重病,我会去看医生”,但她又接着说:“我感觉愈炼功,身体愈强壮,所以也就不会出现身体方面的问题了”。

Marianne谈到了她在炼法轮功之前曾参加过一种教派活动的经历。她说:“我好象关进牢狱一样,并且很困难地才摆脱了它。”Marianne说,法轮功的修炼方法对她很合适,“尽管法轮功的动作借鉴了佛教中的一些东西,但法轮功无论如何也不是宗教,作为一个天主教徒,她使我更能理解基督教义了。现在我更能冷静地看待生活中的事情,我很欣赏这一功法里没有等级观念,所有的活动都是免费的,而且是来去自由。”

(2000年8月1日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