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没有能夺去她的生命,难道要劳教夺去吗?

呼吁社会各界营救我女儿王利的生命

【明慧网2000年8月24日】 我女儿王利,今年31岁,武汉市人,大专毕业。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近5个月,现生命处于危险状态。我们呼吁社会各界救救我女儿王利的生命。

1987年我女儿因患癌症在武汉市同济医院进行了10次化疗,并进行了两次手术。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从此体弱多病,三天有两天要去医院看病。为了治病,为了活下去,到处投医问药,也曾练过其它气功,但效果不好。在痛苦绝望中靠吃药来维持生命。此时我们家已无能力支付繁重的医疗费用,给本人和家庭造成了沉重负担。

1993年3月,我女儿王利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不太长的时间里,病情有所好转,身体也逐渐恢复。我们全家都看到了希望。从此她按功法要求认真修炼,从做好人开始,修心养性,慈悲为怀,善待一切,不断放弃常人的一切执著追求和欲望,心志也恢复了正常,性格也开朗了。身体好了,人也长胖了,能外出打工上班,全家都高兴。这一切对我女儿、对我们这个家庭、对社会都是有益的。

1999年7月政府取缔了法轮功。她于同年7月24日去了北京,本着相信政府,抱着善意去向中央反映自己由于修炼法轮功所受的益处,身心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未达上访目的,于1999年9月初被公安部门抓回武汉。到2000年3月,在近5个月中,每当政府有关部门来询问和"帮教"时,王利都善意地向有关部门说明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但政府有关部门中的个别人在对待我女儿王利的问题上不实事求是,于今年3月对我女儿王利下了实行劳动教养的通知书。把她相信政府、善意地去上访说成是与政府对抗。把有关部门来询问时,我女儿实事求是地说明修炼的一些情况和自己身心的变化,也说成是有意对抗,如此等等。我女儿王利于今年3月被强制送到何湾劳教所。

我女儿王利在何湾劳教所的近5个月中,遭受了极端非人的待遇,吃不饱,每天劳动时间平均达18小时左右,在剩下的6小时中还要完成规定的教育内容。据我女儿王利等人讲,早上给一碗米汤,认真观看能看见碗中有数颗饭粒。中午和晚上每人一两左右米饭,再加一碗盐开水,偶尔碗中有几片青菜叶子。每月规定家属只能去见一次面,每次不能超过10分钟。家属所带吃的食物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吃,吃不完也不准带到宿舍。我女儿王利每次都对我们说实在饿得不行了。据说,她们每天劳动时间最少为14小时以上,往往完不成任务只好再加班。每月总有那么几天要劳动24小时。往往每天劳动完后,大热天也无力洗漱就睡着了。其惨痛残忍使人难以目睹。

我女儿王利由于近5个月的劳累,体重由原来的85斤降到现在最多只有60斤,全身骨瘦如柴,形似骷髅。凡是去何湾劳教所看过的家属,出来后心情都非常沉重,也都提出一个问题:这就是劳动教育吗?法制、人权国家,法制何在?我女儿王利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就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实事求是地向有关部门说明修炼的一些情况,就要遭到如此劳教,人的生存权何在?!讲正气,如此劳教正气何在?!我女儿王利现在还能坚持几天我们不得而知,为此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善良的人们营救王利。癌症没有能夺去她的生命,难道要劳教夺去她的生命吗?真理何在!正义何存!!

国家希望稳定繁荣,人民希望幸福安康,这是国策、人心。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本着实事求是对待一切,倾听群众的声音,才会有稳定,才会有国家兴旺发达,人民安定富裕。如此劳教能使人心服吗?会达到社会稳定吗?对修炼者消除误会吧!承认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会有极大好处这一事实吧!救救我们的女儿,放了她吧!!

王利的父母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