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参加纽约法会记事

【明慧网2000年9月17日】因应9/5-9/8各国首领包括美国柯林顿总统,中国江泽民主席等在纽约市举行的联合国千年和平高峰会议,我决定请假参加此次在纽约举办的法会,藉此良机吸引媒体及各界关注,向世人说明我们法轮功的真象,揭示中国政府一年多来对我们大陆同修惨无人道的暴行。世间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样的机会不会多,我感到此行真是任重道远!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给我们提供了一次放下人的机会。

9/2晚上11:30左右我们抵达纽约甘乃迪机场,大家提领行李排队出关搭乘巴士到曼哈顿某会馆下榻已经是9/3AM2:35了。同修们在会馆外边空地上安静地等待安排住房,零晨的街道上车人稀少,夜空宁静安祥。师父啊!此时此地弟子身在北美大地,感觉离您是那么的近!

9/3早上9:00同修们背上背包举著大法旗子列队步行穿越枝叶扶疏,绿意映然,空旷辽阔的中央公园往曼哈顿大都会博物馆,大夥儿分成数组分散各地炼功弘法。我们这组12个人在博物馆左侧行道上不阻碍行人通行的地点就地炼功,我和雅雅负责发大法简介。树荫下,来来往往的美国人看似清闲,他们有的伫足观看我们炼功,有的好奇的拍照留念,大部份问我法轮功是什么,你们是不是佛教?有的询问这附近有没有炼功点….手上的中英文资料不到两个小时就全部发完了。由於弘法的工作仍在继续,我和雅雅只好用不很灵光的英文来回答路人的询问,这样持续到下午两点才暂停休息。

弘法中,我看到了大部份美国人纯真善良的心和绅士的风范。记得我向其中一位美国人说:很抱歉!我英文不好,我这样向你解说你听得懂吗?他笑著说:没关系,我懂!我看你的眼睛看你的脸就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深深体悟到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所言:「白人社会文化建立只有两千年,所以它的迷很容易破开。」这句话说得是那么的真实啊!我无法用人的思想去理解我们伟大的师父!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柴先生夫妇为我们这次弘法提供了大量的中英文资料,如果不是他们的有心,我们今天的弘法成效真会大打折扣。

晚上回到会馆大伙儿都饿了,就急忙各自取出电汤匙和不锈钢碗盛水插电烧开水,奇怪!20分钟过去了水怎还没开?糟了!可能电线短路了!按下电灯开关灯泡也不亮了,只好去请安全人员来检修。他们一进屋闻到我们房间异味陈杂就表情严肃的警告我们不可在房内煮任何食物,所有房内吃的东西和烧煮用具要一律拿到厨房,他们表明二十分钟後会再回来检查,如果我们违反规定就让我们搬离会馆。顿时,我内心感到很惭愧!我们是大法弟子啊!怎么如此没有常识,我们把我们日常生活的习性搬到美国来了。我向安全人员说声对不起再请教厨房在哪里,将近半小时後他又进来了,微笑著竖起两只手的大拇指说OK!然後离去。

晚上八点多部份同修到我们房间作了短暂交流後,大家分成三组协助大法工作人员贴黏一百多幅车身用的大法弘法横幅,大家不分你我是那么愉悦地分工合作,我们房间临时成了加工厂。

9/4清晨5:30我们起床炼静功。7:30集体坐地铁到曼哈顿世贸中心参加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车上有一位好心的美国黑人妇女於她下车时把纽约地图送给我,我想起了她就是刚才我上车时向她点头打招呼的那位妇女。来到了慈悲祥和的交流会场,大法普渡济世的音乐又触动得我泪水涟涟。会场前横幅上黄底红字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是那么的醒目耀眼,会场内来自世界各国各种族的大法弟子依序就坐,厅内两旁的走道上也坐满了同修,他们是来自於美国东部、美国西部、加拿大、瑞士、瑞典、英国、法国、比利时、挪威、丹麦、澳大利亚、台湾、日本、新加坡、韩国、印尼,还有中国大陆等将近两千名的大法学员,大家排除一切困难齐聚这里只为了要用亲身体验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我们不是邪教!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邪恶的!法会中各国部份同修,各自上台汇报了他们的修炼体会和一年来的弘法项目。师父说过(大意是):每个人的修炼过程都可以写成一本书。同修们句句肺腑之言,真实感人,催人泪下!他们都是大法的精英,为大法作了很多工作,又修得那么好,而我呢?惭愧也!

