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劳教所中的黑暗

【明慧网2000年9月16日】自从法轮大法被政府取缔以来,各地法轮功学员因为上访,坚持炼功被拘留、被劳教人数的不断增加,尤其被劳教的学员,他们在劳教所遭受的待遇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他们由于坚持正义、坚持真理而遭受着各种极其邪恶的、可怕的对待,但他们凭着对真理和正义的坚贞信仰,承受了这一切,用自己巨大的付出,谱写了一曲曲人间最壮丽的篇章。

许多劳教所的条件是极其严酷的,吃不好,睡不好,每天还要干很重的劳动,这些人类社会中最善良的好人,不仅被要求象犯人一样劳动,而且在这种特殊的形势下,由于上级下达任务,要求劳教所促使学员“转化”,为了出成绩,有些管教就唆使犯人对大法学员采取“措施”。由此,许多大法弟子经历了极其残酷的毒打和折磨。有一位学员被犯人用床板毒打两天,最后近一寸厚的床板打断了,这位学员疼得昏死过去。还有一位学员,他所在劳教所的管教为了让他决裂,让众犯人按住他的手脚,毒打了两天,晚上不让睡觉,白天继续打;学员忍受不了这种残酷的折磨一头撞在暖气片上,当场失去知觉,犯人怕出人命,才停止了毒打,后送医院抢救,才没有生命危险。象这样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受毒打的学员太多太多了,我们目前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以上这样的事在目前被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所遭受的毒打和迫害中只不过是寥寥几例;那些邪恶势力在迫害大法和学员所犯下的罪行是无可宽恕的,历史必将用正义无情地淘汰邪恶。

目前,长春市的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大部分集中在奋进劳教所,接受所谓“特殊教育”。集中之初,学员们被迫七个人一个压一个挤坐在一张床上,从白天一直坐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不允许睡觉,这种精神上的虐待和折磨,使一些人承受不住,被迫违心地写了“决裂书”、“悔过书”,这就是报上所谓“大部分法轮功劳教人员都已认错、决裂”的真相,劳教所取得所谓“转化成绩”,完全是靠着不仁道的虐待和精神上强压而得来的。

目前,这些学员被分为宽、严两类来对待,对已“决裂者”采取宽松管理,对坚持大法不决裂的学员则采取严厉管束,他们期望着这种无休无止的难以忍耐的坐板会使这些坚定的修炼者因难以承受而走向“决裂”,但结果却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这些学员尽管每天苦坐十多个小时,却始终没有人“决裂”。不仅如此,那些已经“决裂”、“悔过”的学员中,却开始不断地有人从“悔过”中觉醒,开始向管教人员索回“决裂书”、“悔过书”,表示要继续坚定地修炼大法,令已取得“转化成绩”的转化人员恼怒而尴尬。可见,正义和良知在感召着更多的人们。善良、正义和真理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如此“转化”

自6月中旬以来,长春市区的三个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强行“转化”。6月26日,朝阳沟劳教所所长把各大队的班长集中开会,布置对法轮功类劳教人员的“转化”。从此,全所的25名法轮功学员在不同程度上遭到同样的“待遇”,要求必须写揭批材料,否则就对其进行肉体折磨。一大队的王天明被本队的劳教犯人残忍地毒打、折磨了三天三夜,他们用尽了各种令人发指的残酷方式,同队的毛增顺也同时在另一房间里受到类似的酷刑。直到第三天王彦伟所长上班时,听到惨叫声后,才闻声上楼制止了暴行。并把血肉模糊,处于昏迷状态的王天明抬到卫生所养伤,在两个人的护理下,近一个月才康复。

与此同时,苇子沟劳教所的19名法轮功学员也受尽劳教犯人的残忍折磨。他们其中有的身体上实在承受不住而被迫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决裂书”、“揭批材料”。紧接着7月12日,三个劳教所的7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奋进劳教所进行“集中教育办班”。一开始气氛就非常紧张,互相之间不许说话。当天晚上,尹队长开会就宣布:必须服从强行管理,否则将使用电棍、手铐等惩罚械具。从此,每天强行坐板“反省”。开始一个床上坐四个人,其实就已经很拥挤了,但后来,每个床上坐五个、六个,最高峰时坐过七个人,每个人的前胸和后背挤得紧紧的,一坐上就感到透不过气来,每个人的汗水都把衣服湿透了,每个人的腿都别在一起,其状惨不忍睹,有时甚至把门窗都关上。盛夏本来就三十多度的高温,再加上多人紧紧地串在一起,一会汗水就湿透了衣服裤子,门窗玻璃一会就结了一层厚厚的水珠,室内象蒸笼一样!而且每天除早操、吃饭外,一直坐到半夜十二点,有时坐到后半夜两点,有时达三点,有时每天只睡两小时。就这样,奋进劳教所终于被国家授予“法轮功类劳教人员转化先进单位”。李建辉所长被司法部命名为“法轮功类劳教人员转化能手”。如此亵渎司法,亵渎人类道德文明!

