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历史展示真实

“7. 20”一周年话“万例”

【明慧网2000年8月3日】 1998年10月,为配合国家体委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由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几位医学科学工作者牵头,对北京部份城区炼功点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后身心状况功效,进行了宏观调查。调查结果表明:法轮大法修炼祛病总有效率达99.1%,完全康复率为58.5%,精神状况得到改善为96.5%。这份万例调查报告作为法轮功北京辅导站申报材料的“附件一”,递送给了北京市体委。中国政府在去年“7.20”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不久,为给法轮功强行戴上“害人夺命”的帽子,在7月30日的“新华社专电”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中,都对包括《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在内的五篇中国大陆调查报告进行了评说,指控“这些调查报告是“法轮功”组织策划者预先设定的骗局”。那么实际情况究竟为何呢?我们作为“北京万例调查”的知情人,值此“7.20”一周年之际,我们特地回过头来,以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向世人提供有关“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的几个客观事实,以帮助人们在这历史性时刻对法轮功问题进行客观、理性的思考:

1、“北京万例调查”的启动之初,是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一些医务和科研人员,由于看到法轮功良好的修炼功效,自发启动进行的宏观统计调查。在体委等部门下达文件要进行气功申报时,他们已经准备在北京西城区的中山公园一带进行调查了。适逢体委的气功申报,为配合其工作,他们将调查的范围进行了扩大。法轮功辅导站进行了必要的协助。并且是经过徵求市体委有关部门同志的同意后才扩大进行的。

2、“万例调查”的调查表以内容相关的修炼前和后的健康状况、体质状况和精神状况的对比分别进行问卷式选答,另设一项“年节省医药费(元)”。调查从北京的部份城区进行抽样。当时由于有辅导站的形式存在,北京的炼功点按地理位置分为西城、宣武、东城等一些片区,调查中对如西城、宣武片区是对所有炼功点的普查;对如朝阳片区是随意选取的整个炼功点。最后从200多个炼功点,采集到14199份法轮功修炼者修炼前后身心变化情况的对比资料。在对数据进行录入、录入准确率核实后,用计算机程序对所有的调查表数据进行了筛查,制定了有效记录的统一筛查标准,如表中凡有漏项者,此表作废。最后得到内容完整的有效调查表12731份。北京地区有许许多多的人参加或协助了这次调查的数据整理工作,工作的程序和严格程度,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些人都是这次北京万例调查的直接见证者。

3、数据的计算由一位对计算机统计在行的计算机专业人员进行。他使用Office97 Excel8.0(Microsoft)软件进行运算得出了第一次结果。协和的调查人员要求他使用另外一种算法进行再次运算,而且两种运算结果必须一致。第二次运算的数据结果,和第一种算法所有结果数据基本都一致,唯有一个数值,两种算法彼此有微小的差别。虽然可以忽略,但这位负责运算的学员放弃了他当天晚上的生活安排,折回头熬了整整一个通宵,清理头序,找出原因重新运算,最后用不同的算法获得了一致的可靠结果。结果表明法轮大法修炼祛病总有效率达99.1%,完全康复为58.5%,体质增强为80.3%,精神状况得到改善为96.5%,每年每人平均为国家节省医疗费约3200元。

