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民意论坛“强权vs.神权”专题讨论选登 【明慧网】

世界日报:民意论坛“强权vs.神权”专题讨论选登

【明慧网2000年9月19日】 江李访问联合国在纽约所受的「礼遇」,各国首脑难望其项背。在各项示威活动中,法轮功、台独、藏独都展现了反中国大陆政府势力的能量,其中以法轮功的示威运作最引人注目。

这个在漏夜之间包围中南海,被当局定性为邪教的组织,招致了当局镇压,一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反政府示威不断,此次江李纽约行,他们更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致江泽民的公开信,组织逾千人队伍上街请愿游行,悼念死者,散发传单,其财力和组织、策划能力让人刮目相看。

而新出炉的美国国务院报告也抨击北京当局镇压法轮功、天主教、基督教、西藏佛教、维吾尔回教,对中国大陆宗教自由表示严重的关切。

您如何看待中国存在的宗教信仰问题?中共对这些宗教组织的忧虑反映了当局什么样的心态?为什么遭受压制的宗教团体,如法轮功等,在海外的声势会更茁壮?政权和神权的合理分际在哪里?



世界日报:民意论坛“强权vs.神权”专题讨论选登
2000年9月17日星期日

○宗教抗争使中国出现新变数
○尊重信仰 唾弃强权
○伟大的抗争
○日光之上与日光之下
○政权民授 人权天赋



宗教抗争使中国出现新变数

在纽约抗议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李鹏出席联合国有关会议的四股势力中,法轮功和藏人同宗教有关,而且他们的表现颇为出色,特别是法轮功,这表明中共在宪法里虽然规定了信仰自由,实际上是压制信仰自由,才引发他们的强烈反弹。

事实证明,宪法规定的是一套,实际做的是另一套。但为了制造信仰自由的假象,北京长期以来组织了假宗教,在名称上同世界上一些宗教名称一样,在实质上它则是受中共政治控制的团体,中共或收买原来的一些宗教知名人士,或派共产党员打进去,以达到控制的目的。在这情况下,在中共控制下的宗教团体,已经不是外界所理解的真正宗教团体,而是宗教怪胎。天主教、基督教的耶稣基督上面还有一个中国XX党。因此,在中国大陆,那些教主是虚的,只有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才是不同时期的真正教主。

其实中共本身就类似邪教组织,就如《人民日报》在去年十月二十八日为邪教所定的六大特徵──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莫不是自己的写照。因此在它豢养下打出其他牌子的宗教团体也就难免带上邪气。

在这情况下,就出现对抗这些邪教的其他宗教或类似宗教的组织。第一种是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地下教会,多以家庭教会形式出现;第二种和政治力量结合形成份裂势力,例如西藏的藏传佛教和西藏流亡政府及新疆的伊斯兰教和东土耳其斯坦分离主义运动;第三种是新兴的宗教或类似宗教组织,以法轮功为代表。

在中共眼里,他们已经是异议人士,但为了免被指责为迫害宗教信仰,便使出了「邪教」的邪招。

一般宗教都是导人向善的,否则不会吸收到大量信众。北京之所以将法轮功打成「敌对势力」,绝不是他们的教条和主张,而是因为去年四月二十五日围住中南海要求表达他们意愿的事件。他们的众多人数,他们的组织性纪律性,有些党员干部成为他们的学员乃至骨干,吓到了江泽民,才对他们罗织「邪教」的罪状。也正因为中共日益失去民心而法轮功大得民心,使江泽民产生危机感,才不惜下重手镇压。而在镇压后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奉献精神和无畏气概,更使江泽民胆战心惊。

......

(凌锋纽约市 政论家)



尊重信仰 唾弃强权

中共有句名言「枪杆子下出政权」,从井冈山造反起家至六四血洗天安门,到今日飞弹试射等威逼台湾,无一不用其武力,以达消灭异己之目的。 

我在台湾被列为外省人,民族情感上,是偏向统一的,但当我看到中共在外交上无情打压台湾,在海峡间无理威胁的行径,叫我如何放心地投入强权的怀抱。 

令人心寒的是连宗教信仰、中国传统的气功等团体,也不能幸免,也要莫名地镇压,甚至愈演愈烈,各种残酷暴行,卑鄙的手段,纷纷出笼,令人不齿,难道强权下的武力,只是用来对付手无寸铁的中国人吗? 

在共产政权下,不但不可能有反对者的声音,甚至抵触共产主义的思想都不允存在。那么在共产无神论的国度里,一些信仰神的宗教,一些气功中超常的理论,便与其思想有所抵触。 

在现今自由民主国家里,人民有信仰的自由,即使他人的信仰不能被我们所理解,最起码我们也会尊重他人的信仰,但中共却公然地剥夺人民信仰的自由,肆无忌惮地进行迫害,这样的强权能不被唾弃吗? 

如果说,这是人民当家的民主潮流,我们应该发出正义的力量去遏阻不当的政策甚至政权,我愿为那些因信仰遭受迫害的同胞发出呼吁! 

