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3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

2000年8月3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2000年8月3日】 【重庆】四川《华西都市报》报导:邛崃出现“地涌金莲”。

四川邛崃兴福寺一株距地面50厘米的绿色植物,开出了一朵直径约25厘米的金黄色大花,密集如球穗状;花瓣呈干膜质;花瓣形状似荷花,每个花瓣上都清晰可见几枚黄灿灿的花蕊。经四川省林科院的植物专家确认,该植物系“地涌金莲”,花期一般为一年一开。当地72岁的老人杨贤斌称,他一直生活在兴福寺附近,从未见其开过花,

这是第一次。据说,当佛要现世时就会出现“地涌金莲”的现象。



多维新闻:江西500多座中小水库乾涸

【多维新闻社2日电】6月中旬以来的高温少雨天气导致江西全省出现严重的旱灾。全省受旱农作物已有800多万亩,有100多万人和57万多头牲畜因旱灾饮水发生困难,全省已投入344万民众紧急抗旱。据《人民日报》报导,据最新统计,全省现有500多座中小水库因久旱无雨而乾涸,857万多亩农作物受旱,其中有245万亩农作物严重受旱,近80万亩农作物绝收。全省有115万民众和57万多牲畜因旱灾而发生饮水困难。据介绍,全省绝大部份地区均遭受到此次旱魔的袭击。瑞昌、都昌、九江、修水、万年、南丰、兴国、广昌等20多个县市的受旱面积达10万亩以上。

多维新闻:安徽合肥用水告急

【多维新闻社2日电】目前合肥市大旱之下已有十多万人饮用水发生困难。尽管已部份恢复巢湖供水,合肥大“水缸”董铺水库现有蓄水若不下雨也“至多只能顶一个星期”。买水,又面临着上游淠河三库无水可供的尴尬。据安徽日报8月2日报导,今年是淠史杭灌区自1958年建成以来旱情最严重的一年,由于持续乾旱,淠河三库(佛子岭水库、响洪甸水库、磨子潭水库)在春季开灌时蓄水量只有9.64亿方,只达到常年的68%。到目前,淠史杭灌区已无能力再向农业供水。农村许多沟塘堰已相继乾涸,在肥西县金桥乡王祠村,最后一个小水库见底了,正在捕鱼的农民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怎样一个收成。据介绍,淠河三库通过淠河干渠今年已经先后两次向董铺水库供水,不久前,董铺水库又一次提出买水,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即使供水,最终到达董铺水库的水量也最多只有供水时的一半,因为有一大部份都将在途中被消耗或截流。如果今年第三次供水最终成行,有关部门正在规划,从肥西县将军岭开个切口,对董铺水库进行专渠供水,此举既可缩短水路,又可将供水与农业用水分开,提高最终到达董铺水库的供水“含量”。

多维新闻:辽宁旱情严重两百多万人饮水发生困难

【多维新闻社3日电】辽宁省政府八月二日下午通报,入夏以来辽宁遇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旱灾,有两百多万人和九十多万头大牲畜饮水发生困难。据新华社报导,辽宁省副省长杨新华介绍,今年五月下旬以来,全省平均降水量比常年减少一半,持续高温天气也超过正常年景。目前受灾最重的辽西地区大面积庄稼枯萎,有的地块从开春以来就因乾旱没有播种,绝收面积达千万亩。连日来,辽宁省各界正奋起抗灾自救。辽宁省已紧急下拨省长预备费等财政资金四千六百万元给灾区。辽宁还广泛动员社会各界为灾区捐款,组织省直机关对口帮扶。各级政府及水利、农业、气象、民政等有关部门组织灾区群众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帮助农户落实种子等生产资料,不失时机地毁种、抢种,搞好保护地蔬菜和霜期农业生产,大力发展养殖业和各种非农产业,最大限度降低旱灾造成的损失。目前,全省已投入抗旱资金三亿元,组织开动八万多眼机电井和十四多万辆运水车,临时解决四十多万人的缺水问题。


路透社:法轮功学员在警方关押期间死亡
2000年7月27日
北京(路透社)--一个香港的人权组织周四透露,一法轮功学员因警方强行灌食而死亡,警方企图阻止她继续绝食抗议。这名法轮功学员叫安秀坤(译音),死于中国北方的湖北省衡水市。

