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学员:“柳暗花明又一村”(译文)

【明慧网2000年9月21日】 大家好。我叫茹丝玛丽.凯茵,住在英国中部的来斯特,1999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愿意和大家交流自从得法以后的一些心得体会。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早在1991年,我就开始向精神世界探索,渴望知道生活的真正目的。我一直在感情方面非常敏感,情绪变化无常,甚至时常伤心落泪,心情非常压抑。我一直在追求什么能使自己摆脱这种不幸状态,我阅读了一些著名印度大师的著作,学炼了一些气功,并开始从事一些祛病健身的活动。这样走马观花地学了不少东西,但很快就厌倦了。我的情绪状态并未真正改善,而且对人对事变得越发敏感,甚至害怕与人相处。1994年我开始习炼打坐,但效果仍不令人满意,于是我就结合许多功法一起炼。我为精神上的解脱而踏破铁鞋上下求索,但所追求的真正的生活道路和内在的和平,我仍是感到渺茫。有炼某种功法的人告诉我不要混炼其他功法,可我觉得我知道的比他们多,如果加进更多的技巧,我会炼得更好更快。当然,我当时心性很低,不能理解师父在《转法轮》第100页所说:“我们讲修炼要专一,你不管怎么去修,都不能掺杂进去其它的东西乱修。”还说:“你只有一个身体,你的身体产生哪一门的功?怎么给你演化?”还进一步说:“你脚踩两只船,什么也得不到。”然而,我当时还没有得法,仍在痛苦中寻求什么新功法。后来,我又发现了一种精神锻炼,宣称可以得到启发和身体演化,使身体不死,在第三空间消失而在第四空间显现。这对我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于是我就炼这种结合想象的呼吸方法,甚至曾以教这种功法为生。那时我仍然混炼其它功法。过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怀疑这种功法的效力,随后就放弃了它。我花了许多钱,可仍然在感情的过山车上旋荡,仍然经常回避他人。我继续寻求真正的道路。

去年6月的一天,我在爱丁堡的一家商店看到一张介绍法轮功的宣传单(我曾经住在爱丁堡)。于是我去了炼功点,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我把《法轮功》借回家,把其中李大师炼功的照片复印下来。当时我没有读这本书,但一周后又去炼功点,回来后马上就读书。当读到关于法轮时,我感到它在腹中呼呼旋转。我意识到这是件超常的事。又去了一次炼功点后,我就开始自己炼功,并出现身体净化的反应,一天多达三次。那时我还没读《转法轮》这本书,还在炼别的功法。8星期后,我才读了《转法轮》,我马上放弃了所有其它功法,并停服了草药和健康饮料。我清理了多年来搜集的各种精神方面的书籍。我开始感到从未有过的专注和精力充沛。我的身体被净化时,长出了许多红色发痒的疙瘩,象跳蚤咬一样,共持续了7周。我终于知道我找到了求索已久的性命双修的修炼大门。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到把全身心用来修炼法轮大法并只修这一门。去年的英国法会,是我与大法的“蜜月”时期——修炼法轮功使我感觉越来越好。

后来,我的生活发生了意外的变化。我母亲跌倒摔断了股骨端部,于是我离开了爱丁堡,来到来斯特照顾母亲养伤。三个月来,感到非常孤独无味,这里没有熟人,当时也没有炼功点,我只能在家自己炼功。我意识到这个磨难其实是帮我去掉一个非常强的执著心,是关于我的一个很亲密的男朋友。我曾希望我们能生活在一起,但他不想。我仍然和他保持密切联系,但我总是感到很失落。在《转法轮》第158页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许多次在电话中或周末他来看我时,我都感到一种难以控制的沮丧和悲伤,甚至有时泪如泉涌。这种感觉总是不能消失和改变。今年一月,我要选择是否回爱丁堡,由于我仍然对我的男朋友有这种痛苦的执著心,我决定留在来斯特找工作。我继续和男朋友保持联系,隔几周见一次面。每次见面,当我们即将分手或谈到成为伴侣的话题时,还和过去一样,我马上陷入泪如泉涌的伤感中。师父在《精进要旨》第39页“何为忍”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决心提高心性。我读《转法轮》,希望它能帮助我去掉这个强烈的执著心。我决定背下《转法轮》第161页这段话:“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一个星期内,每天早上35分钟上班行走的路上,我就一遍又一遍地背诵这段话。后来我就决定利用上班路上的时间从头背诵《转法轮》。我认为这是一个用来学法的很好的时间,还可以增强自己的忍耐力。我每次复印一页,然后上班路上就反复轻声朗读。我两天能记住一段,然后再从头背到当前记住的地方,这样反复记背。现在我仍然在做,虽然不能说每天早上,因为有时我也执著一些其它要想的事情,但我尽量做到每天早上都学法背法。我的进步还是很慢,至今才背了几页,但还是很有帮助。当我在上班路上背诵经文时,感到心明眼亮,头脑清醒,工作也越来越好。真正的好处是我的忍耐力增强了。在这样学法两个星期以后,我又和男朋友见了面。他象往常一样谈起一些事又触发了我的伤感。我马上进了洗手间并开始默诵《论语》。当我稍微平静下来时,又出来和他在一起。不多时,这种伤感又冒了出来,眼泪含在眼眶里象要决堤似的。我竭力忍住,并心中再次默念《论语》。虽然压力很大,但我还是忍住没有哭出来。后来突然间一切都溶化消失了,我感到象平常一样,我微笑了。从那以后,我们见面时我再没有感到过失落,我们反倒相处得更好了。

