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4日纽约法会:纽约辅导站的发言

【明慧网2000年9月13日】 去年7月20日,中国政府一夜之间翻了脸,开动全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全面镇压法轮功,正如师父所说:“大有天塌之势”。面对这空前严峻的形势,大家直觉地走出去护法,先去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炼功、请愿,后又去国会山庄前的草坪。华盛顿回来后,环境有了改变。中国大陆的负面宣传扩散到美国,每个人的心都在受到冲撞。作为辅导站如何能够从自身做起,带动更多学员从理性上认识当前的形势,稳定下来,坚持修炼,就成了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我们在8月初召集了辅导员和弘法骨干学员集体学法。当大家读完了《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和《精进要旨》后,豁然开朗,所有的问题法上都讲过了。回去后在各炼功点上恢复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最大程度地排除了国内发生的事情产生的干扰。

但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大家看问题,基点还是放在个人修炼上。这和以后特别是今年走出来向广大人民说明真相,思想上的差距还很大。

自96年10月19日,师父第一次在纽约讲法以来,每年的10月纽约都会召开法会。今年在这个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是否能保持以往的传统,也反映出我们的修炼状态。从另一方面考虑,当时受中国大陆的影响,美国的环境相比过去也很紧张的,中国政府派遣大批特务,四处可见,跟踪窃听,并通过它的领事馆向美国社会散布了大量的反面宣传,走出来积极护法的学员日以继夜地四处奔走,和媒体及社会各界接触,向他们说明法轮大法是什么,澄清事实,消除中国政府反面宣传造成的恶劣影响。也有一些学员没有出来,消息不那么畅通,或没有经常关心这件事,或多少受到这些反面宣传的影响,在认识上就有差距。在这关键的时刻,急需有大批学员能够自觉自愿地付出,形势要求我们要尽快在法上整体提高。

10月10日,在新泽西的一所大学,召开了纽约首次全英文的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接下来10月17日,在曼哈顿的哥伦比亚大学召开了大纽约地区的法会。法会的每篇发言都谈到了怎么样把自己的修炼和护法结合起来,特别令人感动的是,有几位西方学员刚开始修炼,就碰到这样严峻的形势,他们不仅能坚定自己的信念,而且和中国学员一起废寝忘食地投入到各项护法工作中。大家普遍都感到在目前形势下,更要努力学法,提高层次,冲破各种观念,才能跟得上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这次法会为以后更深入更广泛地弘法护法作了思想上的准备。

从八月份以来,明显地暴露出来一个问题:我们以前修炼得不够圆融。过去除了上班,接触的大部分都是炼功人,常人想什么做什么不关心。一下子要进入社会各阶层去弘法,就发现说话做事都比较难与常人沟通,虽然热情很高,但是找不到多少行之有效的方法。这时有几位关注法轮功的热心人,给我们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比如,从8月初开始,在一位传媒界专业人士的帮助下,每星期向各个媒体发一份法轮功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的提要式报道。这项工作比较有效地让社会的更大范围听到了法轮功的声音。其次,组织制作《法轮功的真实故事第一辑》录相片,送到各地使用后,使许多人对法轮功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当时还有一件事,联合国纽约总部的一位驻联合国非政府机构的常驻代表,给我们提供了许多信息,通过他的建议和帮助,我们向各国驻联合国的领事馆送了一份介绍法轮大法及在中国遭到镇压的各方面情况的系列文件,赶在了联合国召开常任理事国会议之前。

以上这个阶段,是一个尝试和摸索的过程,所采取的弘法和护法的方式是从来没有想过和做过的,几乎是每件事每一个步骤每一个说法,都在想这是不是符合大法,是不是参与政治,是不是这样,是不是那样。那时的形势瞬息万变,我们心里没底也没经验,应付得很被动。国内一件事出来了,马上跳起来去工作,又出了一件事又赶紧冲出去。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自己原来头脑中固有的观念在迅速被打破,等从原有的观念中跳出来,回头再一看,那些观念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另一方面,我们遇到的问题是,虽然大家都想为护法尽一份力量,但由于对常人社会不够熟悉,不会用常人的语言或者用常人能接受的思维逻辑来表达这个很庞大很深奥的东西,很复杂的一件事情。同时我们又觉得有许多话要讲,又要在很短的时间讲出来,这对我们的学法和修炼都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在不断地和常人社会接触中,有成功,有失败。每一次都在总结,都在摸索。逐渐地学会根据对方的职业、信仰、民族、文化程度、他需要了解的范围等,恰到好处地去讲。