该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说,自从去年中国取缔法轮功以来,已有25名法轮功学员在关押期间死亡。安女士,50岁,6月6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捕。自去年7月政府取缔法轮功以来,几乎每天都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抗议。信息中心说,这位小学教师被带到衡水的拘留所,在她双脚被铁镣铐后,开始绝食。绝食6天后,她被警察强行灌食时,因窒息而亡。信息中心说,她的丈夫张启增多次要求严惩凶手并赔偿损失,却因此被不经审判劳教3年。

衡水拘留所的警察表示对安女士死亡一事一无所知。安女士曾工作的学校的工作人员只说她最近去世但拒绝透露详情。

抗议在继续

上周六,成百的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抗议,纪念7月22日法轮功被取缔一周年。这些抗议都被警方很快镇压下去。

法轮功结合了打坐和一种松散地建立在佛道学说基础上的理论。1999年4月25日因万人聚集北京首次震惊了信仰无神论的XX党。法轮功称其没有任何政治企图,目的只是为使官方正确认识法轮功,和得到公开炼功的自由。

美国的法轮功学员说自取缔以来,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逮捕拘留,至少有5,000人未经审判被送劳教。中国政府说法轮功学员人数已从2百万下降到4万,而法轮功称在中国和40个其他国家有几千万的人修炼法轮功。

中国承认了数起法轮功学员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的事件,但称这些死亡源于自杀或其他自然原因。


民主中国:数码时代--智慧进化危机
作者:陈云2000年8月

人类基因图谱的草图在六月底完成了,给我不少的感触。地图是观测的结果,也是贪欲的开始。人绘制地图之后,土地就因为过度开垦而变成贫瘠;取得了敌国的地图,便可发兵消灭;取得了动植物的基因,大量自然物种将被基因改造的动植物取缔;人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地图之后,是否某些人类灭绝的开始,而剩下一些“自以为是”的人? 

在香港的文化机构从事文化政策的研究工作,不觉三年了。也不知是否个人偏见,或者接触范围所限,总觉得现在的创意水平,比不上七、八十年代。以前攻读文学史的时候,研究过一个现象:大量辅助工具书的出现,会导致创作的平庸化和文体的没落。战国至汉代流行“赋”体,人才辈出,当魏晋和隋唐时代出现大量协助写赋的文献典故汇编──《类书》之后,赋体便流于浮艳,将领导地位让位于诗了。唐宋之后,辅助写诗的《韵书》大量印行,于是唐宋之后,诗让位于词,以至于曲。 

有些论者指出,电脑网络的“超文本”(hypertext),容许插入各种注脚和文句连结,可以创作出新的作品,并说如果普鲁斯特再世,会很乐意用超文本来写作《追忆逝水年华》。我觉得不会了。思考绵密、意蕴深厚的经典作品,如曹雪芹的《红楼梦》、艾略特的《荒原》和乔哀斯的《尤利西斯》,都是在毛头稿纸上反复修订出来的作品;有了电脑当然方便文稿修订,问题只是,这些大文豪不会在电脑时代出现。电脑时代的人,失去了前人的文献记忆力、对自然和人情的敏感度以及谋章炼句的判断力。正如现在辉煌的教堂殿宇,无法保持宗教灵性的高扬,因为佛陀是在菩提树下悟道,耶稣是在旷野得到神示,老子的《道德经》是在关闭的茅房里写的。古希腊是文化圣城,不是因为有什么大剧院,而是因为苏格拉底可以随便在街头找人谈论哲学。上帝不会降临在装上空调的教堂里,舒适的家培养不出坚强的孩子。 

“道”与“器” 

用道家的话来说,电脑与宗教殿宇一样,属于“器”;智慧和悟性,属于“道”。“器”易得,“道”难求。港府掌管文化的官僚,反证香港不是“文化沙漠”的时候,就列举堂皇的文化中心、艺术馆和博物馆为例子,而这恰恰印证了香港政府就是一个文化沙漠。 

我还在大学教书的时候,已发觉很多学生使用电脑文书程序撰写的书信和文章,虽然印刷亮丽,但内容刻板,空洞无物;其他学科论文的内容和思考水平,更不消提。这几年来,政府向学校大派电脑,家长为小孩买电脑,却忽视给予传统的情性照顾,好像买了玩具塞给小孩、替小孩找了菲佣和补习老师,便可以安心当一个“缺席家长”一样。在真实教学环境和传统阅读媒介长大的中年一代,电脑是我们传统阅读和书写媒介的伸延,只是平白多了一件工具,于是我们这代人很少顾虑到电脑的数码虚拟世界,对下一代人的认知和沟通能力,有何深远影响。