4、记得去年8月间中央电视台在针对法轮功调查报告的专题节目中说,“北京万例调查”的参与审核的人员是被利用了在不明白事情缘由的情况下被人打上名字的。可事实是,在“万例报告”的审核中,协和的调查人员详细地介绍了他们的调查的起由、过程和数据处理。当时人手一份调查报告的初稿,参与审核的人员每人都对报告的内容进行了认真的审查并把意见直接写在了初稿上。其后讨论时,记得有一个学员从临床的角度提出是否应该有具体的临床指标。当时协和的调查人员回答道“这是一篇基础医学方面的宏观性调查,而不是具体的临床方面指标的调查分析”,讨论结果这个看法获得了一致的赞同。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中,记者问一位当时参与审核的人员当时是否签了名,她回答说“没有!”。可事实是,当时在自愿的基础上,所有的审核人员都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由此可见在政治高压下,有些人不得已说了不属实的违心话。协和的调查人员还清楚地记得,在第二天,还有一位审核人员专门打来电话,指出报告初稿的一个表格中有一个数据在手工计算上不精确---而正好在此之前,这位协和的人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5、据我们所知,在去年8月份国家责成有关部门对“北京万例调查”的全过程进行过了解。当时协和医大的两位学员因放暑假在外地,他们被单位领导找回北京。一位学员的妻子生下女儿才4天,两位领导去东北他岳母家要求他回北京说明情况并作表态。出乎两位领导的意外,他于当天就爽快跟他们返回了北京,因为他认为他们所做的调查报告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做下来的,并不是报纸所说的编造,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有责任向国家说明真实情况。他在北京呆了十几天将“法轮功北京万例调查”的过程作了客观、平实的介绍。有领导跟他说“修炼法轮功的好处不能写!”,但他仍然如实地写下了修炼法轮功的身心巨大收益。在中国政府审判原法轮功研究会4人的前些时日,公安部的二位工作人员到他单位,要求他在一份材料上签字,当他得知跟审判原法轮功研究会的4人有关时,为防止他们不顾事实断章取字,他说,字可以签,但前提是他必须写一份补充说明,因为无论是谁,只要不抱有先入为主的目的,都可以从他于8月份所写的材料看出,“北京万例调查”是由协和医大的法轮功学员自发牵头,法轮功辅导站进行了必要的协助,并经北京市体委有关同志同意后进行的,而不是媒体所说的“法轮功组织”的“编造”。他对这两个公安部的人说:他非常遗憾地看到,在他于8月份向国家反映完“万例调查”的全过程后,国内宣传仍然置事实于不顾,说法轮功组织编造调查报告。公安部的人员要求他先签名字,他们明天来取补充说明,因为领导晚上急要看材料,他断然拒绝,说这种做法不符合法律程序。于是两位公安部的人员说“那我们就不打算用这份材料了”,就离开了(当时有旁人在场)。

6、跟所有坚持佛法真理的法轮功弟子一样,协和医大的几位参与“北京万例调查”署名的学员遭受了中国政府不人道的迫害:原新乡医学院副教授(原协和医大客居研究)李福军,因坚持证实大法,被河南新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原协和医大博士后P,被强逼提前出站结束在协和的博士后工作,离开了协和医大,其随从家属一起受到牵累。协和医大基础医学院副教授D、助理研究员LC、实习研究员L,于去年10月被认为与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串联”和“聚集”被刑事拘留22天。春节前协和医大专门为他们组织“转化帮教研讨班”,北京市局派专人跟随了“转化帮教班”的全过程。他们三人一边被进行“和风细雨”式的思想帮教,一边被以下岗或开除相威胁。当时正值《人民日报》对“一位“被转化”的博士生”发文“一位博士生的幡然醒悟”。“帮教人员”企图用这个博士生的事例来打动他们三人。但结果对他们不起作用。对于那位博士生,他们三人认为:这只能说明他根本还没有从理性上真正认识佛法;他们为这位博士生由于理性思维的缺乏,为自己的永久生命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而深深的惋惜。最终由于他们对法轮佛法修炼的坚定信念,“组织上”未能达到所希望达到的“哪怕有一点松动”的“转化帮教”的目的。L在包括这个“转化帮教班”在内的整个“转化帮教”过程中,有两次所说的话被误解,被认为是开始有所松动,立刻引来有关人员的关注,一次国务院两个有关人员直接找L面谈,希望他“在已有进步”的基础上“再往前迈一步”,但在L说明了他的本意后,这两位人员也就失望而归。

