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再爬起来 这是修炼

法轮大法在临沂

【明慧网2000年9月2日】 我们临沂市的大法弟子和全国广大法轮功学员一样顶着压力,纷纷进京善意的向中央反映情况,而后被严刑拷打甚至死亡仍坚如磐石,始终用善的一面去阐明“法轮大法好、修炼大法无罪!”

对于大法学员去北京上访,市里各级领导都异常关注,每个学员当地的领导都按照上级的指示,亲自用车去北京把他们接回各地方的公安局、派出所。然后分别送进当地的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等与世隔绝的角落。狱中大法学员们用善心弘法,却受到严刑拷打,有的被带上手铐脚镣,有的功友被实施给死刑犯用刑罚,被钉“地锚”,一躺就是半月,有的被带上48斤重的大镣。各种刑罚应有尽有,想用即用,经常用在大法学员身上,就是不准学法、炼功(这是它们的目的)。学员们几乎每天为了学法、炼功都要被严刑拷打,每天我们都含着眼泪听着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护法修炼故事。我们天天都在抓紧时间背《洪吟》、《精進要旨》,抓紧修正自己,同化大法。

在监狱里按照规定关押多少天,法律上写很清楚,可是用在大法学员身上就不按法律执行了,有的功友超期关押十几天、几十天不放,还逼他们交保证金,金额从1仟至上万(有交几万的)不定。有的领导心急先给交上或写保证给保出去,然后再让家人交或从工资里扣。为了交保证金,家境贫寒的功友妻离子散,家庭破碎,放的时候,释放证上却写的是法律规定的日期,超关的天数不让讲。

有的功友被单位从监狱接回来再关押;有的接到大队(农村)关押、乡镇关押,学校关押(学生教师)长达几月;有的接回家,让直系亲属不准上班看管,一直到功友被逼着说不炼为止,才让亲属上班。在关押期间,有的地方私设公堂,严刑拷打,如蛇咬蝎蜇,开水烫,火烧等,使功友们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甚至致残、致亡的都有,真是惨不忍睹!

今年春夏之交时,我们又被送到转化学习班,三人“陪读”,单位2人家里1人,分为:初级、中级、高级班(有人接送、24小时不回家的)。在转化班里它们天天放造谣和污蔑大法的录像给我们看,读揭批材料给我们听,每天让写500字的观后感、听后感。开始我们都写炼功受益的亲身体会,后来强迫我们不准写大法好,不准讲大法好,让深刻揭批大法对社会的危害、家庭的危害等,让骂大法、骂师父,我们不写、不骂,它们就让照发给的揭批材料写,一句一句教着骂,不写、不骂就变着法的严刑拷打(有的花钱到外边买打手)。在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中,有的功友熬刑不过写了不该写的东西,讲了不该讲的话,做了给大法抹黑、给自己抹黑的事,这都是违心的,在此我们声明全部作废!我们修炼的那颗心始终没有变!

为什么会用妥协应付,甚至于屈服去维护已经败坏了的一切呢?如果连暂时的安逸也剥夺了,我们还维护人吗?师父告诫我们:“人啊!想一想吧!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我相信你们会摆正这利害关系的。否则,你们失去的将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你们失去的还不止是这些。”是真金,哪次筛都筛不掉的,一个大考验上没过去,赶紧爬起来直追,最终达到标准。师父在《融法》中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

(临沂市大法弟子 2000年8月26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