长春法轮大法弟子
2000年8月31日


狱 中 真 相
经多方调查并证实:

大法学员甲,男,家住吉林省某县,98年始炼法轮功,2000年2月因进京上访被遣送回来,被劳动教养一年,家里留下一位患肺结核卧病在床的妻子和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

在被教养期间,曾遭受惨无人道的非人折磨。

2000年6月26日,根据上级指示,劳教所长召集各班班长(犯人)开会,授意并唆使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帮教转化”。当晚,班长及值班的犯人把包括× × 在内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叫到地上,让他们写决裂书,问到× × 时被拒绝,他们就用最流氓的手段对付他,四五个人上来轮番毒打,打一阵问一会:写不写决裂。他们让他坐在地上将腿双盘上,让一个180多斤的大胖子站到他的两腿上,还让他仰头看着天棚不许动弹。随后,他们觉得这么做还不解恨,就让他站马步,两脚跟抬起来,脚跟底下放按钉,只要脚跟一着地就会扎上。就这样值班的折腾了他一夜没让合眼。第二天早饭时,他是被两个人架到饭堂去的。白天,他们让他坐在铺板上一动不许动,更不能闭眼休息,一闭眼就是一顿打,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们让他骂师父,被回绝后,他们就将他按在床上一顿毒打。他们用冷水往他身上倒,把他按住,其中一个犯人用手抓住他的睾丸,边捏边笑,面露狰狞!据说事后此人还曾就此事炫耀。折磨一直持续到28日才结束。

这两夜一天的折磨,使他的身心承受着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仿佛走进了魔窟一般。

大法学员乙,男,27岁,2月份送劳教所。6月26日所长召所有各队班长开会,谈到法轮功学员帮教转化问题。其所在班班长回来后直接问他是否转化,被回绝后,便威胁说:“从今天开始,不会让你眨一下眼皮。”晚饭后,便开始了对他进行折磨,先是一顿拳脚,然后让他做两手伸平,两脚尖着地,脚下放按钉,两手脚稍一下落立刻拳脚相加,还有人拿木板专往腿脚上砍。几小时后,又换成“坐飞机”。其间,七八个犯人不间歇地进行轮番毒打,等等,一直折腾到半夜。犯人们睡觉了,派一个值班的看着他,让他“坐飞机”,这个姿态一直保持到第二天早晨,而且“不准闭眼”,否则就是一顿嘴巴子。白天在他们监督下开始用牙刷刷墙梯角、刷地等干了一天活,等到晚上开完饭,折磨又开始了,拳打脚踢、“电炮”、“飞脚”、“凶神恶煞”刑训威逼。其时气温高达30多度,6月27日,正是盛夏,他们拿来棉袄、棉裤、棉鞋,让他穿上,“坐飞机”仅一小时不到,汗水便湿透了棉袄、棉裤,他们在后面放一把椅子,旁边放半盆水。坐一会儿,喝口水,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而此时的一把椅子、半盆水居然有如此之大的诱惑力。这使他在身体承受巨大痛苦的同时,还面临着心理巨大的诱惑!

一夜折磨又过去了,28日早晨开完饭,他们又开始了折磨的继续,七八个人有轮番拳脚,“穿墙脚”、“坐飞机”;并且让他头冲墙,用手拎着脖领子,拎着裤腰带,把他的头往墙上撞,撞得头昏脑胀。

他们一看不行,就用一人按一只手,一人按一只脚,一人用又脏又臭的破袜子堵嘴,两个人轮起铺板子,一气打了五六十板子,只听到板子打屁股的“啪啪”声,一直到他失去知觉。打完后,他们放开他,问他写不写揭批,他说“不写”并一头撞到暖气片上,不省人事。

整个的毒打、折磨过程中,管教等工作人员从未出面制止过。

另:长春市吉林大学法轮功学员王辉,7月22日与功友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据悉目前已被送至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因他在里面坚持学法炼功而被吊三天三夜,随后进行了绝食。

目前,详细情况不得而知。

我们在此呼吁各国政府、民间机构和所有善良的人们,对他们因坚持正信而遭遇的痛苦和折磨给予深深的关注!!!


