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玩弄政治,肆意迫害无辜百姓

再劝江泽民立地反思,重新审时度事

【明慧网2000年9月20日】 1、妒忌作祟,发动整人运动

江泽民反对的不是法轮功,他反对的是别人不把他当“核心”,他反对的是真正身体力行地提倡高尚道德和为民为他人谋幸福。妒忌心使他不惜把最好最正的“真善忍”当成攻击目标,恐惧心使他把一个经亿万人的实践证明有益于人民身心健康的修炼功法,法轮大法,强行进行取缔。为了维护个人的晦暗心理,江泽民宁愿搬出十年浩劫中已经让人深恶痛绝的祸国殃民的整人术,搞起镇压法轮功运动,咬牙切齿地搞出一个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残酷政策并亲自推行。

2、私下里的荒唐和迷信

很多人还记忆犹新,不久以前,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还在尽力表彰法轮功对群众身体健康和提高道德方面的突出贡献,然而江泽民上台后,几经周折,终于和几个搞阴谋诡计的人合伙把法轮功打成异端邪说。你纵有数不胜数的事实证明法轮功无辜,江泽民恶意已决,因为在他那偏执狂的眼中,事事都在向他证明法轮功是他独揽大权的最大威胁。另一尚鲜为人知的原因是,在江泽民那狭隘的心怀中,有着难以告人的迷信心理:“四•二五”事件发生后,认为自己被百姓犯颜的江泽民一心要狠整法轮功,不料此时,突然发生了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事件,因此镇压计划不得不暂时推后实施。在冠冕堂皇和虚张声势之中,江泽民暗中请人掐算,认定使馆事件乃法轮功创始人之法力所为,于是更加决意铲除于“萌芽之中”。

3、整人政治中的一系列常见手段

最近据知情人报导,江泽民在法轮功问题上不可理喻。他甚至听到法轮功的名字就浑身发抖,看见法轮功的字样和法轮功学员的身影就急忙逃走。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申诉和寻求公正被江泽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这个绝无实现可能的邪恶目标,江泽民使出了整人政治中的一系列常见手段:

栽赃陷害----编凑1400案例,然后张冠李戴说法轮功害人致死;用李宏志的住宅冒充李洪志先生的住所;把合法收入荒谬扩大并说是聚敛钱财;把合法上访说成是示威,围攻中南海,反对政府;把更正生日说成“自称耶稣转世”。如此等等。

酷刑和暴力强制----请看这场镇压法轮功运动中的几个触目惊心的统计数字:据不完全统计,一年来,抓捕了法轮功学员一百万人次;被迫绝食的几千人;打伤致残的上万人;送精神病院的几百人;劳教的万人以上;判重刑的四百多人;被残酷迫害致死的五十多人。

滥用四十种以上的酷刑:手指钉竹签;用烟熏,用火烧;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坐喷气式;强迫孕妇堕胎;脱光衣服用刑;闻臭粪;冬天用冰水浇,雪地里长时间受冻;打耳光,打眼睛,打得丧失听觉和视力;扭断胳膊,打断鼻梁,打掉牙齿,打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打断脊椎;用木棍,电棍,狼牙棒,钢丝鞭,皮带打;打胸部,踢下身;从头顶和肛门通电;一只手从肩上往下,另一只手从背后向上长时间铐在一起,铐子深深吃进肉和筋骨里,痛得死去活来;手和脚铐在一起,两个人,多个人铐在一起,互相拉扯,铐子越来越紧;双手双脚张开,绑成十字形;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大小便;上死刑犯的地牢刑具;放蛇和蝎子咬;指使流氓,妓女,盗窃犯,杀人犯,牢头,狱霸殴打学员;警察吊打学员,经常把学员打的昏死若干次;逼迫成千上万的学员绝食;有的因强行被灌浓盐窒息而死;把正常人成批地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注射有害中枢神经的毒药,把正常人整成目光呆滞,反应迟钝的人;警察还把赵金华、陈子秀等五十多人抓去活活打死;株连九族,把死者亲属,知情者,同情者抓去劳教劳改。真是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去年7月以来江泽民在中国大陆实施的镇压是自上而下,有预谋,系统组织的,有一套见不得人的命令部署:对法轮功决不能心慈手软,怎么整法轮功都不过份,它们还说,杀人放火可以不管,先抓法轮功。并规定了多个不准,不准接待上访,不准受理上诉,不准监察部门监督,不准律师辩护;不准群众检举执法人员违法,不准人大政协代表反映人民心声,不准新闻媒体报导事实真象,不准迫害情况对外泄露。系统的从中央到地方,通过党、政、军、警、公安、法律、新闻媒体、特务机构等等,贯彻他们的罪恶命令。然而,因为这一整套做法本身是违法国家宪法,违反国家法律,违背天意民心的,他们做贼心虚,从一开始就不敢留下半点文字文件。任何有良知的人冷静的想一想都不难从江泽民们身上看懂什么叫“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反道德,危害社会稳定,和阻挡人类进步”。

目前这种迫害正在日益加剧。最近江泽民的“十一前消灭”的命令,和李岚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三个月之内铲除”的贯彻传达,就是新一轮大规模迫害的动员令和罪恶计划,这不仅是对广大陆法轮功学员,也是对全世界人民基本人权的重大挑战,很有必要引起大家的高度警惕和关注。近日从镇压集团内部传出“十一前大规模逮捕”的消息,将学员从家中诱骗出来直接送劳教的例子也已在大陆各地连续发生,各地劳教所内更是酷刑普遍升级,惨无人道!这种与人民为敌,蔑视公正,法律和国体的一意孤行,难免逼迫和促使更多人破釜沉舟,上访请愿,寻求公正对待,讨还生存的基本权利和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人权。而且,违背历史客观发展需要的暴政和专制,终将招致更直接的天谴神怒。

尽管事已至此,在如何对待法轮功这个有关人类道德的重大问题上,何去何从,我们仍奉劝江泽民及时立地反思,重新抉择。倾听人民的呼声,依法治国是时代的发展需要。历史的车轮无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