10月底,中国的人大通过了一项所谓反邪教的法律,镇压更加疯狂。一些学员很激动,很多学员不约而同地赶来,准备向联合国提出法轮功的问题,并争取得到回应。在这之前,我们在联合国也做了不少尝试,送交过许多文件,又跟一位负责人权的官员进行过谈话。这次谈话使我们很失望。他告诉我们,联合国是个政治色彩极浓的地方,各个国家之间搞势力均衡,任何事情要想在联合国提出来讨论,起码要两年以上的时间。看来想要联合国通过一项决议来帮助我们是遥遥无期的事,况且中国政府又有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当时就觉得向联合国呼吁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这和许多远道而来的学员思想上有差异。但既然大家来了,我们也就努力配合。白天在联合国大厦前的小广场打横幅、炼功,去各地非政府机构送文件。联合国下班了,我们就回来,晚上在哥伦比亚大学学法交流。

上次聚会是在华盛顿DC,当时对许多事的认识都是感性的,这次又碰到一起,希望能在法上有更深刻的理解。交流越来越热烈,许多学员都谈到了这几个月来在弘法护法中自己观念的突破,学会了使用常人的语言,而且宣传渠道和方式也丰富起来。这次交流非常好,使大家在弘法和护法的问题上认识更加深化,也带动更多的学员清醒地认识这个问题。

那次联合国的活动虽然在社会上没有取得什么相应的实效,但后来的交流在当时对大家的整体提高所起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这也使我们受到了很大的触动,看到了自己思想上的狭窄,做事偏重于注意在社会上产生的单方面的反应,而忽视了从法上认识我们所做的事产生的整体效果。大法不是常人的工作,他必然有其圆融的作用,这也是无所求而自得的。这件事启发了我们,使我们在法理上有了一层突破。

在交流中,大家还谈到了对今后工作的一些设想。比如,现在社会上流通的报纸刊登大法的声音很困难,是不是我们可以自己办报。这也是以后开办《大法之窗》、在不同的报纸上开办“大法园地”的起点。

UN的活动激发了大家更高的护法热情,各项弘法护法的工作在急剧地增加起来。原来一直在外面积极奔走弘法护法的学员,使尽浑身解数也干不完,精力、财力、时间、智慧都抻到了极限。国内镇压仍在继续,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缓解下来的迹象。要减轻国内学员的压力,我们就要更多地在世界范围内做工作。人手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了。怎么办?我们想该去和其他学员聊聊,也许旁观者清,别人会从不同角度看到我们存在的问题,会提出好的建议来。有一位学员说:你们应该鼓励更多的学员出来做工作,到各个炼功点上去挖掘人才,了解每个学员的特点,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作用。就象踢足球补位一样,因为每个学员都有护法的心,看到有空位子,自动就会去补上,做他应该做的那份工作。回过头来想,自己还是被自己的观念束缚了:工作做不完,认为这是在个人修炼上需要再努力的问题,再加大自己的忍耐力、承受力、吃苦能力,而没有放开来从整体上看问题,作为佛学会、辅导站,如何能让每个人都在这件事上尽自己的一份力,那么这个人在做这件事时所遇到的,也就是他的修炼和提高的过程。一个人能力再强也只能干几个人的活,如果有十个、二十个甚至更多的人出来工作,虽然一开始会花一些时间,因为要向大家介绍情况,协调各方面的工作,但从长远来看,从法上来看,从法的需要来看,却是非常好的。通过和其他学员交流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偏于相信自己的能力而忽视了大家的作用。虽然我们没有常人概念中的那种严密的组织,但是我们还有纯粹义务工作的辅导员、辅导站和佛学会,应该充分起到各自的作用,协调大家共同把弘法护法的工作做好,使大家整体提高上来。

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紧接着我们就去各个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和大家交流,发现确实有不少学员有很高的热情,也很有工作能力,可以做很多工作。从这时开始就组织了不定期的辅导员集体学法,意在通过辅导员的提高带动更多的学员投入到弘法护法中来。逐渐地这项活动由不定期过渡到定期,每周有一天晚上各点的辅导员和积极弘法的学员自愿参加,完全是敞开的。虽然大家都很忙,但感到这个做法是必要的。我们不断地学习《精进要旨》,然后就一周来的工作、出现的问题进行交流和沟通。佛学会或各地区有什么信息在这个会上也得到了及时的传递。这个方法一直延续至今。这一段时间,随着弘法护法工作更广泛深入地展开,我们也从“辛勤的小蜜蜂”的模式中跳出来,慢慢学着从整体出发来考虑问题。

