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一面坡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三日纪实

“不出人命就行!”

【明慧网2000年8月31日】2000年4月26日

早7:00
A大法弟子继续被罚站, 午睡不可以, 罚站到12点, 天亮先起床(队长张殿君命令)。

晚7:30
管理科长李普选问大法弟子A:“炼不炼了!”“等会儿我陪你炼!”

晚8:00
大法弟子A和大法弟子B被带到“干事教师室”,李普选对A弟子说:“我练过武,你炼法轮功,咱们比一比谁的功厉害!”A弟子说:“法轮功不是用来打人的”。李普选恼怒地说:“能不能炼!我叫你炼你就得炼!”同时脱下警服、松了松领带,面对面站在A弟子面前,接下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当时A弟子的小肚子很疼,头也被他往墙上撞,A弟子迷迷糊糊的。B弟子也不例外。李普选发泄一顿觉得不起作用,就命令身边管教把刘明江大队长的电警棍拿了来,手里掂着:“你想不想试试?!”A弟子静静地站着没说话;李普选又对B弟子说:“我看你想试试,把衣服抛起来!”刘明江大队长在旁说:“别试,没多少电了,电用没就充不上了!”管教赵勇说:“有电,今天新充的”,一边说一边拿电棍在暖气片上试了几下,立刻发出滋滋的响声。李普选叫嚣说:“我们能让你们给制住!那我们不太无能了吗!我们是干啥的!”一边骂一边打。大约9:30李普选临走时说:“想告我,我告诉你们到什么地方去告!”(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架势)。

2000年4月27日

早7:30
张殿君队长在劳动现场布置:法轮功学员每人安排一名看管对象,并交待他们要负起责任,然后分配劳动任务。

A弟子被分配扛“1-3”石料,当时上尖满满的一筐石料一百多斤,从没出过力,干过重体力劳动的A弟子刚刚能走起来,路程是平地5米,爬坡5米,上到坡顶再向前走20米到垛那头才能到,回来时另一筐满满的石料筐已经准备好了,管教在旁喊着:“跑起来!”一旦慢了就是打骂,一会儿A弟子的腿就走不动了,咬着牙支持着一步步往前挪,近中午时腿开始抖,后来抽筋,脖子压破了,往外冒油。A弟子一上午被迫扛了约一万五千斤石料。

扛“2-4”石料的D弟子就没有A弟子幸运了,犯人李宝金、邱里鹏把筐旋转着往肩背上砸,人常被砸个跟斗,石头洒满地,拳脚马上就上去了,犯人李宝金、邱里鹏二人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木棍,凶狠地打D大法弟子,后来李金宝觉得不出气,又找来一个两寸宽、尺来长的输送带,专抽嘴巴子!D大法弟子多次被砸倒,筐被人架着在头上,两手扶地趴着,嘴角被打的淌出了血,腿动弹不了,张殿君队长命令犯人把大法弟子D拖到工具库前,靠墙上开飞机(非常痛苦的一种监狱中惩罚犯人的体罚的姿势),稍不满意就踢他。

其它几名法轮大法学员E弟子、F弟子、G弟子、H弟子,也遭受了类似的待遇,H弟子这个五尺男儿也被折磨得时常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叫人心碎!

13:00时
虐待仍在继续,弟子们在站台下接扛上边发给的石筐。

E弟子被犯人曷亚军两人用两个石筐叠放在一起,约180斤,从站台上老远就扔在E弟子的肩背上,就听咔嚓一声,E弟子顿时就动不了了,E弟子嘴里不停的喊:“快把筐拿开,腰不行了!”喊了半天才有人把最上面的一个筐给拿开。E弟子咬着牙一步步往前挪着,汗水顺着脸颊大滴大滴的流淌下来!

G弟子遭受了一上午的打骂,下午筐砸在他头上,头多次撞在站台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几天后,背后的皮肤开始腐烂,别人不敢站在他身边,后背的皮肤腐烂的恶臭味,离着很远就可以闻到,管教用牙刷蘸盐水,醋精水给他洗,烂肉一层层刷下去,过后结的伤疤就像老树皮一样,扭曲可怕!让人惨不忍睹!

全天一中队参加劳动的60来人中,实际干活儿的只有一半人,这一半中又以法轮大法弟子为主,他们被人在后边追着干活儿,口渴了不许喝水。

2000年4月28日

早7:30
按惯例列队到达劳动现场,等着“报数”,忽然看见G弟子飞快地向碎石机的大铁轮撞去,头撞上后身体掉到机器旁边,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带队队长关国成命令几个犯人把G弟子拖了出来,G弟子慢慢的清醒过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G弟子突然在四五个管教、犯人群中再次撞向碎石机的铁轮子上,现场是那么的宁静!人们都知道G弟子吃的苦太大了。他承受不住劳教所内这样大的失去人性的非人的折磨!两名犯人夹着G弟子把他送回了所里,这时G弟子已经是“丢丢当当”的(没有一丁点力气的样子)!我们开始默默的扛石筐,大家没有说一句话,可是眼里却不断的有止不住的泪水涌出来!

9:00
约九点钟,G弟子又回来了!他没有死,过后他说“不该我死!”。石筐依旧在G弟子的肩上扛着!……。

黑龙江省一面坡政府为了向上面交差,完成法轮功学员改造任务,劳教所领导下达命令:“不出人命就行!”劳教所从上至下肆无忌惮。……

大法弟子们都在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非人的对待,可是他们却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只因为自己说法轮大法好这句良心话、公道话,只因为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的上访权利,而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就被送进拘留所,劳教所,人权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他们在社会上都是最善良的人,可是他们却被关进监狱?受到惨无人道的非人对待!这是我们所热爱的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吗?这就是为民做主的父母官们的所作所为吗?让广大人民伤透了心!让大法弟子的家属们伤透了心——政府怎么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即使是真正的杀人的罪犯也不如此对待,却为什么如此对待这些在任何环境下表现都是社会中最好、最善良、最安分守己的大法弟子?!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人权组织能够关注中国的法轮大法学员受到的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敦促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公约,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

大法弟子整理
2000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