电脑削弱驾驭能力 

对于新的一代,电脑其实缩小了传统阅读媒介的广度,并且减低了阅读的专注程度,记忆力、直觉力和判断力,都会削弱。我在八零年初开始使用电脑的时候,还寄望电脑能帮助人解决很多杂事,之后人可以腾出更多时间,专注创作。后来发觉不是。真实的情况是,电脑会把人困锁在杂事之中,因为复制杂事的成本大为降低之故。

即使当人从杂事释放出来之后,也不见得他们会珍惜时间去发挥创作力,他们反而会去寻找其他杂事来打发时间,制造自己可以驾驭杂事的满足感。以前没有电脑系统辅助的时候,主事的人有无比的责任感和判断感;电脑的模拟程式,取代了主事者控制全局的真实感觉,反而会削弱人的领导能力。香港的新机场启用(一九九八年)和香港联合交易所开幕(一九九九年)的电脑灾难,就说明了这点。

“过度交流”,越来越蠢 

一般人的脑袋的速度是有限的,讯息的快速传递,不一定会令人的思想更快,反而令人疲劳,引诱人去抄袭和复制。本来有助于知识传播的网络,由于过度的互相模仿和借鉴,会产生“复杂的同质性”的奇妙现象──人人都有点不同,但内涵都是一样,好像各地的麦当劳快餐店的外观都不同,但都是麦当劳。 

过去的科学家和文人,都是在不同的文化氛围下成长的,他们在二十世纪的世局突变下忽然提升了交流密度(例如战后美国收容的各国流亡人才),互相刺激灵感,达成了划时代的科学革命和文化思潮。将来的人聚在网络上,交流数量无疑可观,但交流的素质也是一样的高吗?很难说。 

资讯还不是知识。知识需要选择、组织和验证,要在资讯轰炸(information over-kill)的时代灵活掌握和调度资讯,着实困难。过早依赖电脑来筛选资讯,也很危险,很多“似非而是”的讯息会溜走了;而且过多依赖机器,无法锻炼领导才能。至于智慧和直觉,更需要全局视野和多元观感,终日面对纷至沓来的资讯和稍纵即逝的人际关系,能否让人培养直觉和智慧,也真难说。

数码世界:进化的终结 

数码影像的最大缺点,是真实感觉的失去,并且自我欺骗已经掌握真实。在山溪里摸着一块湿石头,抓到一尾野鱼的丰富感觉,是数码档案无法模拟的。柏拉图有一个“山洞比喻”,说洞里的人如果只是靠洞壁的影像投射来认识外面的世界,影像便障隔了人们与真实世界的交流,人便活在幻觉里。 

电脑影像加大了视觉的作用,而压制了其他人类观感,它会导致“多元观感”的失去,妨碍人类以整全的认知能力,去探索真实世界。数码世界所赋予的“虚幻的掌握感”,实际会导致智力进化的终结。我念大学的时候,撰写《术数批判》一书(绝版,可在公立图书馆查阅),探索过汉唐时代中国的“术数世界”,如何导致中国人思维和社会制度的僵固。在西汉,政府曾经以阴阳五行和《易经》的象数来化约天象历法、神仙谱系、家庭成员、人体经脉和内脏、植物的药性、官制和兵阵、山川地理、城市和居室布局等等,整个世界都“数码化”为阴阳五行的记号。然而,这是一个虚幻的掌握感而已。真实世界不是术数可以描述的,即使现在的数码资料,也不是真实世界。然而,当我们越来越受到电脑虚拟的环境所包围,甚至连日常生物都是基因改造的之后,我们会越来越接受数码世界为真实,而这就是人类智慧进化停止的时候。 

自然是创造出来的,不是发明出来的(Nature is made,not invented)。《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始。”《老子》也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测不准的真实世界──地、天和道,是人寻找法则的智慧泉源。当人一旦以自己构作的虚拟数码世界为法则的时候,人便以自己为天地,以自己为上帝,智慧便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