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第一位的(下)

7.20周年之际回顾上访经历

【明慧网2000年8月2日】 (接上篇)

只见街口停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警车,街道两边到处是警察和便衣,个个横眉冷目,把个小胡同堵得死死的。他们对每一个过往的老百姓喝斥、检查身份证,态度之恶劣令人发指,气氛也有点紧张。我问了路旁一位老人何以这样?老人说:这都是为了抓法轮功上访的人。另一个老人气愤地说:“哪天不打人?!不就是不让炼法轮功吗?干么费这么大劲!既然不让人家来讲理,就不要设这个衙门!”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看这些警察,理直气壮地往里走。走了一段路却没人问我。我觉得好奇,就下意识地转头望了望路边守着的警察。结果警察还是没有问我,反而向我点头示意。我感到很有趣,心想:我是修大法的,他是应该给我点个头。

走了大约十分钟到了信访办的大门口,见门口两边各有三个警察,一个警察还搬个小凳子坐在正门口挡着。过去的人都要出示身份证,说明上访的事由后才让进去。据旁边的人说是为了防止法轮功的人进去。我没理睬门口的警察径直走了进去,他们也没问我。凡是上访的人,必须先排队出示证件领取申请表,然后再排队登记预约会谈。可是只有5个窗口,却有很多人上访,队很长。在排队时,我后面有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带着害怕的神色小声说:刚才大门口有一个为法轮功上访的人被打了一顿,抓起来了。我前面的一个职员模样的人开始说法轮功怎么不好。我问他学炼功法轮功没有,读过法轮功的书没有,见过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他说没有,只是从报上、电视上得到的消息。我告诉他法轮功并不象政府宣传的那样,但他还是不相信。这使我看到中国政府利用宣传机器捏造事实、诬陷大法、愚弄老百姓,确实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上当受骗。深深感到作为弟子助师洪法和证实大法的责任重大。

好不容易排到跟前了,我有点儿高兴,也有点紧张。思想里开始准备如何对待即将开始的考验。“啪”,窗户粗暴地关上了,里面甩出一句话:“下班了。下午2点再来。”当时我想好不容易排到跟前了,窗户关了,是不是师父不让我去?我是回去还是等到下午再来?转念一想,这又是考验,看我到底是走还是留。别的大法弟子进不来,我可以进来,就是要看我敢不敢去说句公道话。

下午两点当我再次走进大厅一看,又排了很长的队。凭上午的经验,我就是排到晚上也很难得到申请表。我心里真有点犯愁了,怎么办?这几进几出好像到了无人之境,没人拦我,警察见我不是点头就是走开了,我想是不是我真的不该来上访。但一想到走,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感!就在这时,我耳边一个天津来的因失业上访的人大声讲:“还真有胆大的,刚才在门口遇到个炼法轮功的,警察问她干什么的,她回答是炼法轮功的。警察问她:‘炼法轮功的不准上访,你知道吗?’那人理直气壮地回答:‘不知道。’”我问道:“那后来怎样了?”那人说:“她被警察带走了。”我心里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我,看我有没有这个胆量。要真上访就要有胆量直接找警察,还用排队吗?回想我忙了一天,还是勇气不足。心里踏实了,我立即走向信访办的领导办公室。敲门进去,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很客气地接待我。我问:是不是上访必须排队领表?他问我为什么事上访。我说是为法轮功一事上访。那人脸色一下沉下来了,说:“为法轮功上访不用排队。”

他把我带到了警察的禁闭室,里面一个警察凶狠地叫我站到里面的一个楼口过道的地方,并且命令我站好,不许说话。从进了这个门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完全放下了,同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在那儿站着的还有一位外地来上访的大法弟子。看到她那平静祥和的表情,就知道她就是刚被那个天津人说的大胆的法轮功弟子。接着又进来了几位其它地方来的大法弟子。他们都为自己能走出来护法而高兴。尤其是两位农村弟子,他们二人进来时那么坦然、那么从容不迫,真令人敬佩。相比之下感到自己修炼的差距。

我们相互介绍,开始交流。当他们听到我是从美国来的,都很高兴。我告诉他们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很多人都在修炼大法。各国弟子积极洪法,如去联合国、国会山庄洪法。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民认识了大法。大家很受鼓舞。他们也向我介绍了大陆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多的弟子已悟到应该走出来。大家都感到护法、洪法的神圣和光荣。交流中仿佛我们置身于另外一个天际中。

不久,警察询问并登记了每个人的情况。虽然他们态度很凶,但语气中还是流露出一些关切和敬佩,这是大陆弟子前仆后继地洪法、舍生忘死地证实大法的效果。接下来警察又让我们每人填写一张表,上面要写上访的意见和事由。我写道:以我全家二年来修炼法轮功的实践,法轮修炼大法是正法修炼,可以使人道德升华,强身健体,对社会、对个人都是非常有益的,没有任何组织和宗教形式。特提以下几点意见:一、给法轮修炼大法和李洪志老师恢复名誉;二、取消对李老师通缉令;三、恢复法轮功的集会、出版和正常的修炼权利。

后来来了一个人领我去警察局,一路上我就向他洪法。他虽不太答话,但表示关心。说着说着,他也开始谈起对社会的不良现象的看法,谈到有些警察打骂法轮功上访弟子是很不应该的,也很敬佩法轮功上访者。我感到了大法真的深入人心了,而且我看到了人心善的一面。说得高兴了,他提出来请我吃晚饭。他对大法的态度使我很受鼓舞:也许是个有缘人。于是我也同意与他共进晚餐,但由我来付钱,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向他洪法。我讲了我们全家修炼的亲身体会,他听了更加对法轮功修炼感兴趣,表示也想读一下《转法轮》。最后,他告诉我不用去警察局了,要我走。就这样我这次上访结束了。

回顾上访的过程,就是我修炼的过程。步步都是考验,关关都触及内心深处的执著。走出去,表面上是作为弟子在中国政府的邪恶迫害下,站出来洪法、证实大法;实际上是通过这关关的考验,使自己的心性进一步纯净和升华。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力量,是在师父点化和鼓励下走过来的。

这次去大陆的所见所闻,使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师父在《定论》一篇中讲的:“众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众生。”的真正含义。大法是我们生命的起源,修炼的根本。大法是第一位的,自己的修炼是微不足道的。没有大法,没有适当的修炼环境,个人的修炼也就无从谈起。修炼者对于大法来讲,就像一个细胞,只有在这个整体中才能生存和升华。维护整体也就是维护每一个细胞。在大法遭到肆意践踏之际,走出来洪法、证实大法是每一位真修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在任何情况下,怀着纯正的心,向世人说明真相是最重要的。洪法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尤其是在国外洪法就更重要。师父在《警言》中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