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陈子秀的凶手个人材料及部分恶行录

【明慧网2000年9月23日】 【编者按】以下为山东省潍坊市迫害陈子秀致死的凶手个人情况及部分恶行纪录。特公布如下,供国际社会善良的民众帮助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弟子在海外诉诸法律时参考、使用。

另外,请国内学员、善良的民众协助提供能够用于法律起诉的翔实材料,包括大陆各地大小凶手的个人材料(如有条件,请同时提供其姓名、性别、年龄、职务、家庭住址、联系电话,配偶及其他相关材料)和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作恶事实材料(时间、地点,什么情况下做了什么,造成什么恶劣后果)等,以便国际社会在海外通过法律程序为广大无辜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伸冤,制止邪恶的延续。(2000年9月22日)


滔天罪行,记录分明;恶贯满盈,榜上有名;他日法正,恶报无情。

1. 王继美,男,50余岁,原潍坊市潍城区政法书记,后因“工作出色”,今年5、6月份被提拔到市里任粮食局一把手。人人皆知其道貌岸然,表面伪善,说话斯文,内心却极其阴险,为捞取政治资本,不惜拿学员的生命作赌注,小小的一个潍城区被迫害致死的弟子竟达4人(周春梅和孙小柏母女、陈子秀、王佩声),在全国实属罕见。在他的指挥下,潍城的政法机构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

2000年元月,在其精心策划下,潍城区共设立7个打人点,分别是城关街办撞钟园1号楼(陈子秀在此被打死)、浮山镇、于河镇、望留镇、大柳树镇、军埠口镇、杏埠镇。抽调、雇佣打手,对善良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野蛮打压,并处以高额罚款,不给钱就不放人。王还扬言“给你们准备好了上吊绳,谁要不会就让他们(指打手)教教。法医从现在开始24小时值班,一有打死的马上鉴定为正常死亡,死了也白死,告也没处告”;“再不交钱就我们3顿饭,你们3顿电”。敲诈勒索来的钱财被它们用做发奖金、采购年货、雇佣打手工资......没钱交的就抄家,抢东西,拿粮食顶。他还用诈取来的钱财出了一次国,说是去美国考察法轮功情况,这是善良的学员们过年时想上他家拜年向他洪法时得知的。下面是各打人点在其指使下对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的事实:

城关街办用电棍、警棍暴打学员,打完后不让吃饭、喝水,罚站到半夜。59岁的陈子秀就是在这里被活活打死,死时口吐咖啡色浓痰(内出血引起)。一男功友头被电得溃烂流绿脓,头皮上的肉烂糊糊的,脸部肿大,浑身青紫。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于河镇用笤帚和木棒猛打学员,直打得笤帚满地飞,棒子都折了。一个女功友被6个男子野蛮殴打,浑身青紫,感觉肉与骨头快要脱离,走路需人搀扶;一40多岁男学员被当场打昏,满地是血,送到镇医院,4个小时没血压,经全力抢救才脱离危险。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望留镇打手们经常半夜里喝得醉醺醺的,把学员叫出来刑讯;叫学员站各种姿势体罚,曾让女学员赤脚站在雪地里罚站。每个学员另罚款2000元。

军埠口把学员打完后,吊在镇政府门口示众。每个学员另罚款1万元,有的学员夫妇两人都修炼,共被罚款两万元。

杏埠镇打人点把一60多岁老年女功友被打昏后,往身上泼水,先泼冷水,再泼热水,后大冬天用电风扇吹,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怕出人命,打手们把她送回家,还强逼家人交5000元罚款。她回家躺了两个多月,不敢动。

浮山和大柳树镇也和其它打人点一样,对大法学员进行野蛮摧残,并强行高额罚款。

2. 高新功,男,40余岁,99年从农村军埠口镇调至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办任最基层政法委书记,是打死陈子秀的直接元凶。他心狠手辣,对大法弟子迫害极其残忍。在一次潍城区政法委书记会议上,它曾向区政法委书记王继美提出建议——“对待法轮功就象对待计划生育和四类分子一样,往死里打”,会上他的建议被王继美采纳,并被大力推广。

