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称奇

镇压法轮功后出现的怪事


【明慧网2000年8月24日】一奇:京城飘飞六月雪

去年“4.25”以后,中办、国办发出通知指出:“对各种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每个公民都有信仰某种功法和不信仰某种功法的自由。可是极个别人为了一己私欲,利用职权自主乱民,暗地里紧锣密鼓地部署铲除法轮功,从上到下层层承包。

去年北京晨报第1版刊登“两办”通知,第2版醒目标题“京城飘飞六月雪”。气象专家指出:在没有强对流的天气情况下,下雪不好解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相信党中央,依靠党中央,到中南海反映情况,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更没有敌意,有礼有节,表现出高境界的行为。离开时没有留下一个纸屑,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拣干净了。本来不是跟谁作对的,是当局可以得民心的好机会,硬是不要,却把亿万群众推到对立面。岂不是千古奇冤吗?

去年7.19 M某在北戴河部署取缔法轮功,7.20全国大搜捕,抓了许多人,北京关在各大体育场内,公安部门紧张得不可开交。北京的气温突破摄氏40度,位居全国之首。

“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谜”。

二奇:首都沙尘暴满天

随后,只要中央对法轮功作出“英明”决策,细心人发现天气准有反应。今年4月军博办展,某头很得意,接踵而来的就是沙尘暴,人们饱尝它的英雄气派。

三奇:七月京城天“流火”

前不久,(北京7月19日),全国又一次铲除法轮功,从百姓家中抓人,无计其数的人被非法监禁和关押。北京日报7月26日第五版头条报道:“七月京城天‘流火’。文中还指出:“自21日以来,本市高温一直在35至39摄氏度之间浮动。”

四奇:枯树开花花如梅

7月26日京报还有两则消息:一则是土蝗出现在石景山永乐小区;另一则是一株枯死一年多的槐树,在7月22日凌晨竟绽放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文章的题目是“枯树开花花如梅“,如图文。

每当地震过后人们回视一些反常现象学会并丰富了预测的技术,可是京城酷热异常的天气和沙尘暴的袭击以及久旱不雨,包括枯树开花,人们虽有疑问,但更多的归咎为龙年所致,间或气候反常是自然现象,等等等等。很少有人从主观上找原因。

李洪志师父在《论语》中写道:“固执的人硬是无根据而找理由说成是自然现象,另有用意的人违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于追求的人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

一年来,少数人对法轮功的迫害,到了蹬峰造极的地步,激起了天怒!

酷热、沙尘暴、枯树开花……,它既是死而复活的机遇慈悲为怀的警示过程,又是对擦身而过的生命迷而不醒的世人的哀悼!法轮功已经给人类带来了福音,改变了人类的厄运,大劫难是根本不存在的,然而一筐苹果连筐子都坏掉了,“人不治天治”,迟早要作为垃圾被清理的。

记住李洪志师父的《法正》所道:“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真相正在步步显现。

五奇:来无影,去无踪

李老师说:“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法轮功在国内外传出8年半既没登报,也没上电视,更没有宣传广告。亲传亲,友传友,义务教功,“经修其心,功炼其身”“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走的是一条至简至易“大道无形”的路。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师父的弟子,都在读《转法轮》,所以心心相印,前仆后继,坚不可摧。“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原本对社会,对国家对家庭和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在中国大陆却受到无端的迫害,大家除恶扬善从无中来,到无中去,令心术不正的人震惊,别有用心的人视为邪恶、有严密的组织等等。

六奇:《转法轮》百读不厌

《转法轮》是宇宙大法,“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因此你怎么能用过去佛教中的东西来衡量宇宙大法呢?”引自《精进要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分》。短短8年传遍全世界,出版十多种文本,坚信者有上亿之众,从2000年开始5.13为“世界法轮大法日”,7.1世界法轮大法广播电台开播,美国、法国、英国、德国、北欧、瑞士、瑞典、加拿大、意大利等十多个国家成立了法轮佛学会。无数真修的弟子自发地天天读,天天学,成百遍地学。山东青岛大法弟子薛氏年近70和河南大法弟子马氏60多岁,二人均为家庭妇女,得法前斗大的字不识八升,现在却可以通读《转法轮》。北京大法弟子王氏76岁,解放前念过两年书,几十年没摸过笔,如今已抄《转法轮》四遍。这难道是一个简单的文化现象吗?

七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去年7.20以来,全国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遭到公安人员抓捕、打骂、抄家、非法监禁,至今至少有36名法轮功弟子被迫害致死。有目共睹,大法弟子男女老少个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有还过公安人员一指头。

据中国官方报载,99年中国公安人员在同各类犯罪人员斗争中以身殉职6000余人。这么鲜明的对比,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八奇:绝食护法,历时百日

无神论者说:女人绝食七日,男人四日就不行了。据河北第一劳教所女队的消息,廊坊弟子苗佩华、康淑香、邱立英等数名学员已绝食百日左右。北京三河学员吕春凤自2000年2月中旬绝食绝水,直到5月底被送走,历时百日。北京海淀大法弟子袁凌娃,先后六次被政府当局无理关进看守所,共被非法关押135天。期间她绝食60多天,被灌食二十多次,打点滴十六次。哈尔滨一家三口修炼大法。母亲60岁,大学毕业,在狱中绝食已达33天;父亲62岁,处级干部,已绝食达30天;女儿28岁,大学毕业,已绝食达30天。北京臧旭、张松梅、刘秀兰、张小京等6名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绝食绝水16天。……还有不少大法弟子在狱中绝食遭到警方各种各样的残酷迫害,有的致残致死。北京一大法弟子(博士生)因在户外炼功被抓,在海淀看守所绝食抗议,第五天开始被强行插胃管灌食,将血管捅破,流血9小时(从下午3点一直淌到晚上12点)。惨无人道,令世人震惊!

九奇:佛法神通,两付联铐铐不上

2000年6月11日上午九时左右,北京一大法弟子到天安门派出所上访,不愿披露姓名和单位,本是公民的合法权益,理应受到接待单位的保护和尊重,可是一年轻的公安人员不容分说,就动手打骂,还气急败坏地叫来打手动用手铐,并喝斥这位学员趴下,这位学员昂首挺胸,宁死不屈。三名警察连打带踢,企图从背后扣上两手,结果这位学员腰杆子硬得象钢筋一样,他们急了,又拿来一付手铐,两付手铐连在一起,还是弄不到一起,扣了右手扣不了左手。就把这位学员搬倒在地上,一大个子踩在这位学员身上,另外两名狠劲地扭胳膊撇手指,折腾了好一阵,还是不行。警察们无奈地把右手铐也打开了,右手手腕勒出道道血迹。

大法最正,学员无罪,是公安人员执法犯法,怎能扣得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