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名哺乳期大法学员遭迫害的部分经历


【明慧网2000年8月22日】 大法学员梁妹,女,今年二十九岁,住四川某市。

2000年2月春节后,梁妹到一桥头公园游玩,看到很多同修在那里互相交流,有的在炼功,就把怀中四个月大的婴儿交给熟人抱着,便投入了炼功场炼功了。不一会儿,警察来了,抓了很多人带上警车开往防暴大队。排队问话时,她讲法轮功真相,公安就打耳光,有一下打在了怀中的婴儿脸上,因打得太重,婴儿很久才哭出声来。登记后由各个派出所接走,有的功友被送进了看守所,她被派出所强令每天到所报到,每天义务打扫卫生、洗车、扫厕所、洗斑鸠笼(喂了很多斑鸠)等等杂活。

另一功友(已六十多岁了)与她一起干活,这期间给婴儿喂奶还必须请假同意,稍不称心如意就铐起来,这样持续了三个月之久(理发店停业,经济断源)强迫义务干活。有一次洗车时,车主是乡镇府的宾客,他们感动得问她是干啥的,公安人员赶快说:“她们是劳模。”她们辟谣,正告说“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

直至五月因家里农忙,她们才被放回家。过后又有几次把她抓进派出所铐起来,不给饭吃,想关就关,想放才放,与其论理,却说“上边说了对法轮功不需要讲理,更不需要讲法,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有一次她的丈夫正碰见几个人把她抬起来扔下去,再抬起来又扔下去地摔,便气愤地吼到:“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大过份了!”公安便把她的丈夫痛打了一顿,还用手铐铐了他。后来梁妹的婆母来了,气愤极了,理论一场才使他们母子得以被放走(婆母与丈夫未修炼)。

7月19日夜深,她正睡觉,乡武装部黄某与乡派出所一行人到她家再次把她强行带走,根本不管婴儿要哺乳,带到镇农校关起来,只见还有几位功友也被铐在那里,这次把她双手反背在树上铐住,不许讲话,用胶布贴在嘴上,乳汁把衣裤都流湿了,婴儿却还在家挨饿,双手反背树上铐的时间长了,双手胀痛难忍,又想到可怜的女儿,这哪还有人的生存权利啊?要求解开,但得不到允许,逼得人没法活了。便向树杆猛撞,当头撞了十几下后才松开铐,又不放回家,就炼功了,又把她铐上了,直到20日下午六点把她送进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监室关了十四个同修,罪名统一是“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其它监室还有功友,7.20期间被抓功友多数被铐、被电、被溺水,吊铐,胶皮棒打,拳打脚踢等诸多种类折磨摧残,而学员还是善意地无怨无恨地向其洪法,用实际行动体现着大善大忍的胸怀,用自身证实着大法,因为她们都是“坚修大法心不动”者,坚定地“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的实修弟子。

被拘留十五天后(8月3日)由乡派出所接回乡,又被吊铐起来,直到第二天下午其家人被逼写了保证后才松铐放回,又命令每天去报到,也不知又要她每天干些什么活,说如再有一点不顺意还牵连家人,令家人时时担惊受怕。现在梁妹被逼离家出走(打工),有家不能回。几个月大的女儿被强行断奶,身体遭到了严重的伤害,原来白胖机灵的孩儿变成了黄瘦呆目的孩子,我们不得不问问当今的人民政府、人民警察: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

以上仅用此为例,像这样甚至更严重地迫害法轮功及学员之事太多了,做为大法学员,我们今后尽量做得更好,不去被邪魔继续强行非法左右着,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了解法轮功真相,关注学员的遭遇,不去做助长迫害法轮功及学员的事。法轮大法教炼功人做好人,要求炼功人道德高尚,对谁都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支持一个修炼人是功德无量的,毁坏一个修炼人是罪孽深重的。

(编者注:为保护当事人不受进一步迫害,文章中人名均为笔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