高相貌诡异,额头向上突起,脑袋两端尖耸且无发,脑袋中央却覆盖头发,抹得油光锃亮;两只三角眼吊吊着,下巴尖尖,嘴角两颗尖牙呲出,时常嘿嘿阴笑,犹如地狱恶鬼出世。当拿到功友罚款时,他一边点钱,一边仰头大笑,一副恶魔嘴脸。它还和别的打人点儿抢学员,因为打的学员越多,它挣钱就越多,并扬言别的点转化不了的,到它这一天就能转化过来。它的所谓“转化高招”就是“往死里打”。

打陈子秀时,他恶狠狠地命令打手:打!使劲打!。陈子秀被打死后,由于它是命案直接责任者,高曾一度被吓得面如土灰,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后来,高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却反而受到上级的赏识,大会小会点名表扬,说它转化有方,并批评有些打人点转化不力,要向它们点学习。它还被评为先进和模范,是区里的红人,其它地方还到它那“取经”。见有上级撑腰,高又重新猖獗起来,继续疯狂作恶,毫无后悔之意。

2000年元旦前后,在他建立打人点残害大法学员之后,其独生子刚办好公务员,突然暴死于桥下,死因不明。一人作恶,家人也跟着遭殃。作恶者将来也不会有好报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3. 邓萍,女,40余岁,曾当过百货大楼售货员,现任城关街办胡家牌坊居委会主任,是直接打死陈子秀的凶手之一。它身材瘦小,额头尖窄,三角眼,面色苍白,嗓音沙哑,据打手讲其生活作风不检点。陈子秀来的第二天,它就亲自动手打她。期间,曾有一神秘老头出现,隐蔽了好几天身份之后,突然亮出工作证声称自己是国家安全局的,来考察各地转化工作,明天还要去青岛。高新功、邓萍等人一看国家来人了,马上紧张起来,为了好好表现,就更加卖力地残害陈子秀。当时这位快60岁的老太太正在院子里被赤足在雪地里罚站、罚跑,邓蹿了出去,没命地打陈子秀的耳光。邓每打一下,陈子秀就后退一步,这样从院东头一直打到院西头,后来打手又继续接着打,把老人打得那晚疼得整整叫了一晚上,声音凄惨,整个居民楼都听见了。

陈子秀老人从开始被打到悲惨死去,共四天的时间里,面对恶人恶言恶行,默默忍受,从没有一句怨言。陈子秀被打死的当天,邓萍就倒在了床上,声称患了重感冒。然而,陈子秀死后,众打手都很惊慌,唯独邓嘿嘿冷笑,言道:死的活该,她是自杀,不是打的,别想诬陷我们。邓当时是一预备党员,高新功让她好好表现,接受考验,等学习班结束后转正。邓萍打死陈子秀已半年有余,为邪恶势力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已“光荣”地加入了中国XX党。

4. 刘光明,男,30 余岁,曾任南关派出所联防大队长,是打死陈子秀的直接凶手。他因打人极其野蛮而驰名于市,被城关街办“高薪”借调充当打手,月薪540元。他长得膀大腰圆,满脸横肉,一副标准打手相。陈子秀被抓到街办前,它抽了两天闷烟,对功友说你们都劝劝她说别炼了,我实在不想再打人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可她实在要炼我也没有办法,我还要吃饭,电棍子又不是我造的。善良的学员们被打后,无怨无恨,他曾被感动过,表示不再打人,并主动向亲友们宣传大法弟子好。平时它对大法弟子还不错,可一旦打起人来,就如同恶魔附体,面目狰狞,丧心病狂,失去控制。陈子秀被打死后,功友向他洪法,他悔恨地说:“晚了,什么都没有用了,一切都晚了”。当地警察都说陈子秀死于心脏病,但他毫不避讳地告诉其朋友说:自己打死了人,很后悔。目前他被单位开除,哪儿也不要他。现在他脸色铁青。

(大陆学员 2000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