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慈悲的乐声回来


【明慧网2000年9月15日】 我刚刚从慈悲的乐声回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与高兴。一种平静的喜悦慢慢在身体的不同层次飞翔,然后流泪。不是常人的喜怒哀乐,是一种觉醒,一种慈悲,是常人不会有的感觉。随着《济世》开始的轻轻的木鱼声进入一种修炼的慈悲境界。是大法的悲壮,突然明白了生生世世是为什么。然而这仅仅是序曲!随后曲声悄悄庄严,缓缓慈悲。平静了我尚存的七情六欲,曲声反覆着慈悲,反覆着又反覆着,而我的业力太重,悟性太差只是独自感受着师父的慈悲。而这样的感受像海浪般向我而来,我以为会被淹没。没想到这样的力量拥抱着我,赐与我新生的一切。我像是在妈妈腹中的胎儿,享受着师父给我的一切。

我哭了!不同空间的我一起流泪;我笑了!不同的我知道一切;而人欲仍在的我跚跚来迟。若不是《济世》《普度》不断的曲声,我早失去机会,永远深深的痛悔。我不能永远呆在娘胎里。正如我不能一直停留在人的这一面,只是享受师父给我的一切。我要圆满,正如婴儿要出生。

曲声仍然慈悲地充满这空间,我知道亿万大法修炼者或早或迟都听得见这弦外之音。同化于法!将大法的力量展现在人间。建立自己未来的威德,让未来的神永远记得这伟大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