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接引我们到达彼岸

一位女子的濒死经历

【明慧网2000年9月20日】 在1974年,Valvita Jones由于一次剖腹产手术断面的严重感染而住进了堪萨斯大学的医疗中心。在她获得濒临死亡经历的时候,她是一个忠实的女人,一个妻子,和有一个年轻女儿的自豪的母亲。下面是她讲述的故事:

“我感到如此平静和自由,然后我开始往上升。我意识到我的身体在我的下面,并且我模糊地记得我看着医护小组在努力抢救它。我主要兴趣集中于我在屋子的上面。我甚至不是在屋子里,而是在第一层天上。我说的是天国中的第一层天,因为看起来我仿佛穿过了三个天国。”

“在第一层天,我遇到一个生命。或者我该说是他遇见了我。我把他认作耶稣基督,他领着我穿过了三个天国。当我想到耶稣真实存在时,他几乎淡出了,因为他最大的特征是从里到外地彻底地慈悲。我记忆中他是深棕色的卷发,和橄榄色的皮肤。我向他的眼睛望去。他们是那么洞察一切和充满慈悲,象蓝色的水那样清澈。你甚至可以看到你在他的眼中映出的影子。当他看着你时,他直接看透你以及你的心灵深处。你立刻意识到他无所不知而且了解你。”

“仿佛有一道天国之光使他的头发变成浅红色,他的眼睛变得兰兰的几乎透明,他的皮肤变成淡淡的金色。我无法描述他的色彩,象是另一个世界的颜色。那是来自神示现的壮丽,周身有闪闪的金光围绕。他复活之体的颜色与世间的任何事物都绝不相同。”

我将告诉你在三个天国中发生的事情。第一层天是淡兰色的,但是非常灿烂,与我所见过的所有的东西都不相同,所以我无法描述它。它从中打开了,好象中间有一条缝似的,两侧象纸一样卷回去。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就象我打一个响指一样快。我们还穿过了另外两个象天一样的天国,他们也是一个接一个卷回去。

也就是几秒钟,我发现我自己站在至高尊者的面前。我使用至高尊者这个词是因为我认出了天父的存在。我向他看过去,却看不见他,但是那里有令人敬畏的光华,令人敬畏的真实体现。我可以感到他无处不在,并且我意识到他在他的宝座中。但是当我试图看清宝座的样子,我发现它是不可见的。但我知道它在那里,只是我看不见它。它是如此巨大,无限伸展覆盖了地球,而且地球也是那个宝座的一部分。这是不可思议的体验。惊愕于这一切,我觉得自己象一个小蚂蚁一般微不足道。我发现自己有些颤抖地拜倒于地。当我面朝下俯伏于地时,他向我说话了。它不象是基督和我的精神谈话,因为天父的声音象许多水声隆隆。我俯伏了很长时间,聆听天父对我的灵魂讲话。他对我说的话我已无法回忆,但那是关于我和我的生活的。

当我俯伏在那里时,我重新体验我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所有的情感历程以及思想。我看到了为什么自己是那样的一条人生之路;我重新经历了我如何对待别人和别人如何对待我。我看到了我本可以在哪里做得更好。我感到令我羞愧的情感,然而我也意识到我做得好的事情,并感觉很舒服。当我看着那一幕幕时,我会回应,“是的,我看到我本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做,做得更好”。

“我不知道有谁在天父面前觉得问心无愧。我没有被谴责,但我不觉得问心无愧。这很难解释。那一幕幕进行时,多长时间我不知道,我不停地赞美天父”。

“在对我的生命的回顾结束时,我觉得自己绝不配到那个辉煌之光照耀的地方,配不上周围壮观的一切。他们都如此美丽,而我是什么呢?我向天父谈到这个感受。这时,耶稣的手触摸了我,我方能站起因为我刚才全无力气。拉着我的手,他领我走到主台旁边。他看穿我的眼,我的灵魂,我知道他知道并理解我感受的一切。当他看我时,我感受到那是超过任何人所知的慈悲。他微笑着,一个表情使我知道一切都没有问题。”

“带着这个使人安心的笑,他把我领到一边。他离开我,独自向光中走去。当基督的光隐没的时候,天父的光出现了。我无法表达,他们都放射着同样的光芒。我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场面。当耶稣离开我时,他转向一边并伸出他的手臂,仿佛化成桥。一个手臂伸向我,一个伸向天父。他的手臂伸展仿佛变成了一个通途,一个可以跨越的桥。”

“然后我听到天父和圣子商谈我的情况。耶稣说"我的血是充足的。她是我的。"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所有关于问心有愧的疑虑都消失了。我欢呼雀跃。我一生中从来都没有这样高兴过。我所感到的博爱无法言传。我不停地说,“哦,我的上帝。哦,我的上帝。这是我的接引者。这是我的福音”正如我在圣经中读到的一样。”

“耶稣回到我身边,带着令人非常舒服的博爱看着我。我们一同庆祝。他继续教导我并和我说了许多话,我记不得细节了。现在因为感到如此自由和深沐洪恩,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他身边。我告诉他我的想法,但他的眼神告诉我必须回来。”

“我问,"我真的必须离开吗"?”

“他亲切地看着我说,"是的,因为有一项使命我要你去做"。”

“回到我正被紧张抢救的身体的速度象走时一样快。就象光一样快。耶稣送我回来。我最后看了他恬静的脸,一张我愿意永远凝视的脸。接下来我记得我看到一个朋友的脸,她一直努力照顾我,并说她是我的姐姐。我没有意识到我在哪里。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我吓了一跳,因为耶稣离开得太快了。”

(Valvita Jone's 濒死经历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