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1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

2000年9月21日综合媒体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22日】 最新审查新闻:法轮功观察 6月7日 - 8月7日
索引通讯员

中国
更新版:2000年9月8日

尽管法轮功成员们在警察的手中受到残酷虐待,在宣传攻势中承受着不断升级的攻击,他们继续为信仰权利和获得官方的承认与容忍而抗议着。在天安门广场,每日仍然有数十人被逮捕,这里是全国性抗议的焦点。在警察拘押中被殴打和死亡的报告经常出现。

黑龙江省的王秀英因在北京被逮捕而进行绝食抗议,于5月22日,即绝食的第9日,在一个拘留中心被强迫注射静脉点滴。她失去知觉,次日死于附近的一间医院。

山东的田世强在6月6日被逮捕后不久就死于北京警察的拘押中。他的家里人没能看到他的尸身,因在此之前尸身就已被火化,致使家人怀疑他可能曾被殴打。

苏刚,山东省的一位32岁的电脑工程师,今年早些时候因向政府请愿要求撤销取缔法轮功的立法而被捕。他于5月23日被带往一个精神病院,在那里他被强迫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系统的药剂。在他的家人抗议以后,他于5月23日被释放,但是据报导,因受到严重摧残,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之差。他于6月10日因心脏衰减而死亡。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打破了自去年法轮功被禁之后一直保持的沉默,尽管他的去向仍然不详。GAIL RACHLIN,此团体在纽约的发言人说李洪志先生自去年7月以来一直未露面,但“据我所知,他仍然在纽约地区。”在发表在法轮功网站上的诗及经文中,李洪志先生称此次官方镇压曾为诺查丹玛斯所预言。他称赞了不畏镇压,坚持信仰的追随者们,说他们已经通过了邪恶势力的考验,并要求他们在他不在的情况下,坚持学法炼功。

在李洪志先生的经文发表在因特网的这一周内,在整个中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抗议和逮捕行动立即升级。据估计仅仅于6月18-25日之间就有1200人被逮捕。300名成员在广州的一个公园内公开集体炼慢动作功法练习时被逮捕,在其他9个省市,包括北京也有数百人被逮捕。在北京6月19日被捕的人中,北京工商管理大学的赵昕教授开始了绝食抗议。但是,在警察对她强行灌食期间,她的颈部遭严重损伤而导致瘫痪。

据6月28日报导,人民解放军中校赵新立(音译)因拒绝放弃他对法轮功的信仰而于5月23日被送入精神病院。他与至少五位其他官员共同关押在一起,并经常被注射药剂,致使他的身体极度虚弱。他是在中国春节期间身着便装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而被逮捕的。

根据西班牙ABC报刊的网站的报导,TERESATERUINA,一位CATALUNYA电台的西班牙新闻记者因于6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拍摄法轮功抗议照片而被逮捕并遭到几小时的虐待。在西班牙大使馆打电话之后,被释放。

世界法轮大法电台于7月1日开始每晚从美国某地(地址不详)向中国播放一个小时的节目。根据纽约此团体的一个声明所言,这些节目的目的是反对中国政府“诽谤”和“迫害”法轮功。在9.915MHz(14.00GMT)的中文播音经常被中国政府以电波干扰,但是用其它方式也可听到。

一位深圳(邻近香港)的法轮功学员戴英在7月11日被依据“反邪教法”定罪之后,正在等待着对她的判刑。戴女士的丈夫李建辉(音译)也因触犯“反邪教”法律于3月28日被判处4年徒刑。两人被认为是地方上法轮功团体的领导人。

。。。

根据7月19日的报导,法轮功成员在警察拘押中的死亡人数又增加了两名。来自吉林省的44岁的李再亟7月7日死于一所劳改营。警察称他是死于痢疾,但是根据他家里人提供的消息,他的尸身满是伤痕和瘀紫,并且他的右眼被绷带层层裹住。来自山东的王佩生,68岁,在他家乡是一位有名的法轮功成员。他死于7月12日,显然是因被关在人员拥挤,没有通风的牢房窒息而死。

外国记者和其他目击证人揭露,7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十分钟内,就突然爆发了约100次逮捕事件。因俄罗斯总统VLADIMIR PUTIN要来访,广场要预先关闭和清场,但是却比预定的时间要提早了些。发生在这之后的几日以及周年这日的零星示威中,看到警察拖住示威团体或个人(主要是中年妇女)的衣服,手臂和头发将他们拉到一旁等候的警车里。一个报导描述了一位妇女在警车里如何高叫,并被一位官员不断击打面部,同时这个官员拉低车上的窗帘以避免公众看到当时的情景。一个未署名的官方消息渠道告诉美联社说,在接近7月22日的那段日子里,每天都有多达200名抗议者被捕。由于五分之四的被捕者拒绝透露姓名和地址,警察征用了北京西郊的一个体育场作为拘押中心,以确认他们的身份,从而将他们送入他们家乡省份的劳改所。在7月22日之后的日子里,示威和逮捕行动仍继续着,尽管证人们称警察不象周年和周年以前那么残酷了。

