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学员:在洪法中修炼


【明慧网2000年9月15日】 尊敬的师父、亲爱的朋友:

我叫瓦斯理欧斯, 我叫卡睿塔。我们有一个女儿,叫奥莉维亚,8岁,也是个修炼者。

我们很高兴和您分享我们的洪法修炼体会。

瓦斯理欧斯:98年5月我在瑞典从电脑网络上发现了法轮大法,我们的生活从此开始。我立刻开始读师父的小传,并相信这是非常可贵的东西。我带着从电脑上打印下来的“中国法轮功”回到家,我们就开始了修炼。

卡睿塔:那时我一天到晚想的是我们正在希腊建造的并打算八月搬进去的新房。在希腊北部的一个小村庄,我的公婆住在那里,在那里有我过去六年以来一直规划的对未来的美好、浪漫的幻想。我先生将和一位伙伴开始自己的生意。他们将向瑞典的公司提供去希腊岛屿上以气功来解除压力和紧张的旅游。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就绪了,如宣传用的小册子,和瑞典最大的旅行社的合作,及我们对舒适轻松的生活的梦想。然而,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我们找到了法轮大法。您可以想象,在以后的两个月里,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八月份我们去了希腊。我已经放弃了我的梦想,并且不太想离开瑞典。我先生也放弃了他未来的生意。我们去希腊的主要原因是希腊人还没有得法。也许我们为此而做些什么。突然间,没有同修的帮助,我们必须自己来做事情。然而我们才修炼了两个月,而且希腊的环境比较复杂。想到我们将会有许多过关和考验,我有些害怕,同时又很欣慰。

瓦斯理欧斯:我们打算在我父母家里住两个月,等待我们的新房完工。刚一到父母家,我母亲便要带我们的女儿奥莉维亚去教堂用圣餐和葡萄酒。当我们告诉她我们不再去教堂,而且努力向他们解释原因时,我们的洪法中的修炼便在这样激烈的方式下开始了。我的父母感到震惊,他们说不希望我们回来,并且不再认我这个儿子。当然他们不会把我们赶出去,因为怕在乡亲们面前丢脸。因怕他们把我们宝贵的书拿走,我们只能在夜里等他们睡着了以后读法。

后来,我们告诉别人我们修炼法轮功,并向他们解释法轮功是什么,他们告诉我们不要到处宣讲。在希腊,特别是在乡村,教堂有很强的地位。人们认为除了希腊的正统宗教,其它的全都是邪的。但实际上,只是由于我们的怕心使我们不能以好的方式洪法。

到希腊两个星期后,我们参加了瑞士的法会,师父在会上讲了法。晚上,我参加了来自不同国家的辅导员会。过了一会儿,师父来了。我们可以问洪法方面的问题。我也举了手要问师父应怎样在希腊洪法。很快我起了各种害怕的心理,我想我们可能不能去商店里买食品,我们的女儿会被赶出学校。我坐在那儿,几乎整个会议中我都举着手,却从未轮到我发言。即使只有我一个人在举手,师父也没注意到我,而且我就坐在师父的前面。一位坐在我旁边的同修甚至告诉我站起来,以便引起师父的注意。此时,我放下手来。我知道师父是让我悟什么事情。我的问题并非是问题,不过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处境感到可怜的抱怨而已。师父在“真修”这篇经文中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

卡睿塔:从日内瓦回到希腊,时间很快过去。我们认识到有许多执著心在阻挡着我们,使我们不能很好的洪法。我们决定更加精进地修炼自己,做个好公民。一天我住在附近那欧萨镇的瑞典朋友告诉我,有一位男士在户外的运动场上练某种中国式的运动。这在希腊是少见的。他能这样做,我们认为他一定思想很开通。我们想找到此人。当时我们没有意识到他是将帮我们在希腊建立第一个炼功点的人。

瓦斯理欧斯:我们需要尽快找到他。因为到了我要去希腊军队服六个月兵役的时间了。突然间,我们收到了另一位那欧萨镇的瑞典朋友的电话,她告诉我们她知道一个人在那欧萨的运动场上炼太极。我们认定是同一个人。便让朋友告诉他我们炼法轮功。朋友告诉他后,他立刻就想见我们。由于各种干扰,在我服兵役前,我们未能见面。在我回家休假时,我们有一个约会。可是,不巧那天他太太生小孩!八个月我们未能见上一面!

