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明慧网】

山东临沂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明慧网2000年9月2日】乡干部流氓邪恶手段令人发指罪恶难逃

临沂沂南县某乡大法学员XXX,女,36岁,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乡里派出所及乡干部抓到乡办公室进行刑讯。其中一男青年逼她脱光衣服,说要搜查电话本,不脱就打。女学员为了证明身上没有什么,只得违心地脱去所有衣服。谁知恶棍们搜身是假,用流氓手段整人是真。当该学员脱去所有衣物时,那个逼其脱衣物的首恶分子,便将刚冲完电的电棍对着她的阴道戳去,电得她跌倒在地,恶棍继续电,学员疼的在地上打滚,痛苦叫喊。恶棍气急败坏地说:你再喊我就把电棍捅进去。学员昏过去后,几个恶人走出去休息,有一个恶棍留下,在学员的身后用生殖器触其下身,学员及时惊觉,败类的恶行未得逞。

第二天天明前,该学员逃出来到县政府去哭诉,县领导非但不问青红皂白,反而打电话叫乡里派拖拉机拉走,继续折磨。

光天化日之下这种恶行竟然发生在县、乡人民政府里,流氓邪恶手段令人发指,到底谁正谁邪?是谁在破坏法律?该女学员仅仅因为在自家门口炼炼功就应该得到这样的结果吗?


临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

某厂修炼者比较多,办事处便把他们集中到一个民兵训练营(离市区较远,非常偏僻),在炎炎烈日下,让他们赤着脚站在水泥板上,头顶着砖头,进行非人的折磨。只要不按他们的要求写保证书、悔过书,就天天如此。但大部分学员坚修不动,结果那些人气急败坏,用皮带蘸水毒打学员,致使学员浑身青紫,令人心痛。

某办事处将几个学员集中关到某食品厂的一个油库里。用扣工资、开除等手段威胁学员。但学员不为所动,后来他们便雇来几个痞子,说打得转变过来一个给500元。一天能打过来是500元,10天打过来也是500元。那些痞子为了尽快拿到钱,用拖拉机皮带蘸水没头没脸地毒打学员,其中有一位年过70的老人,被打得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他们还恶毒地强迫学员诋毁和诬蔑大法。

某县一个弟子,被抄家后,又被抓到乡里办学习班,用电棍、橡皮棍等毒打,打得手累了,便把学员吊起来,夜里脱光衣服铐着躺在一个离臭水沟很近的草丛里让蚊虫叮咬,致使满身伤痕累累。

河东区一学员,被吊打,恶棍们打累了便去喝酒,直到第二天酒醒,才想起被吊的学员还在吊着,此时学员胳膊已经脱臼,昏死过去。

平邑县一大学生被关押,他们每天打完后都要学员的家人请他们喝酒,一天三次,还专门叫来他的父亲,当着父亲的面折磨学员,直到其父交上一万元罚款,加上酒席供2万元。

一女学员上访被抓回后,开除工职。又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以致浑身青紫象锅底一样。

在种种邪恶的考验中,有的学员没过好关,现在心里非常痛悔,因此,在这里,临沂所有的大法弟子郑重声明:以前违心写过的保证书、悔过书,或者别人代写的,全部作废!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心不变!


敬请关注临沂河东区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今年春节前后,临沂市河东区法轮功弟子20余人进京上访,被公安人员押回临沂监狱后又被带回河东区非法拘禁达4~5月。在这期间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摧残,多数人被电棍电过,有的长达4个小时,有的被棍子打,棍子都被打成几节,而且不管年龄大小,同样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年过60岁的宋方霞、潘玉秀被打的站不起来,坐卧不宁,屁股被打成了紫茄子色。他们几十人被关在一个屋子里,打得不能站立。大法弟子褚延举被打得死了过去,停止呼吸半小时才苏醒。朱庆英的亲属因说了一句“你们为什么侵犯人权”,被恶棍听到后,抓住头发,毒打得死去活来,直到求饶才罢手。郑洪芹被非法劳教,杨芝美在监狱期间被恶警们以提审为名,带回区公安局关到一个小屋内,手铐在床头上,既不能站又不能坐,几个人轮番看守,不准吃饭,不让喝水,更不让睡觉,长达六天六夜。大法弟子郑建家也被以同样的手段关了四天四夜,恶棍们还逼迫其睁着眼睛,同时用手指弹击眼球。郑洪芹也以同样的方式被关了3天3夜。大法弟子赵波是检察院的干警,被非法监禁,铐在窗台上达3个月之久。有的大法弟子被上报开除工职、有的被停发工资,有的被罚打扫厕所和垃圾。有的被非法关进单位限制人身自由达100余天,上厕所也要有人监督,逼迫他们写出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如果不写就会受到更加残酷的迫害,有的人被抄家。

在长达4~5月非法拘禁期间,大多数弟子受到了残酷的刑罚。河东邪恶分子对大法弟子用尽卑鄙手段,严重地侵犯了人权,使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世人啊,清醒过来吧!


