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弟子在狱中的答卷: 我的自白--回家


【明慧网2000年9月21日】 每当萨克斯的一曲《回家》响起,我的心海里总是泛起无限的涟漪......

提起家,总象儿时依附在母亲的怀抱;想起家,在寒冷的冬天里我会加快脚步,在落叶般的秋风里我不觉得凄凉;在细雨蒙蒙的夏季里,我会忘记泥泞......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不知不觉中疾病向我袭来。长年的脾胃不适、肝区疼痛使我不思茶饭,全身无力。曾经因多发性子宫积瘤中断了学业。至今老师同学那惋惜的目光依然历历在目......从此那家的概念使我模糊了,因为再温暖的家也融化不了我那颗被疾病缠身而冰冷的心。97年经北京肿瘤医院诊断的胰腺炎、肾囊肿竟使我差点走上手术台。也正在这时,我得到了大法,手捧着《转法轮》这部无价的宝书,我成为废寝忘食的读者,那伟大的佛法字字句句冲刷着我身心的污垢,净化着心灵。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与价值,懂得了怎样去做一个好人。

在大法修炼中,我努力学法悟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我的世界观、我言行向正的方向转变着,从学说话、学做人,一步步成为李老师的真修弟子。渐渐的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病症不翼而飞,我又获得了新生,又有了一个健康的、象婴儿般纯净的身体,脸上又浮现出曾经被遗忘的微笑。上班、休闲、生活中又重新出现了我精力旺盛的身影,我又回到了家,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让我离开功、离开法,那不就等于让我拿起刀去杀一个曾经救过我的人吗?我是做不到的。我在心底里呼唤人们:良知啊,快清醒过来吧!

世人啊,您不妨在找个机会拿起《转法轮》,看一看这部宇宙大法,那是宇宙的根本啊。“真、善、忍”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那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客观标准。

法轮大法在世间的传播,不知救了多少垂危的生命;不知拯救了多少即将破碎的家庭,也不知使多少人在犯罪的苦海中回头是岸。报上曾刊登过的为支援大西北建设捐款十八万元而不留姓名的也是大法弟子。大法的威力,吸引着上亿人在修、在炼。人民渴望着社会的稳定、道德行为的规范、幸福祥和的生活。这些正是大法可以开创的。然而,政府少数掌权者不但不愿正视和理解大法,还强行定为邪教,从另一角度看现在这种社会不可怕吗?

李老师说:“人的自私、贪婪、愚昧、无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织在一起,无知地造就着自己将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着社会。世界上各种社会问题百出,危机四伏,人类不知从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败坏后,可怕的人心才是社会问题的毒根,总是愚蠢地从社会的表现上找出路。”“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无知的人还会把各种灾祸说成是自然现象......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人真应该好好地想一想自己在做些什么?我们不畏任何压力站出来维护大法,捍卫真理的同时也是叫人们明辨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正与邪”!我们要问一问政府,这么好的功法被定为邪教,那人间还有正义存在吗?现在我虽被关在牢房,但铁窗关不住修炼的心。记得一个公安曾经问我,这样做你不怕吗?我坦然答道: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他们摇摇头觉得不可思议。是啊,我不是党员,不是团员,也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为什么我有如此的胸怀和气魄,常人无法理解,其实这就是大法威力在我身上的体现。

几个月来,大法在中国经历了风吹雨打,酷暑严寒,也正是在这严峻的考验中树立着他洪大的威德。大法是我们的父母,宇宙是我们的家,回归自然、回归净土、回归纯真将是我们每个生命最明智的选择。

现在我虽然穿着单薄的衣衫,行走在疾风暴雨中,任雨水打在头上、滴在脸上,但我却感觉暖洋洋的,因为我看到了我真正的父母正张开他那有力的臂膀迎接他女儿的归来。

我的这份所谓的“悔过、保证、认识”不能使你们满意,也许我被判刑、也许劳教,对此我无怨无悔,因为这正是我人生的答卷,我要对着天空高歌,父母啊!我无愧于你们赋予我的生命。

这就是我的自白,心中的乐曲--“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