同时,我看到那些不畏强权,不计生死,至今仍在前仆后继地和平表达其理念的人们,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光明! 

我相信强权压制不了思想与信仰,强权难服人心!

(康庄大道 维吉尼亚州 电脑工程师)



伟大的抗争

法轮功对中共政府残暴镇压的抗争,是中国民众争尊严、求自由、要民权的抗争。法轮功和平的但又是不屈不挠的抗争,代表着中国民众重新唤醒的良知和由此蕴发出的道义勇气。这场已持续一年多的惨烈抗争,不断唤醒着更多人的良知善念,不断揭露出中共政权的残暴荒谬,也愈加得到世界上广大人民和政府的理解与支持。 

中共政权,靠暴力起家,用谎言欺骗民众,赖专政维系统治。在社会矛盾百出的今天,中共领导靠「扼杀于萌芽」来维持统治。法轮功这一民间气功弱势团体,也不能幸免。

法轮功学员遍及社会各阶层,以退休老人居多。在医疗费毫无保险的时代,练气功以健身无可非议。在世风日下、弱肉强食的社会,善良的人修练真善忍以自律,修心养性来维系心态健康,事属自然。当众多向善的民众聚合在一起,一块社会净土也就产生于无形之中。对这块净土的扼杀,无异于对民众良心善念的扼杀,江泽民错误决策之可恶,正在于此。 

可喜的是,法轮功民众没有屈服。坚持良知是最可靠的人性,勇于面对残暴是最可敬的精神。我衷心佩服法轮功民众并为他们祝福!(常青马里兰州 医务人员)



日光之上 与日光之下

千根线、万根线、落到水里就不见。这是儿时玩过的谜语。谜底为「雨」。不管是豆大的雨或细如牛毛的雨,到达了地面就终结。人何尝不是,千万个人、亿万个人,时间一到,就不见,汉唐时代的雨,汉唐时代的人物成了历史;清末民初的雨与人物,大多也步入了历史,还有少数仍在与日月争辉中。同理,地上的国度与政权也是如此,各有其时限与领域,没有办法逃过这宇宙法则、造物主宰所订之铁律。 

古往今来,历代中国的帝王,常自比为天子,若谦冲自牧,不恃宠而骄,进而悲天恸人,行德树风范,常合天理,总能使国祚延年,受天祝福。反之,若骄奢淫逸,行暴政、残民为乐的,迟早会受报应。 

政权运作应力求公平,正义与人民福祉,人民也应追求真、善、美、求取道德提升,宗教信仰是一种方式,皆属顺应需求。若政府与人民期望是一致的,便并行不悖。 

一个政权为何要反对,要遂行镇压,除了衍生众多之敌意与恨懑,似乎一无是处。 

在基辛格回忆录中,曾提及当毛泽东晚期罹重病时,曾对基氏说:「我想上帝是不会喜欢我的。」这是一个伟大领袖的心底话,他的感言后继者应视为借鉴。

是否?任何不可一世之人、或因重病、或因佝偻,而致脸庞更「接近」黄土地时,才会醒悟自己以往之无知狂妄与渺小无助,若真如此,何不在享受高权坐拥大位时,多体恤天意,行行仁政,如此行,必能使日光之上的掌权者颔首与嘉许。

(严德伟 马里兰州 石英检验员)



政权民授 人权天赋 背逆天理 覆灭可期

文/江朝雄 (休士顿 作家)

中国古代君王号称天子,他们也都敬畏「天」,天字就是第一大的那位神。西方文明也有敬天的信仰,如以色列人称这位第一大的宇宙主宰为「耶和华」。尽管人类物质文明再进步,科技如何登峰造极,似乎没人能够透彻了解宇宙奥秘。虽说乌云密布之处必有骤雨,但到底是谁能呼风唤雨呢!物换星移又是谁在掌控时空!自古以来绝大多数人的心灵里,总会对着这冥冥之中的主宰产生神奇之感。

正因人类天生就有个寻求真神的「心灵」,中华民族的后裔自也不例外。可是中共一当政就强逼人民以共产主义为唯一信仰。自以为枪杆出政权,即可威风八面让百姓屈服。然而事实适得其反。中共越是怕宗教组织团体造反,就越是想尽方法压制各种宗教组织,置人民心灵的需要于不顾。无论是天主教、基督教、法轮功、中功等。今日逮捕一些法轮功子弟,明天拘禁几个宣教士,使得整个社会不得安宁,就如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种政权背逆天理人性,只能短期间强加控制,时日一久必然天翻地覆。 

北京当局理应研讨,何以在中国境内需要藉着政府压制、逮捕的方式来控制宗教团体,以巩固共党政权。而在自由国家,可以任其自由活动而不怕政权被推翻!而且,北京当局也宜正视「主权在民」「天赋人权」的时代潮流,不再冥顽极权霸道玩意,始能成为民主自由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