于是他们三人都被扣除应享有的国家职工正常的工资调级。D后因上访和请愿,至今3次被非法关押(现仍被关在东城看守所)。L的妻子在武警某医院工作,受到牵连,被迫下岗另找单位。LC自协和医大研究生毕业后,安于清贫的生活,为单位和课题组着想,坚决不把单位当作出国的跳板,信守与单位签定的5年工作合同,安心于难啃的课题,却因不能“转化”,被强行取消了作为一个国家职工和高校员工应享有的分取住房的权利。在目前单位参与分房的所有其他员工早已迁入新居的情况下,他和妻子抱着不满1周岁的女儿,至今仍在外面借住和流落。在“转化帮教班上”,有领导直接就说:“你的住房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放弃你的信仰就有房住,坚守你的信仰就没有房住”“你目前的困难,你的女儿、你的要赡养老母等,我们不管(这恰恰是职工申请分房的合理条件之一),你自己去解决。”LC一直是课题组的科研骨干。

7、“北京万例调查报告”虽然是由协和医大的人员牵头做的,一些其他医学单位的人员进行了审核并和协和医大的人员一同署了名。但实际上这份报告凝含了许多默默无闻的其他人员的辛勤汗水,他们帮助发放和收取调查表,帮助进行整理和归类,得知消息后自发的来了很多对电脑在行的人员(有学员,也有不炼功的人员跟随而来),他们两人一组,一丝不苟地按照录入要求进行调查表数据录入、检查核实,发现问题时及时提出和解决......所有的学员都把这种付出同样当作了修炼,宇宙特性“真、善、忍”是遍布宇宙天体从宏观到微观无所不在的,在这过程应该依“真、善、忍”修心同样也不例外。那一段时间里,“祥和”、“紧张”、“严肃”、“活泼”的气氛在拥有十几台电脑的国内一知名出版社计算机房里始终是那么的浓郁,相信所有的参与人员都不会忘记。有一件事是参与人员和许多帮忙的人员都知道的,在我们的学员借用了出版社的计算机房即将进行录入的前一天,有学员先去打扫了机房。他们听到出版社的人员说,“机房从来没有这么乾净过!”“好像有贵客要来!”。在录入过程中,严谨而祥和的气氛感染了出版社的人员,他们说,“你们真象是在过年一样!”。这样的一个健康向善、认真活泼的纯净氛围,在当今的社会上确实是很难找到的。请问所有有良知的人们:象这样进行的“万例调查”会是““法轮功”组织策划者预先设定的骗局”吗?

8、1999年7月30日“新华社专电”说法轮功组织编造了五篇调查报告。实际上,法轮功学员除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北京紫竹院辅导站抽样调查分析》、《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广东省部份地区法轮功学员身心状况调查报告》、《广东省高校系统部份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和《广东省党政军系统部份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外,大连、长春、武汉、南昌、广西、安徽等地的法轮功学员也进行了祛病健身功效调查并撰写了调查报告。北京除了“万例调查”和“紫竹院的调查”外,还有《北京某区355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调查报告》,以及《北京法轮功学员身心健康300例》。这些调查报告基本上是由法轮功学员自发启动,炼功点、辅导站协助完成;或者是为了有关的气功和国家体委的工作要求进行的调查。其中一些作为配合国家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的材料递交给了国家体委,还有如长春的一份调查报告曾作为气功科学研究论文,在“1998年吉林省首届气功科学报告会”宣读并获奖。希望收存有该论文奖状或奖状复印件的国内或长春的学员,把论文奖状扫描后传给明慧网。

《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和中国国内的十几份调查报告一道,作为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福泽社会的科学见证,他们和亿万大法修炼者的修炼实践一道,向人们透示着蕴含在这些事实里边的宇宙、人生真理和佛法真谛,展现了“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的法轮大法洪传于世、法正人间的洪大历史场面。

望有缘人切莫为不实之词所蒙蔽,请珍惜难得的正法机缘!


又及:
法轮大法修炼给亿万的修炼者带来了身心的健康和道德境界的回升,这是任何人以任何手段都无法否认的铁的事实。之所以有这样的修炼功效,是正法洪传和修炼者依法修心的必然结果。《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和此文中都使用了“祛病”“健身”的词句,实际上用“修炼者获得了身心的净化”更为恰当。因为佛法历来为度人而传!法轮大法是修炼的佛法,是解决人根本问题的修炼大法,李洪志老师是来传法度人的正法师父,“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转法轮》P2)。希望闻佛法有意修者纯正此心。

"北京万例调查"参与人员 2000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