7.20以后,国内学员前仆后继地走出来护法,他们的事迹令人感动。身居海外的学员也希望自己能象他们那样精进、坚定。然而在这严肃的历史时刻,我们海外学员在整个弘法护法的行列里,究竟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却不太明白。有人显露出很偏激的说法和做法,并且在学员中广泛地流传。当时佛学会刚刚组建,就碰到这个棘手的问题。这个状态的出现从另一个角度也暴露了佛学会、辅导站这一段时间工作上的缺点,注意力偏重于实际工作,忽视了大家在法理上的认识和提高。聚在一起时,多在讨论我们要搞那些活动呀,为什么要搞这些活动呀,但是把搞这些活动和自己对法的认识、和大法对我们整体上的要求,以至比以前更高的要求结合起来谈的就比较少。

这些事情反反复复地出现,在学员们思想上掀起了很大的波动。怎么看待?大家思想上的冲突曾经非常尖锐,其实这些冲突和矛盾对每一位学员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修炼机会,然而当时身在其中却是非常痛苦的。就我们自己当时的感觉,每件事都几乎要从自己最根本的问题上去看,甚至于返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要修炼,修炼为了什么?对于这些问题,从不同的深度重新在衡量。怎么样能够把握自己,遇到事情真正从大法整体上考虑,而不是从个人的观念、个人的感情、个人的修炼,乃至个人的圆满出发。而且不但自己能清楚,也让别人清楚或者通过交流进一步去思考,这也成了一个突出的问题。我们觉得,重要的不在于事情本身的对与错,而是从整体上对我们海外学员有了更高的要求;不是以前简单的在个人的修炼上悟得对与错的问题,而是要求从整体局势出发考虑问题。国内的学员在残酷的镇压下修炼,必然触及到最根本的问题。国外的环境完全不同,没有外部的压力,就会有不同形式对我们的考验,同样涉及到最根本的问题。然而不管每个人持什么观点,在学法的过程中对法都会有更深的理解,也深深感到真的是在矛盾中,只要能够做到向内找,找问题根本的原因在什么地方,提高是很快的。所以从这件事情过来之后,对许多问题都有了一个全新的看法。纽约佛学会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成长起来,并一步步走向成熟。

今年三月的例行法会因故推到4月底。在法会紧张的筹备期间,才发现这个日子离著名的4.25很近。那么碰到这个日子除了开法会之外还应该做什么?其实从去年以来,大家对4.25的认识是各种各样的,包括自己对这个事件的认识也是模糊的,再加上我们自己的观念一向反感国内什么节日都去庆祝一番,觉得那些做法很牵强,因此就想回避这个问题,可又回避不了。有许多学员就问:马上到4.25了,我们是不是搞些活动啊?一时我们也答不上来。仔细想想是自己的观念在作怪,如果不带自己的观念,换一个角度去考虑,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一个好机会,可以把一件被动的事情,主动地变成一个可利用的时机。就是这样,由开始大家催着做,情愿不情愿地只是觉得从义务上有必要去做,到最后真正投入进来,自己对4.25这天成千上万的学员们走出来向政府和平表达意愿,这在大法在世间洪传的历史上所具有的极为深远的意义,也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刻地体会到作为佛学会、辅导站,除了组织大家集体学法炼功外,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起到带头作用。不能光是学员们有什么想法,想出来做什么事情,告诉你了,你东挑毛病西挑刺,象一个防疫站的面孔。而应想在先,做在前,帮助大家向一个正确的方向努力,主动去配合天象的变化。比如4.25不管你自己怎么认识,社会上都会把它作为一个特殊的日子对待,媒体都会关注:这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法轮功现在是什么状态?如果我们主动去利用这个时机,就可以把我们要表达的意愿,要澄清的事实,借媒体的注意力广为宣传,使事情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通过这件事的启发,头脑比过去清醒了,要改变过去常常被动无奈的状态,积极主动地迎上形势的变化,捕捉任何一个能够宣传讲话的机会,把握一切时机做对大法有利的事。

基于以上思想上的变化,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为法会制作了一盘以4.25为主题的录相片,汇集了鲜为人知的图片资料及现场录相,加上解说,使大家重温历史,重新去思考和认识4.25的伟大意义所在。同时相应地安排了几篇有关4.25的专题发言。

法会的召开激发了大家更高的弘法热情。纽约学员意在将本地区的弘法向更大的范围和更广的角度扩展。怎么样找到一个契机,加大力度全面地向全世界展示法轮大法。受世界太极日的启发,学员建议搞个“世界法轮大法日”。既然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就不单单是纽约地区的问题,在法会倡议之后,得到各国、各地区的佛学会的赞同。5月13日这天,全世界各国、各地区、各民族的大法弟子同庆,其实也是普天同庆这个伟大而永恒的日子。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天空晴朗,四处飘着五彩气球,节日的气氛感染着每一个人,大家身着漂亮的衣服,开心地笑着,用各民族的语言致贺词。我们的庆祝活动,在纽约42街的布莱恩公园举行,功法展示和宣传材料都向人们正面介绍了法轮大法。让我们惊喜的是,师父托人转达对大家的问候。大家激动得热烈鼓掌,许多学员眼里充满着泪花。这个特别的日子使我们感到许久压在大法学员心上的沉重负荷正在退去。每一个学员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正把一份纯净美好带入人间。