晚上法会结束後各队各自带开去吃晚饭,有九位加拿大同修走在我们後面,经谈起才知道他们对此地吃的情况也不熟悉,於是临时起意一起去找中国餐馆。由於对中国食物的陌生加上考虑到价钱的因素,他们花了些时间互相讨论沟通才决定点哪些菜,我注意到我们加拿大同修都很节省,他们真的是修炼中的人啊!突然我感到一阵歉然,因为我的钱包里…心想如果他们有机会来到台湾高雄,我一定要好好地请他们品尝一顿丰盛的中国菜。

在地铁站等待回程的车子时我作梦也没想到居然会在此与旅美多年的杨太太碰面,当她走过来问我是不是高雄来的时,我一下子觉得她很面熟但又不敢确定我是否认对人了,因为她看起来比印象中更年轻,更美丽,更亲切!她和善地说她是杨太太,啊!是真的!我高兴的抱住了她。记得1996年10月在我的生命正处於灰晦的冬天,慈悲的师父藉由她的手把这部上天的梯子--金光闪闪的《转法轮》--送到我家门上来了!时至今,虽然身处异地,但我们却同是师父的弟子,今天共同为了助师行来到纽约。谢谢你!杨太太!让我再说一声:真心感谢你!

9/5早上七点半搭地铁来到炮台公园准备集体炼功弘法,由於气温下降,即使穿了三件衣服仍是手脚发冷,细心的柴先生夫妇捧来一大杯热腾腾的咖啡给我除冷,让我甚为惊喜感动。在炼第五套功法时,盘坐中想起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带我们回家而承受如此…想起了为护师护法而受尽折磨的大陆同修…不禁又是泪流满面。

下午2:30台湾同修和澳洲同修一起搭乘地铁去法拉盛游行,我们除了发大法简介及大法相关资料向行人弘法外,并安排两次临时就地炼功,直到下午6:30始抵达台湾会馆。晚间在向台湾移民弘法的交流会上,张教授、聂大姐、香港和美国等同修相继上台谈自己的修炼体会,整个会场就像一块净土般祥和,大约十点左右交谊会结束後才各自回旅馆。

9/6就如同9/4般我们上千人又从各自的住处於9:30左右陆续来到中共驻联合国使团驻地前的操场上,今天的活动可以说是我们此行的首要目的。我们身著纽约大法学员设计的黄色T恤列队集体炼功後,紧接著召开向世人说明法轮功真象及揭露中共镇压虐待我们大陆同修致使50人死亡的残酷罪行的记者会。有数位白人学员上台发言陈述,媒体记者们或站或坐在记者席上静听作笔录。就在同时学员间递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中共主席江泽民召开记者会时的“窗帘”事件。为何要拉上窗帘?他怕了!他怕看到外面正义之光!他是不是问心有愧呢?否则他不会这么不大度!我觉得身为一位十多亿人的首领活得这么心胸不坦荡也真可怜。

由於坐在最前排,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竖立在记者席前白色花圈内五十位舍生护法先我们而行的同修英名。想起他们生前只为了追求当人的真正目的而受尽公安惨无人道的摧残、折磨,想起他们的伟大事迹,我不禁又泪流不止,尽管我也知道他们的生命已在法中辉煌!尽管我也明白他们已经为自己树立了最伟大的威德,圆满了最伟大的位置!

记者会後我们随即列队游行,同修们有的手撑大法横幅,有的手持大法旗子,有的分发大法简介给路人,每个人都在为大法尽一份责任,看著整齐的游行队伍绵延数公里,看到人数近两千名如此壮观的场面,看著同修们每颗坚定大法的心,看著纽约警方以优势警力将道路以人墙隔出一处空间让我们的游行队伍穿梭在人车密集交通繁忙的曼哈顿市区,我真受感动!我们一直游行到联合国总部附近的街道上才停下来集体炼功,我们没有锣鼓喧天,我们没有任何口号,我们只有按照炼功带上师父的口令炼五套功法,我们的平和理性,优雅吸引了大批行人围观,吸引了大批记者拍照采访,警察们微笑的看著我们,路人对我们说:法轮大法好!两位白人女士对我们说:祝你们好运!一位记者说:中国政府干了一件严重的错事。公理自在人心,我想我们此行"向世人说明法轮功的真象"目的应该达到了。

纵使我们仍有作得不足的地方,纵使我们尚不够成熟,但是我们会作得更好!非常感谢美国同修出钱出力献智慧为我们全球学员筹办了这庄严殊胜的大型交流会,你们真是功德无量!这次纽约法会,感到师父给予我太多太多太多了,我不知如何来表达心中对师父的感激!在这法难当前的时刻,我衷心的希望我们每位学员都能在自己所在方便的条件下以各种有利的方式尽量去弘法,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象,即使他们不修炼也可以知道如何作一个好人,也可以理解我们法轮功是正法,邪恶的魔就怕我们的正!这样的工作只有靠我们自己替自己做。

大法学员陈淑纯
2000/9/1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