。。。

一位来自山东省的22岁的学生,刘增强于7月22日在自己的校园上吊自杀,显然是为抗议在警察拘押中所受到的虐待。。。。他于7月中旬在北京被逮捕后被严重地殴打,并且他的学院威胁,如果他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并在保证书上签字,就要开除他。死前,刘以自己的鲜血写在衬衫上一行字“法轮功好”。

7月26日的报导揭露,又有两名法轮功成员在警察拘押中死亡。北京的35岁的龚宝华在北京被拘押期间,即她死亡(6月某日)的一周前,她的鼻子遭受骨折。由于警察试图用一个鼻管给她强行灌食,使她窒息致死。来自河北省的一位50岁的小学教师安秀坤也在警察强行灌食时,窒息死亡。她的丈夫张奇正(音译)因就她的死亡状况而抗议并要求赔偿,被警察判处3年劳改。

澳大利亚在堪培拉和悉尼的警察和情报机构于8月15日报告说他们知道法轮功成员自从5月起就被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官员骚扰。中国使馆的人员一直在警告市议会说法轮功‘具破坏性,应该予以阻止’并告诉他们不要允许成员们参与社区活动。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们控告说他们的电话被窃听,而且被秘密跟踪,车子也被撬。

香港中国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估计有27名法轮功成员或死于警察拘押中,或因警察的残酷虐待,而死于他处。他们进一步估计有10000成员被警方直接判劳改之刑,期限可达三年之久,450人被送入监狱,刑期高达18年,600人被无限期地扣押在精神病院。还有25000据称被拘押在警察拘留所,在那里他们可以被监禁最高一个月。

消息来源:法新社,美联社,BBC,ChinaOnline.comHongKongiMail,香港中国人权与民运信息中心,路透社,南华早报,时代杂志,VIP参考,新华社(2000年9月21日译)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发布《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
2000-09-20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近日发布《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加强对气功的管理和控制。有人评论说,这表明中国当局只让人练功,不让人思想;而美国气功界人士则呼吁,不要把气功政治化。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的采访报导:

:中国发布《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
2000-09-20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近日发布《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加强对气功的管理和控制。有人评论说,这表明中国当局只让人练功,不让人思想;而美国气功界人士则呼吁,不要把气功政治化。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的采访报导: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是在原国家体委1998年下发的《健身气功管理办法》的基础上吸收近年来健身气功管理的新经验,进行修改和完善而成。新华社20号在有关报导中说,“科学地进行健身气功锻炼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但随着气功活动的迅速发展,一些不良现象也在滋生蔓延,如诈骗钱财,......聚众闹事,危害社会治安。因此需要加强管理健身气功,......限制、取缔、打击有害的气功,以达到“扶正祛邪”的目的。”新颁布的暂行办法主要对健身气功进行了界定,并明确各级体育行政部门主管气功,还对举办气功活动,建立活动站、点提出了具体要求。中国被禁的气功团体法轮功在美国的发言人张而平认为,这些新的规定无非就是要控制练功人的思想:

ACT1:(广播节目此处为被采访人张而平的谈话声音,变成文字报导后声音文件内容被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省略。)

新规定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明确体育行政部门主管气功团体,结束了过去在管理上的混乱局面。张而平说:

ACT2:(广播节目此处为被采访人张而平的谈话声音,变成文字报导后声音文件内容被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省略。)

由于这个新规定的目的就是“扶正祛邪”,虽然没有点名,但是已被定为邪教被禁的法轮功、中功等当然是在“祛邪”的范围之内。美国气功协会主席扬卡在以个人身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人都应该有自由表达的权利,包括信仰的自由表达:

ACT3:JAHNKE :(广播节目此处为被采访人JAHNKE的谈话声音,变成文字报导后声音文件内容被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省略。)



中通社:河汛期未见洪峰历史罕见
2000年9月19日

【中通社济南十九日电】据山东省黄河河务局有关人士披露,黄河今年表现得出奇的平静,主汛期没有出现一次洪峰,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当属罕见。

据介绍,今年黄河流域的降雨量相对较少,近期虽然有两次台风和强热带风暴带来较多降雨,但降雨地区主要在华南和华东,黄河来水量并没有增加。以前,黄河每年都出现过四千立方米/秒以上的洪峰,但是今年连三千立方米/秒的洪峰都没有出现过。

这位人士说,现在入秋已经一个月了,汛期也即将过去,根据种种迹象推测,今后出现较大降雨的可能性不大,黄河水量也不可能有大的增长,这将给当地的抗旱工作带来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