法轮大法使我信服,学习大法使我在生活中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我开始背诵经文以前,我曾有一次提高心性的考验。当时我在一个培训中心教失业人员语文和算术。寻职中心要求学生(即失业人员)来接受培训,但他们中大部分都不愿意来参加学习。我刚开始工作时,许多学生都很不情愿学任何东西,根本不想来这里,出勤率很低。一天老板告诉我,让我要求学生必须提高出勤率,否则就可能停发寻职津贴。当我告诉他们时,其中六,七个成年男人居然大声吵闹起来,骂得很难听,还说我根本不是教师。幸亏我控制住自己,保持平静和微笑。我心中还是有点慌,当天晚上“向内找”想想自己是否有应去的执著心。我意识到学生不愿来学习正影射出自己也不愿去那里教他们。他们的表现使我感到自己并没有真正关心他们。后来情况大大改善了,因为我开始关心他们,他们反应也很好。几个月以后,我还发现自己有一个执著心,就是总想逃避常人社会,觉得自己不俗,只想和有精神追求的人在一起,这也是我走进法轮大法所带的根本执著心。读了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后,我更清楚了,师父说:“有人真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也有许多学员是人的观念在大法中找到了不同的人生向往与愿望,就在这种执著的人心驱使下,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还说:“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我一直认为法轮大法能帮我逃出现实世界,而走向精神智慧,所以我一直辗转在这种错误的想法中。我感谢工作中的同事和我的母亲,当我想逃避时,他们就使我面对现实。特别是感谢师父给我这个超越自我的机会。以法为师的精神旅途帮我突破了孤独的围墙,摆脱了内疚和不适当的心理状态,我变得真诚,能对他人敞开思想,也容忍多了。

在以前我会不惜一切代价隐藏我的错误,现在我可以嘲笑它们。其中之一我想和大家交流,它使我真切地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无限的耐心和洪大的慈悲。当我对在爱丁堡的老朋友仍有著很大的执著心时,我感到在来斯特很孤独,于是我决定去看心理医生做些心理治疗。那时,我不是彻底相信法轮大法可完全使我解脱这个执著心。我上了几节课,花了很多钱,并没有感到任何好转,仍然很坏。她教我做一些深呼吸,一天三次。我告诉我自己:只有四种呼吸而且不和法轮功一起,不会与法轮功冲突。我故意忽视师父在《转法轮》第37页中的告戒“没有任何意念导引,也不讲呼吸等”,我自以为自己知道在做什么,结果栽了跟斗。我迷路了,但慈悲的师父点醒了我,我悟到我应该依靠学法来帮助我过关,同时与功友的交流帮助我进步更快,特别是参加法会,我发现容易放弃执著心。

一天,头脑中一闪念,我决定问老板如果学生愿意学,我是否能教他们炼法轮功。老板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并建议先教这里的工作人员。我大吃一惊,高兴极了。其中三位员工非常热心地学,现正在教他们第一套功法,利用上班前的15分钟教功,每周一次。现在他们想增加时间,其中一位还询问是否有教功录像带,他可以在家自己炼。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炼过任何功法,我也从没想过他们会愿意学。师父一再给我机会,让我开放自己的思想。还有,当我告诉老板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消息后,他建议我把请愿信带来,让大家签字,以表反对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这又使我第二次大吃一惊。我相信这是师父在点化、帮助我。

最后,我想说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终于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内心和平,我能控制自己从苦恼中解脱,我知道这是真实的,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384页中所说:“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希望天下有缘人都能有幸得法,走向圆满。

谢谢师父。

英国来斯特市法轮大法学员
茹丝玛丽.凯茵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