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因说真话而遭酷刑的大陆弟子的申诉书 【明慧网】

一位因说真话而遭酷刑的大陆弟子的申诉书

【明慧网2000年9月23日】 【编者按】为保护险恶环境中的大法学员,我们抹去了可能使受害人遭受进一步迫害的细节。但是,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例例记录在案。他日对证公堂,这些都是无可辩驳的铁证。(2000年9月23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因进京向国家信访办反映我修炼的受益情况而被抓。可我进京后,并没说上一句话就被判劳教了。劳教其间,我的人身权利受到了严重的侵害,生命受到了巨大威胁。现申诉如下:

一:今年一月X日我被送到某市劳教所集训大队,由于夜里起来炼功,第二天被某副科长叫到走廊里拳打脚踢,并骂出许多脏话,直打的我头昏眼花,看不清对面的人。夜里我又坚持起来炼功。早上又被集训队长陈某叫到办公室当着全体干警的面打我的耳光,并不停的骂。我没说一句话。一天,王管教和屠管教值班,因我炼功,两人轮番对我拳打脚踢,并用皮带抽我,打累了,就躺在办公桌上抽烟,让我大头冲下撅着开飞机。他们休息完了再打,然后再休息,再让我“开飞机”。这样折腾了半夜,我的脸上,胸部,腰部,臀部,大腿无一处完好,到处青紫肿胀,痛苦异常,坐卧不得。

二:一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我们被叫到走廊里,说管理科要“翻号”。他们发现了我床上的手抄大法书,并在一功友的身上搜出一本《转法轮》。紧接着搜捕大队长和中队内勤胡力疯狂似的打我们,嘴里不停的叫骂。

三:因背不出监规,内勤胡力就让犯人轮流看着我,长达两天两夜不让休息,不让睡觉。3月20日我们没出工干活,被集在教室内管理。我们利用这个机会一起学法。屠管教发现后就来抢我的大法书。不给他,就叫来四个犯人按住我抢。我用头在桌角上撞了几十次,鲜血满面,可屠管教却说:“叫他撞去吧,死了拉倒,给我抢!”第二天上午,我们功友都被叫到办公室,让我们交书。管理科的几个人同时大打出手,刘科长一脚把一功友嘴唇踢翻,当时血肉模糊。屠管教在我弯腰护书时用力踢我的左脸,当时口鼻窜血不止。可他并未善罢甘休,又用电棍击我的脸部,并把我拉到另一管教室用电棍在我的脸部,头部反复电击,直到电棍没电为止。我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生命垂危。过后,他们把我调到另一中队,开始让犯人收拾我。犯人为讨好管教,对我们大法弟子残酷折磨。就在当天夜里,犯人朱某把我叫起来安排在两个病号的夹缝中,又找借口同另外三名犯人对我大打出手,在我的头上踢了几十脚,至使我下地差点晕倒。天亮后,我的头全部肿胀,头晕眼花达半月之久,至今仍有疤痕。第二天,犯人朱某到我们寝室喝酒(花钱贿赂好管教的,在里面最厉害的犯人可以为所欲为),让我陪他坐着,不让睡觉。三个月后我的头部淤血才全部退去。这其间,我和其他功友不时受到犯人的打骂,有一次他们竟用灭火器砸我的后背,管教看见和没看见一样。

我做为一名大法弟子,是不畏生死、强权与邪恶的,无论有什么样的后果,我都要把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许这篇文章面世后,我会受到更残酷的折磨,但我会用修炼人的标准来面对一切。对着这一切暴力与人身污辱我默默地承受着,甚至未讲一句过激的话。因为我是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炼自己。我无罪。象我这样的默默地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何止千百万,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生命随时受到严重威胁,可身为国家的执法人员却执法犯法,任意践踏人权,生命。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申诉!我要申诉。请各级领导调查,我所讲的绝无半点夸大之处。

申诉人:张真
2000年9月


当我看完这封信时,泪流满面,一个堂堂男子汉,只因要说真话,就被折磨成这样。申诉?在今天的大陆到哪去申诉哇?中国已经没有法轮功学员讲理的地方:杀人犯可以有上诉期,花钱可以买通官府免去受刑,大法弟子状告无门!!!谁要是为大法弟子讨公道,当场被抓!甚至牵连好多人!受害人状况会更悲惨。我只得投到网上,让世界善良的人们帮助我们,遏制邪恶,让正义尽快伸张!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