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白白修大法 认认真真洪法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选登


【明慧网2000年8月8日】 我修大法已经三年半了。回首当初得法的机缘看似如此的偶然,后来方知并非那样的容易。我是经过长期观察后才下定决心修炼的。并且,当初也没有一修到底的信心,但是我已经坚信真、善、忍是做人的最高准则。那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吧。自从确定了要修炼以后感觉就是不一样,我一天比一天看到了其中的法理,一天比一天有信心。而在那之前,我总是在权衡着我如果修大法的得失。修炼的过程似乎那么平淡,却在无意中奏响了滴水穿石的乐章。我终于成了大法中的一分子。

去年的4月25日给全世界带来了空前的思想冲击。特别是我们这些修炼者,每人都处于一个重新作出重大决定的关口。当中国政府向大法向师父发出无数恶毒攻击的时候,我都有些不知所措,这么多前所未料的事情迎面而来,而我觉得自己对大法刚刚有了一些进一步的认识,我不能骗自己。于是我开始冷静下来思索大法。越想越觉得国内媒体的荒谬。师父有没有骗人,有没有敛财,他的弟子最清楚。本人经过半年多观察了解才走进修炼之门。自修炼以来,亲聆师父讲法四次,分文未交,师父在台上讲法从来出口成章,他们却以师父的受教育程度认为师父写不出《转法轮》,实在没有一处可站得住脚的证据。想着想着我禁不住泪如雨下,师父啊,我是多么幸运在此时站在大法的一边,而那些被蒙骗的中国同胞又是多么可怜啊,他们将从此失去正面了解大法的机会。从此我对大法的坚定又迈进了一步。接下来的日子,明慧网对我在法上的提高帮助不少。我每天阅读着国内发生的一切。我的心跟着他们在一起跳动。常常认真地问自己:如果自己处在国内功友的位置,我会一样坚定吗?在向内找的过程中,首先看到了自己的怕心,太可怕了,似乎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但是随着国内情况一天比一天的恶劣,而大法弟子的表现却一天比一天无畏,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也在一天比一天加强。同样是大法弟子,为什么我不该去承担此难吗?但是怀疑马上上来了,我真有这个勇气吗?我为自己的怀疑深深羞愧着,师父说我们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呀。最后我决定回去一趟,一定回去看看!

回国之前,我的修炼道路似乎有些变化。去年西雅图法会后,我觉得签名是个向世人洪法和讲明大法真象的好窗口。于是我们全家三口周末到DC热门旅游区去征集签名。几次下来,我的心震撼了,就一颗纯净的心,竟换来了无价的修炼机缘。首先,就是过放下面子这一关。也许中国人都不爱露脸,于是见人来我就推我先生上。当想到是在做洪法与支援国内弟子的事内心痛苦极了,其实我明白是不愿意放下这颗心,我咬着牙冲破了这一关。再有,当我总结签名情况时,发现所遇到的游客中,竟三分之二没听说过“法轮功”三个字,我的内心强烈不安,慈悲心从中而生。我知道自己对洪法的事做得太少。在后来洪法的经历中,我感觉自己的慈悲心不断在增长。还有,不要带观念去评价别人。一天,我认为一个游客一定会签名,结果他毫无表情,另一个我不抱希望的人却非常乐意地签名了。反正那天我心理很不平静。修炼的经验明白是师父要我在其中悟什么。我马上想到在功友之间我是不是也这样评价着别人,经常是,虽然嘴里没说。太不应该了,我应该无条件地善待每一个人。那段时间,我也几乎天天去大使馆门前护法,后来因天冷,孩子怎么都不配合。我纳闷地回到家。结果发现我正应该在家做洪法的事了。早就听说加州弟子到图书馆做workshop的事,当地还没听说,干吗不试着干?如果好,可以推广,不好,也不会浪费太多人的时间。我操着笨拙的英语和离家最近的图书馆约好了第一次workshop的时间。然后登报,发传单,第一次是难忘的。等我们搬电视机到图书馆时,已有二十号人在等了,后来又进来几个。我们非常惊奇,我更是抱怨自己以前观念太重。认为对西方人洪法是他们英语好的功友的事。第一炮打响后,我坚定了做洪法的信心。到目前,我们已在弗吉尼亚,DC周围做了近30次的workshop.

