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博士生大法弟子的家书

【明慧网2000年8月28日】

爸爸、妈妈:全家好!

自从三月份离家后,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给你们写信。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与愧疚中,以至无法用平静的心情陈述自己的所做所想,深怕由于自己内心恶的一面再使你们对法轮功产生误解;另一方面,自己对生命、对这个法缺乏真修实践基础上的理性升华,不知如何落笔才能使你们更明白。

春节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令人遗憾,我理解你们,但我不能接受。我被锁在家中,剥夺了通信、打电话、外出等等权利,你们把儿女视作自己的私有财产,因此给你们带来更大的痛苦。凡事皆有因果,强求解决不了问题。而对我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违背“真、善、忍”的信仰,违心地说了假话,这是不可原谅的!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内心深处不时翻起对你们的怨恨,我知道这种感觉是不对的,是不符合这个法对弟子的要求的。直到现在我觉得能够用足够的善念来面对你们,面对一切在迷中争争斗斗而痛苦的人,我才能以平静的心情坐在这儿写这封信。

古人说:“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古为镜,可知兴替”,这个“得失”不是让人去获取利益,而是看到别人好的一面去找自己的缺点、弱点。可是在一个人人都为自己的利益争争斗斗、尔虞我诈的社会,人人为满足私欲而所谓“生存竞争”的社会,人们在权势与压力面前不以说假话、做违心的事为耻的社会,到哪里去找“人镜”呢?学习别人如何圆滑处事吗?学习别人如何自私自利吗?

当人们都对败坏了的观念不以为然的时候,人是看不到自己的不足的。大家都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人人为私都成了座右铭了,那么谁还去把别人作为自己的“人镜”?看到别人就想这人会不会侵犯我的利益,“人人为近敌”,人人都把自己包起来,人人活而无乐,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吗?这样的社会里,人们都把自己仅存的善念留给自己的亲朋,可是当利益之争延伸到亲朋中来的时候,这层仅有的善念也将剥去。

“为名者气恨终生,为利者六亲不识;为情者自寻烦恼,苦相斗造业一生。”(《洪吟》)

我一直认为生命应该是永恒的,生命在更广阔的意义上应该说是为他人的,人性应该是至善至美的。可是在我不断追求,不断收获着人间名与利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人性中善的,美好的一面正在迷失。“人就像一个容器,装进去什么就是什么”(《溶于法中》),社会后天的观念使我经常处于矛盾与自责中,我越来越只能无奈地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人也许永远无法摆脱自我,无法摆脱生老病死的苦难。这样的感觉经常是刻骨铭心,使我感到作为人的渺小而无助的悲哀。

你们到现在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如此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一个人能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一个人能在今生今世听到“真、善、忍”三个字,那是怎样的机缘啊!每念及此,我都心生庄严与殊胜,从而忍不住想落泪。想想一个人在迷中,为私为我,争争斗斗,无知地害人害己,从而承受自己造成的生老病死的苦难。而大法告诉我这苦难与“自我”的一切因缘,告诉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把我从污泥中拎出来,洗净一切污垢,这不就是我一直苦苦寻求的真理吗?

从我真正认识到这个法是什么开始,我的生命获得了新生。没有了病痛的困扰,没有了勾心斗角的痛苦,一切都变得轻松而愉快,内心的宁静与安详是你们无法想象的。生命因为修炼,因为“真、善、忍”的指导而有了新的意义。师父告诉我们“真、善、忍”在不同层次对生命的不同要求,不断升华到不同境界的无边法理,在真修实践中我证悟到的一切是一个不修炼的人难以理解的。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也是无私无偿地给予这宇宙中的万事万物、芸芸众生,我怎能不珍惜这机缘呢?今生今世,我为得这个法而来,为这个法而去。

