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

北京公安迫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2000年9月11日】 在中国政府颠倒黑白,残酷镇压法轮功以来,北京的一些警察甘心充当别人手中打人的工具,犯下了滔天罪行。试想,首都警察尚且如此,中国又当如何?善恶有报,天理必应!以下是大法弟子在北京受迫害的真实记录。

张旭滨,女,四十四岁。为维护使自己身心升华、受益非浅的法轮大法,在中国政府把法轮大法错定为邪教后,因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在外炼功等多次被抓。今年四月,她又因到天安门打横幅“法正乾坤”被送进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与同“号”的六位弟子因拒绝背监规,罚站四天(每天长达10小时),另两位进去早的弟子站的时间还长。张被拘留十五天,绝食十五天。在这期间被灌食四次,每次都是生死考验。灌食后鼻子、嘴里吐出很多血来。公安在对她的身心进行了这样的摧残后又把她的家人叫来劝说,该弟子坚决表示:法轮大法是第一位的。公安用了各种手段都不能动摇大法弟子对“真,善,忍”伟大真理的坚定信念。

王秀英,女,四十岁,今年四月为证实大法到天安门打横幅,被天安门分局关押,因不说姓名,就把她单独放在一个房间里,背铐起来。夜间,一个19岁的武警战士兽性大发,殴打侮辱这位可算作自己长辈的妇女长达几小时。第二天,王向执勤警察告发此事,警察说去调查,结果却说没这事。后来,王被送进西城分局拘留所,她拒绝背监规,并绝食抗议,警察就指使牢头打她,不让睡觉,罚站四天四夜。换了一个“号”后,又因拒绝背监规,罚站两天两夜。就在这种情况下连续绝食12天,因不配合灌食,就有十几个男警察按住强灌。王秀英现在关在天堂河劳教所,劳教一年。罪名竟是“带头绝食”!

白玉良,女,六十岁,因护法多次被拘留。在西城分局拘留所绝食期间身体健康无异常,但在强迫灌食后,不知所灌食物中加了什么,出现了上吐下泄,头晕,口干舌燥等症状。这次她又因在楼下炼功,被片警发现,命令她停止,她说十五分钟就完,结果送去劳教。警察的说法竟是“不给我面子”!

闫宝霜(音),女,春节期间第二次关进朝阳分局拘留所。第一次曾被关押50天。其间为证实大法,坚持炼功。被毒打并带上脚镣,双手被从上下背铐两个大拇指。管教问她还炼不炼,她始终坚持说炼。但只要说炼,管教就提手铐,全身重量都在两个拇指上,疼得她几次晕死过去。同监狱的一个犯人看到大法弟子这样坚定,想了解法轮功,听到大法原来都是教人作好人以致更好的人,就和大法弟子一同炼功,也被铐起来毒打。

今年农历除夕去天安门的弟子很多,许多大法弟子被抓后关在天安门分局。当警察发现在分局中坚持打横幅的弟子后,就从人群中抓出来,用电棍电,用拳头打弟子的双眼。一幕幕惨不忍睹,但大法弟子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又有几位大法弟子先后打开随身携带的横幅,站在外面的弟子组成人墙挡住警察,用血肉之躯承受拳击棒打,打人的警察个个面色铁青,后来其他的警察看不下去,上前阻止。就这样,这些横幅打了几小时。这些弟子中的一部分被送往朝阳分局拘留所,其中包括几名打横幅的弟子,在严格的搜身检查下,竟没找到一个横幅,这真是大法的威德!在这里,一个“号”里关押20个左右的大法弟子和10个犯人,拥挤得人挨人只能侧身睡觉,水泥地上还要睡6个人。

匿名,女,五十三岁。今年6月26日关到密云拘留所,27日审讯时,两个男人,一个警察,一个便衣,同时殴打这位老年妇女。打脸后用鞋打手和后背。又拿来电棍,结果没电了,就用电棍打她的臀部和手,用脚踢她腿。出狱后仍可见她从腰到大腿全部呈紫黑色,摸上去有一指厚的硬壳。 (大陆学员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