6月16日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17日芝加哥法会又转达了师父对致海外学员讲的话,在法上讲明了海外学员在弘法和护法中应起的作用,对一些错误的说法和做法进行了纠正。明慧网配合的文章也上得很快,及时发出了呼唤:向广大人民说明真相是每一个弟子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佛学会和辅导站去各个炼功点转达,很快跟上大法的要求。

纽约地区的弘法工作,以前所未有的势头做起来,各种资料相继推出,如报纸《清流》、《法轮大法汇萃》,修炼故事汇编《七月纪实》,录相片《法轮功的真实故事第二辑》,各种版本的介绍法轮功的小册子及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单页传单,......。以各个炼功点为单位组织大家走上街头、走进店铺,发传单、摆材料,学员们付出了全部热情、能力和智慧。在这之中大家也都在想,怎么样能更大限度地溶入这个社会中去,不是溶于它的认识标准,而是说更有效地在每个人能涉及的范围领域,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其实有些时候跟人家讲不清楚,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扎实,对许多问题的认识也不清楚。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在学员内部搞了两次英文的关于法轮大法简单问答的模拟训练,都觉得效果很好。

弘法的方式方法也更加灵活多样,除了发传单,办报纸,上广播,开讲座,搞图片展览等,还召开了两次法轮功真相介绍会,并组织了弘法游行。这对我们在观念上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纽约是个华人聚集的地方,要首先针对华人说明真相。华人社区又颇为复杂,多染有政治色彩。怎样看待这些问题呢?师父多次告诉我们要在法上认识法,我们在做大法的工作时,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去看待一切。政治是人的东西,大法弟子谁都没有兴趣,而当今社会的政治已渗透到方方面面,我们在常人社会里修炼,我们在人间助师正法,不能回避这个环境。那么站在法的基点上看,世上不管是什么职业,做工的、务农的、经商的,也不管是什么部门,宗教团体、国家机构、党派组织,都是常人社会中的一种工作,没什么区别;干这些事的人也都是世间的一个生命,也可以得法。作为修炼者,我们只是根据大法的需要采用常人社会认可的形式,包括集会、游行、请愿等等,目的也只有一个:向世人讲明真相!而在做一切事时,我们的行为也是时时处处以大法为指导。这就完全摒弃了常人社会中对政治、经济、社会阶层等名词的概念,去掉了这些观念在我们头脑中的束缚,我们就能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地面对任何愿意了解我们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中国政府中极少数人操纵的镇压是错误的。同时我们也在以自己正的行为,潜移默化地启发着人们的善念,给他们重新摆放自己未来生命位置的机会。那么,他们在对大法有了客观了解后,而对大法的支持与帮助,也就成了人类社会对大法正确认识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大法是全宇宙的,也是全人类的。我们去了唐人街的一些社团组织,向他们说明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真相,同时向他们了解这里的社会结构、文化习惯等。他们很同情大法在中国受到的魔难,给我们提了很多建议和办法,很快我们租到了中华公所礼堂。召开了首次法轮功真相介绍会,并在唐人街进行了弘法游行。这次活动在唐人街产生了强烈的反响,震动了每一个被谣言蒙蔽的中国人,迫使他们重新认识法轮功。

在弘法的过程中,很多形式、行为的概念都被大法弟子重新定义了,不再是作为人那种败坏了的观念的认识,在所有活动的过程中每个学员也真正地把大法的形象带到了人间。那么怎么样更深入广泛地走进社会、走入人心,和每一个人去讲: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残酷地迫害,它反映了什么问题,这是正和邪的搏斗,它将对每个人的生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让大法的特殊意义深入每个人心里,这对于每个弟子都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课题。我们在弘法护法的实践中就是在不断地去找这个答案。

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也真是在学,把自己摆放到大法中去,一切事情都从大法整体出发考虑,其实越是这样做自己的修炼提高就越在其中。真正放下自己执著的东西,思路就越加开阔,智慧也随之而来。

以上就是我们大家一年来的修炼路程。在这不平凡的一年中,我们目睹了大家的飞速提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深认识到,无论做了多少事,都是微不足道的,是师父给了我们修炼的机会,是大法给了我们勇气和智慧。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还有很多要修的地方。

今生由师父带领,今世被大法圆融,心中的幸福和感激无以言表。在此与大家共勉,更加努力地用智慧去向世人讲明真相,助师世间行。

纽约辅导站
2000年9月于纽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