当初,也曾受到功友们的一些冷落。当我想清楚这件事值得做时,我知道那就是在考验我们对洪法的恒心了。多一个人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在将来就可能多挽救一个生命呀。我的正念占了上风。于是我对先生说:如果真没人去讲,就咱俩也得去做workshop.有介绍录像带,有书,去肯定比不去好。事实上后来周围的功友一直在给我们帮助。现在更多的人参与到洪法中来了,并不断找到洪法新途径,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我在洪法中渐渐悟到:洪法就是在护法呀。每次做完workshop,或者我们利用西方人的大节日进行洪法,常听到西方人说:中国政府真是错了,法轮功这么好。虽然,我们对国内的情况还只字未提。更值得欣慰的是好些有缘人还因此得法了,并且已经在主动做洪法的事了。时间一长,我觉得workshop虽好,但所及人太少,于是我想到送报纸。正在想如何做报纸时,一批报纸从天而降。送报纸又是一个需要突破自己观念的活。幸运的是我们当地十九个图书馆都联系好了放我们的报纸。后来又发现好多商店、体育中心,饭馆都很乐意帮忙。越做越觉得惭愧,其实多少时候都是因为自己的观念在束缚着自己,问自己,到底对大法的用心有多少。虽然洪法刚刚开始,我已经觉得自己心的容量在洪法过程中渐渐在阔大,学法时对大法的理解也深入多了,特别是曾经一扫而过的片段,现在却觉得字字千金。

所以,在回国之前,我已决定要尽量回来洪法。先生送我和孩子去机场,告别时希望我能时时保持一颗正念,我的心非常平静,没有怕心,包括在过国境检查的那一瞬间。一切随其自然。即使被抓也是我早已准备的考验,但我决不会自己要求进监狱。回国的大概目的就是亲身去体验一下大陆的环境,和功友交流,向亲朋好友洪法。现将回国向亲朋好友洪法的体会向大家汇报一下:还没回家,有朋友就告诫我回国不要多提”法轮功“。而我最近每次读书读到”亲朋好友“这几个字心里就打梗。自从真正修炼以来,我一直懊悔没有在出国前向朋友们介绍大法。如今,中国政府一手掩盖了大法的真相,他们也是被骗其中啊!师父说了,亲朋好友的缘份关系特殊(原话大意如此)。我有缘得法,岂能让和我缘份如此深的他们视大法为不好的东西。回家的第一站就是和两个幼年相交朋友见面。我曾和朋友A在电话里谈了很久关于大法的事,她丝毫听不进,都让我有些失望。这次见面,真不知如何开口。也许机缘早就定好了,正在朋友B家玩时,A来例假了,她自己还是护士,可是一来例假就非得请二天假躺在床上。我不经心地说:”我说了炼功好,你就是不听。“也许她实在疼得难受,她冲冲地说:“那就试试吧。”我只教了她打坐。她单盘了半个多小时。下午,我们出去逛街了。回来后,她大叫起来:“真是奇迹,多少年来没有的事,来例假还能逛街。”前天还对大法鄙视的朋友B得知后也高兴地对她婆婆说:“法轮功还真神啊,A一炼就有效果了,你也学吧。”她似乎全忘了昨天的态度。之后,A向我学了五套功法,临走前,我发现她在看从我家要去的《中国法轮功》,不管她将来是否有缘得法,我为她能认真翻开大法的书感到由衷的高兴。

另一有趣的例子是我的高中同学,她现在是政治老师,还不知道我修大法了。当我问她对”法轮功“的看法时,她真和中国媒体保持一致。后来得知她还因任务写了反”法轮功“的材料(她说从报纸上抄的)我跟她说:我也修大法呀!轻轻的一句话,把她猛吓了一跳,似乎突然见了坏人。赶紧说:你怎么会炼这个,不要拖我下水。然后向我进行帮教。内容自然是电视中的那一套。我没有说话余地。我想,那我就以实际行动告诉她大法修的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忍着。而在高中时代,我绝不会让她说我。晚上,我给她简单说了一下我妈因炼功而身体变好的亲身体会及一些小例子,她一直很凶。第二次来,第一句就是:当然,这功对于健身是有些好处,但不能走火入魔。我很吃惊,她的态度不象上次那么霸道了。然后我开始给她澄清电视中的一些不实消息。我说:我们大法弟子就是第一手资料呀。我们没有受骗,只有受益,人人身体健康,思想境界大大提高。至于敛财,骗人根本就不成立,等等。第三次,我们谈得更深了,她突然说:劝你不动就算了。我也突然问她,你现在过得好吗?她说一塌糊涂,想干什么都干不成。我告诉她自己现在很幸福,能静心干自己想干的事。那个深夜,我认认真真地谈了我的得法经历和得法后的思想升华过程。也许她的主元神开始工作了,她终于说:其实你绕了一个大弯子,我高中时就这样想,但现在要做那样的好人可不行。我说,大法弟子就是要做到。她说得没错,我们原本纯真,就是后天和社会的接触让我们退步了,修炼就是要改掉我们那些在后天形成的不好的东西,返回到纯真的自己。我为她高兴,她终于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在做好人,我想她不会再写那样的文章攻击大法,我还在想如果我不回来告诉她真相,我不敢想她随波逐流的后果。

在家的日子,只要有机会,我就从不同角度向亲朋好友或介绍或澄清大法的真相。当初,大法的洪传不就是人传人,心传心,现在,我们更不能落下每一个有缘人,并且要走出去真诚地向广大群众介绍大法,让深深受骗的中国人知道大法的真象,大法的伟大。希望我们这些有缘得法的弟子在这种特殊历史时期更加精进,真正做到“助师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