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传媒让世人了解大法

办“大法之窗”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0年8月2日】 去年(1999年)4.25后,中国政府中的一些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动国内所有的媒体和国外受其控制的媒体,对法轮功李洪志老师进行了大肆的诽谤和攻击,并通过收购、入股、施压、利诱等方法,使国外的媒界也呈现出一边倒的情况。许多国外华人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响与污染。大家感到让世人了解真象的急迫和重要,几位纽约地区的学员决定用办报的方式来告诉世人真象。大家商量后提出了不少很好的方案,最后觉得租一个版面比较切合当时的情况,因为这样我们不用再考虑流通渠道了。去年十一月,我们在一个地方报“华报”上租了一整版,开始了为期八周的“大法之窗”。刚一开始,反映就很不错,不少人打电话来咨询,一些在家修的学员看了后也受到很大的鼓舞,很多人看后开始转变了对法轮功的错误看法。正巧,世界日报的‘神州乡情’(该版主要面对大陆来的读者)在降价促销广告,于是,在今年一月,我们在世界日报的‘神州乡情’版上租了半版刊登“大法之窗”。

一。群策群力,各尽所能

鉴于繁忙的日程安排,有学员建议由各个炼功点轮流来负责“大法之窗”的编辑工作,这样一方面保证了编辑的每天学法炼功,另一方面又能让更多的学员来参与“大法之窗”的编辑工作,因为每个学员对法的理解不同,选文章的侧重点会不一样,这样做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弥补了不足。于是,征询了大家的意见后组成了三个编辑组,每组负责几期。刊登后,反映良好,不少学员看了报纸后纷纷主动来为“大法之窗”出力。

二。正义之声,唤起良知

“大法之窗”一登出,便有许多人打来电话咨询哪里有炼功点和从哪里能买到大法的书。有从密执安州偏远地区打来;有从阿拉巴马州中餐馆打来的;有从佛吉尼亚打来的;有从华盛顿DC打来的;还有监狱犯人托亲友打来电话问哪里能买到《转法轮》;…有一位男士打来电话,对法轮功事件很关心,刚开始问了许多问题,都是中国政府造的谣,通过交流,逐渐澄清了他的问题,最后他说:现代科学才百十年,而大法有那么悠久的历史,不能用现代科学来衡量大法。最后还建议我们应该在报刊上澄清这些问题,否则许多人想学功却不敢。一位女士先后打来两次电话,询问一些问题,当听说法轮功是佛家的,非常高兴。当第二次打电话时,已读了《转法轮》。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打工仔得知自己住的附近就有炼功点时,非常兴奋,他说:炼功有益于身心健康。一位纽约市的老先生看了中国科学院部分法轮功修炼者写的文章(续篇)后,非常感兴趣,特意打电话索取前一篇文章。他为法轮大法修炼的博大精深而折服。有一位女士打完电话后,马上就与当地炼功点负责人联系上了,参加该点的炼功和学法活动,并与女儿一起参加了今年四月纽约的法会。一位新泽西州的老先生读过“大法之窗”的文章之后,要学功并让太太买来《转法轮》,因他行动不便,我们学员专门驱车到他家里教了他和太太全部功法。他谈到:XX党对法轮功这么镇压,我得了解一下。他是个基督徒,当他读了大法书之后,由衷地说:“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的标准,为大法的法理所深深折服。他还谈到一个有趣的事,他的一位过去的大陆的同事来拜访他时说:政府越镇压,要学功和想读法轮功书的人就越多。还有多位从国内来探亲的大法弟子看到“大法之窗”后,高兴地打来电话,问他们附近哪有炼功点,并帮他们澄清国内流传的假经文的问题。双方交流,倍感亲切。几个月来,许多人通过阅读大法学员的文章,在开始重新思考国内发生的镇压法轮功的事,在慢慢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三。邪魔出洞,弄巧成拙

在“神州乡情”版刊登了几期后,开始受到中国政府的干扰,报社受到压力不许刊登“大法之窗”。报社做了妥协,把我们的“大法之窗”移出了神州乡情版,放到了正版上。这下倒不错,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更多的读者看到了“大法之窗”,许多人来电咨询表示兴趣。而当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处理这件事时,报社人员也由此开始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你们法轮功学员涵养真好。不久,我们刊登了中国科学院的部份法轮功修炼者的文章“不是迷信,而是博大精深的科学”,没想到过几天有人告诉我们领馆为此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这一下又帮我们做了免费宣传,更多的人因此了解法轮大法。正是:每一次的打压都是一次对我们的弘扬。

四。助师世间,洪扬大法

师父在“溶于法中”经文中说:“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体会到:邪恶势力对大法和师父所造的谣言已装进了许多善良的人们的头脑中,他们是这场邪魔破坏大法的真正受害者。然而在事实和真理面前谣言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善心犹在的人们一旦了解了真象,很快便会醒悟。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能行动起来,从身边做起,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心在法上,一心助师,向被邪魔蒙蔽了的世人讲清真象,让人们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那时法正人间便为时不远了。

(新泽西州学员2000年7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