吉林省农安县部分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调查

据调查:
2000年正月初四,一位功友在广播中听到朱总理讲话:接待好重大事件的来访者。以为国家真正要了解法轮功情况,并听其他功友说“两办”和国务院都设有法轮大法上访办公室。所以这几个功友怀着善心、善念,到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大法实际情况。结果他们刚到信访办门前,就被便衣警察给抓住了,被送到农安驻北京办事处,把身上的钱洗劫一空,少则几百,多至上千。并以妨碍治安管理24条为借口,强行关入农安县第二看守所(五公里处),拘留15天,并罚款1000元至7500元人民币不等,无钱者以财物,如粮食、家俱、家电、农用车等抵押。

关押期间,除吃饭、睡觉时间外,整天坐板,不许动,一动就打,或“开飞机”、“站大字”、“抻腰”(折磨人的方法)等。即便这样,大法弟子仍坚持学法、炼功,学员张丽红、张淑丽等3人被铐上手铐,带上脚镣,再用绳子(一头捆学员手脚,一头绕南北窗)抻起来,后因刑具不够,就用脚镣子将两个人铐在一起,行动不便。学员张丽红被抻得手脚四肢血液循环受阻,致使她抽了起来,放下时,手脚已变得僵硬、青紫。后因她坚持炼功,又被抻了起来,在这种绝食、绝水的情况下被抻长达30多个小时,放下来不久又被抻过一次。

被拘15天后,经提审,表示继续坚持上访的学员被强行执行监视居住,并在提审前让学员先站“大”字,时间是3月3日。

到2000年3月9日,为了向上级汇报,看守所对大法学员进行训诫,所谓的训诫就是让坚持炼的学员到户外去站“大”字。站时手、脚都必须分开裂到最大限度,上午俩小时,下午俩小时,而且在这么冷的天气下不让穿大衣。手臂稍有不平,就用皮带打,其中学员马凤贤、孙德华由于被打多次,手都被打肿了,象馒头一样。

训诫到第三天,有一个男学员坚持不住,把手放下来了,管教用竹竿打他的手,并问他法轮功好不好,学员说好,管教就接着打,打了一会儿,让学员去跑步,不许停。中午回到监室,管教吃午饭,被训诫的学员站在地板上,脚跟翘起,一支手指顶墙站着,说是练“一指禅”,直到管教吃完饭,下午又接着站“大”字。其中一个学员康伟,由于站的时间长,腿都抽筋了,不能走路,由两个学员扶着回去了。

3月12日,所长说“他们不是人,让他们趴着!”功友们就赤手在冻着的地上趴着。刺骨的寒风从后背吹了进来,趴一会儿,手就已经失去了知觉,过一会儿,胳膊也失去了知觉,觉得全身都是从手进来的冷气。王忠玲和沙晓波,为了能站住不挨打骂,光脚在冻地上站了两个小时。

3月15日晚饭前,才管教把学员汤沫荣叫了出去,到走廊说让她跟法轮功决裂,好放她回家。她坚持法轮功好,才管教用皮带狠抽她几下,之后让她回监室手扶墙,再次问她法轮功好不好,汤沫荣坚持说好,才管教又用皮带狠抽她的脖子,然后又让她趴在地上,这时她的脖子已经红肿了,才管教接着又用皮带狠狠地抽她脖子。据在场的功友说,当时的惨相,令人不忍目睹。只听啪啪的抽打声,功友们都流下了眼泪。直到才管教打累了,汤沫荣的汗水、泪水已模糊了,她的脖子已成了紫黑色,并肿起了很高。

3月26日,年龄只有16岁的大法弟子、农村女孩伊丹丹只身一人进京上访,被押回第二看守所。提审时,因丹丹坚持说大法好被政保科人员猛抽一顿嘴巴子。

4月3日提审时,丹丹又坚持说大法好,并表示坚持上访维护大法,又挨了一顿毒打,只听嗵嗵的捶击声,而且边打边说:叫你上访,叫你炼……

据了解:从看守所释放的大法弟子中,凡是当教师的,一律停职至今。即便是上了班,也不给发工资。

后记:
在这里,我们向所有为修炼大法而付出生命的同修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向所有为修炼大法而现在仍在付出的同修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向所有在各种压力、磨难面前仍在坚修大法的同修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在调查、整理大法弟子被打、被虐的过程中,我们始终本着一个原则:不写不确认的事,不掺入感情因素,只写事实经过。因为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攻击任何人,我们只是觉得应该让世人知道真相。

同时我们也想感谢所有大陆以外的大法弟子!你们为护法所做的一切对我们是强有力的声援和支持!世上的因缘有无数,因为修炼大法而结下的缘是最神圣的!因为自身的因素,在修炼的路上,我们也会走一些弯路,甚至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我们深知,只有大法才能使我们蒙尘的心重新变得纯净、美好。单凭这一点,我们坚修大法的心就永远不会改变。

合 十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9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6/揭露吉林劳教所中的黑暗-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