在军队时,我试图把大法告诉别人。我每天在户外和户内炼功,以便别人能知道法轮功。开始时,我的上司及其他士兵对我很有敌意,因为他们认为法轮功是不正统的。他们甚至把我的书拿走。经过多次向他们解释法轮功是好的之后,我将书要了回来。在我的兵役即将结束时,我的所有上司和其他士兵都明白了法轮功是正的。我的上尉和一些士兵甚至要书看,并开始了修炼。“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的兵役圆满结束,我可以回到村里去了。

卡睿塔:这位八个月来我们一直想见,但因种种干扰而未能见到的先生,在我先生回家后不久便给我们打来电话。正是那天我们决定般回瑞典!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挡他,在我们决定离开前他奔向我们。当天晚上他来到我们家。他七岁就练武术,并在那欧萨有自己的武术学校。他四十岁,很热心。他向我们讲述了自己惊人的故事。他七岁时,在学校,他在白色的板子上画一个使人奔向耀眼的、明亮的光的台阶。当他的老师问他是什么时,他说“将来有一天我要去那里”。从孩提时,他就感觉自己被保护着。我先生和我都觉得他和法轮大法很有缘份。例如,一次他在梦里梦见卍字符,他便在他的学校里划一个卍字符。他过去经常请一些武术师。经过一些学习,他们总是告诉他,他们可以教他“中国国粹”,气功。然而他从未感兴趣,直到他听到“法轮功”,马上如梦方醒!

瓦斯理欧斯:我开始为他翻译“转法轮”和师父在纽约及法兰克弗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教他炼功。他说不知为什么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感觉很熟悉,但他不知为什么。当然我们知道。那天晚上很晚开车回家,他看到车前一个大法轮。可我们还没看到法轮呢!当我翻译师父的书中的话或引用师父的词时,他总是看到师父的法身在我身后。我们一起在那欧萨成立了第一个炼功点。当时共有六个学员,现在大约有十五个学员参加每周两次的集体炼功学法。他们也在将“转法轮”翻译成希腊文,我们希望不久能印成书。

卡睿塔:我们在希腊住了十六个月。在这期间,村里的每个人包括我的公婆,由不喜欢我们变得爱我们。就是从未与我们讲过话的人,听说我们要离开都流下了眼泪。有些人甚至问我们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过错我们才离去。他们开始向内去找了。我们再一次体会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此时离开希腊我有些伤心,但我知道我们的朋友会在希腊继续洪法。或许做的比我们还好。法轮功终于在那里洪传起来了。我和瑞典的学员打算不久将去那里支援他们和洪法。我从未感到过自己足够成熟和有足够的能力去洪法,特别是在希腊,我甚至不太懂那里的语言。但我总是严格要求自己。我体验到如果修炼自己,做好我的工作,努力做一个社会的好成员,向公众展示功法,就会对他人有很大的影响。我意识到,就是我是个新学员也没关系,我也能为洪法做我能做的。我知道如果我能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相,“助师世间行”,我也能成为这个世界上的正法中的一份子。

瓦斯理欧斯:今年一月我们回到了瑞典。因为我们在一家大工厂工作,我们决定每天午休和下午休息时炼功,以便人们能接触到法轮功。我们还发放了关于法轮功和中国镇压的材料。尽管人们表示感兴趣,但没有人来学。过了两个月,我们觉得没希望了,因为没有人加入我们。但我们依然继续炼功。一天,我们没能炼功时,一位先生问我:“你们今天不炼功吗?还是我错过了你们的炼功时间?”当时我意识到坚持不懈的向世人洪法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一天不炼功,就会由于好的东西突然消失而使他人失去希望。即使他们自己不炼,他们都感觉法轮大法好。我们继续每天不间断地向世人洪法并让他们知道真相。大法洪大的慈悲能为人类带来希望。我们感到在洪法和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真相方面做得太少了。我们将会更加精进。

就象师父在“理性”中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谢谢大家。

(2000年9月发表于纽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