写到这儿,你们也许能明白为何数千万法轮大法弟子要不断去上访,不顾一切去天安门,就为了向政府、向世人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起“真、善、忍”的黄布横幅的时候,那一瞬间纯洁、美好的形象令善良的人们为之动容,为之喝彩;而警察、便衣冲上来对这些弟子拳打脚踢的时候,善良的人们同时看到了邪恶和弟子们无怨无恨的大善大忍之心。善与恶就是如此赤裸裸地暴露在蓝天白云之下,就如同那黑白分明的山水画,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无需用任何语言,数千万大法弟子用这数千万沉默的一瞬间洗刷了泼在大法及我们师父身上的脏水和污泥。

也许你们还不知道,6月18日我也去了天安门广场。我觉得同为信仰“真、善、忍”的弟子,我不能只想着自己。为了那些仍在无知中造业的众生,为了大法的清白,我必须去说句话。当我手举横幅站立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如此纯净与安详。我用这种方式展现给世人什么是“真、善、忍”,用这种方式与邪恶“划清界限”。之后的程序是固定的:大法弟子被殴打、揪着头发拽上警车,送到公安局天安门分局。那天陆续去广场打横幅或炼功的各地来的弟子有近200人,关在一起。有的弟子从老家突破封锁走了30多天到天安门,有一个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革命(68岁)从大西北赶来向政府反映他修炼法轮功的体会就被抓进来。但是大家都无怨无恨,乐呵呵的。当谈到脏水已经泼了近一年了,自己这么晚才站出来为大法说一句真话的时候,我的泪水“涮”就下来了,为自己自私、猥琐的灵魂,为自己曾经在压力下写的“认识”……

随后,我被刑事拘留30天,与十五、六个刑事犯人关在一起,坑蒙拐骗、吸毒贩毒的人都有。起初他们因为听信了政府的谎言对法轮功、对我都态度恶劣。我耐心地给他们讲“真、善、忍”的做人道理,讲人世间的种种因缘及因果报应,并用自己的言行实践“真、善、忍”的法理。第三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非常友好,告诉我他们也信服“真、善、忍”,觉得法轮功不错。我的泪水再一次无法抑制,为这无法形容的“真、善、忍”的威德,为这些犯人们内心流露出的佛性……。他们只是在迷中无知地做了错事,有的甚至是偶尔为之。过去的我满脑子坏思想为自己的利益争争斗斗,比他们强多少呢?

从此,这个号里没有人说法轮功的坏话,有的表示出去后一定要找我学炼法轮功,我非常欣慰。另外,在这个环境中,我看到了自己那颗为私为我的心是多么根深蒂固,他不时地冒出来,不时地被我抑制,这就是修炼,很简单,但有时刻骨铭心。

也许你们还不理解,作为国内著名高等学府里的一名博士生,怎么会相信“神”、“佛”,相信法轮功所讲的呢?因为你们从来就没有静下心来认真读一读《转法轮》这本书,你们一边读一边用生生世世形成的观念衡量这个法,你们本性中纯真、善良的一面被深深抑制,以至使你们不能看到这本书的内涵。摈弃你们在世俗中形成的那个变异了的好、坏的标准,带着善念去读,你们会发现其实佛、道、神也不是什么迷信,只是现代科学无法探测到另外空间而已。而人类道德的滑坡,又使人升华不到那个境界,只相信眼前看得到、摸得着的东西。你们会明白,人的一切苦难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有因缘。

我不希望因我而使你们受到伤害,但我是这个大法中的生命,其实你们也是。我要对大法负责,对我的修炼负责,这是造就我生命的本源决定的,不可改变的。希望你们用善念对待这一切。

我最近可能要被退学。一个人因为坚持“真、善、忍”的理念、追求生命的永恒意义而被退学,这不是什么耻辱。相反,这样的邪恶是见不得人的,一个人不能只是奴性的盲从,我决不会配合他们,希望你们也不要替我来办任何退学手续。

希望你们多保重!

(姓名略) 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