谁正谁邪自有公论

自5月10日以来,临沂市举办了一批转化班,有的学员从单位被拖走,有的在家中不明不白的被叫走。时至今日将近4个月的时间,学员们遭到各种形式的迫害——经济制裁、开除党籍、停职、停发生活费等。近4个月来,有的功友不但没有生活费,还被迫交了上万元钱。如:卫生局学习班上的孙运娟、李修梅两位功友,从单位、家中北拖走后,关进了“沂州宾馆”24小时封闭,每天要交250元的费用供给“帮教人员”吃住,随后二位功友被送进了“拘留所”,又从拘留所被送进了市委党校“转化班”,目前仍被完全封闭在宾馆内。全体被关押的学员因自由受限制,经济拮据,几天没有吃饭,反而被指控对抗上级,逼迫每人写检讨书,现在还有4人仍被关押。

徐芬功友自5月10号以来,先在物资局招待所“学习”,后被送进市委党校,已近4个月,被完全封闭达50多天,至今仍被关押,且所有费用自理。

水利安装公司的李爱玲从未上访过,在家中被叫到办公室,也关在党校“转化班”,长达3个月之久。水利安装公司小宋,因拒不写“悔过书”被送进了一个精神病院,按精神病人治疗。

杨丽芬功友,因不写“悔过书”,被送进了拘留所,因没钱吃饭,整个拘留期间16天没吃一顿饭,双腿浮肿厉害,被送进医院,幸免再次进“转化班”。

红日化工集团的董晋,因不写“揭批材料”,自5月10日至今已达4个月之久,在这期间遭受过警棍、军训的残酷迫害,至今还在党校关押,每天遭受体罚的折磨。

运输公司王鲁预关押3个月之久,绝食后释放。

善良的人们,面对众多发生在你们身边的同胞们,善良的群众被折磨得妻离子散,生活没有着落,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你的良心不为之所动吗?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今天的法制社会里,处处讲法律,处处讲人权、自由,宪法第38、38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人格尊严不受侵犯,请看这些无视法律尊严的、践踏人权的行为,不禁令人们深思:天理何在?正念何在?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群众,在世间无非是要有一个好的身体,有一个返本归真的愿望,何罪之有?李老师何罪之有?大法何罪之有?天理昭昭,善恶终有报,正邪自有天作证。

临沂大法弟子2000年8月


大学教师被非法关押身心遭受迫害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99年7月20日后因去京上访被强行参加“法轮功转化班”至8月20日解脱。后于99年10月下旬因去两办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京被抓。被公安带回后关进看守所,带了一个月的手铐和脚镣。出狱后又被单位非法关押近3个月,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看守所对我的取保候审的保释金为5000元,学校每月只发给我生活费180元。


说关就关无法无天

为了能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反映真实情况,临沂许多大法弟子相继去北京上访,他们只是维护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并未超出宪法所规定的范围。然而,只要一上访,不分青红皂白就被抓起来送往监狱,有的监狱装不下,就把那些放火抢劫的强盗放出来,腾出地方关押大法学员。

春节临近,他们对一大批坚定不屈的学员无计可施,便责令单位、家属交了至6千元不等的钱将人领回去,有的被单位看管起来。春节刚过,市里又开紧急会议,对他们认为的所谓的法轮功骨干分子排队,又抓了十四名学员。有的学员年前刚放回家,又被抓到牢里去。这些学员即没去北京,又没做违法的事,为什么关起来,使人莫名其妙?后来才得知,三月份北京要开人大会议,怕他们去北京上访,因此先关押起来,等开完人大再说。这次不但抓人还进行经济制裁,每人再交3000元钱,没钱的就搬电视、家具,直至家中东西卖尽无钱上北京为止。在这里,法律成了儿戏,权就是法。

(大陆学员整理2000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