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一个因坚修大法而入狱的退休教师

【明慧网2000年9月24日】 我的母亲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她是某市某中学的一名退休教师。她自今年2月4日,即除夕夜,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捕以来已经快8个月了,至今公安部门不让家属会见本人,不经审判,更别提请律师辩护。而我妈妈是街坊邻里公认的好人,曾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为人正直善良。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不能做亏心事不能投机取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1995年,妈妈单位的同事介绍她学法轮功。后来妈妈又带我和爸爸一起到她同事家看李洪志老师的9天讲法录像并买回了《转法轮》。从此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我还隐约感觉到那看似通俗浅白的语言背后有更深刻的内涵。我和妈妈的心是相通的。我们共同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但妈妈更有老一辈人严肃认真、吃苦耐劳的精神。她每天早晨5点就起来炼静功。炼完功还要为我和爸爸准备早点,7点钟赶到学校上班。

妈妈从来都是个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修炼后她更是处处为学生着想。她曾对我说:以前学校、老师、家长都只盯着考分和升学率,不断给孩子施加压力。而忽视了道德品质的培养。现在她却能以一种慈悲心来看待学生们,建议学校减少在假期里没完没了的补习,还不断在平时的教学中给学生们传递真、善、忍的道理。

98年初妈妈正式退休了。由于退休后将失去一半的工资,许多退休教师都会争取返聘。然而为教育事业辛勤耕耘了30多年的妈妈这时想的是:终于有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了。所以她谢绝了学校返聘的邀请。但此时学校很需要像妈妈这样经验丰富又受学生欢迎的老教师,所以校长书记亲自登门拜访,请妈妈再接一学期的课。想到修炼人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妈妈答应了这个请求,并担负起带2位年轻教师的责任。

这两位年轻老师是刚来学校参加工作不久的小钟和小章。由于缺乏经验,面对几十个欢蹦乱跳的中学生,她们有时会不知所措因而十分依赖妈妈的指导。她们常说:“有陈老师(我母亲)在这儿坐阵,心里就踏实多了。”别的老教师看在眼里,半开玩笑地跟母亲说:“佩服你老陈,光看着小钟小章整天大呼小叫地缠着你我心里都快烦死了,你可真是稳如泰山。”

妈妈心里清楚,是法轮大法给了她智慧与力量。虽是快60岁的人了,她经常能在课堂上灵机一动想出更具启发性的方法和例子给学生们讲解。把原本枯燥的高中物理课堂变得生动活泼。同时看到一味鼓励竞争给学生们心灵的伤害,她不采取当着全班的面公布考试成绩的做法,而是把考卷发下去让同学们自己总结得失,给予他们应得的信任。

一天繁忙的工作和家务后,妈妈把她的业余时间大部份都花在学法和炼功上。不久她开始参加家附近小区一片法轮功修炼者的集体学法。这是法轮功学员自发的活动。经常是在某个学员家中或借用某单位的会议室。大家在一起学法时谈的都是如何提高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使身心得到升华。96至97年间,妈妈带我参加过一些小型的法会,听同修们上台发言。这些法会通常借用附近的大学的某个小礼堂,参加的人数在2、3百人左右。有一次一个7、8岁的小朋友谈他过去特别爱吃锅巴一类的零食,修炼后改掉了这个偏食的毛病;骑小自行车摔了跤也不哭;平时也不跟别的小朋友争吵。还有位80岁满头银发的老婆婆,面色红润,声音洪亮。她讲修炼后如何戒掉了抽烟、喝酒、打麻将的不良习惯…,以至后来奇迹般地来了月经。有中年男子讲修炼大法后能以慈悲心看待单位里一位曾经令他十分反感的同事。有外地小伙子讲他回家乡把法轮大法介绍给自己的同学。后来那位同学修炼提高很快又把大法介绍给更多的人。而他却产生了妒嫉心,心想:“哼,法都被你一个人弘了。”后来那位同学与他谈心,告诉他:法是大家的,他只是觉得这个法好所以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小伙子看到自己心性上与别人的差距,羞愧难当。从此他放弃了那颗妒嫉之心在修炼上前进了一大步……包括我妈妈在内的法轮功弟子就是这样一群心地纯正,有着高尚的精神追求的人们。

这样好的功法谁不想让更多的人受益呢?!妈妈本来就是个热心肠的人。她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了许多亲戚朋友。包括我的舅舅姨妈在内的很多人也走上了修炼道路。(在去年4.25后,我的一个姨妈和2个表姐都先后被拘留数次。)妈妈还与学校领导联系,借教室放李洪志师父的9天讲法录像。所有的活动都是义务的。不仅是妈妈,其他功友也都自愿抽出时间帮着做放录像、教功等弘法工作。而这些活动后来都成了触犯所谓“组织、利用X教组织妨碍法律实施罪”的罪证。我母亲自2月4日被捕后先在看守所拘留了1个多月杳无音信。我父亲找到公安局他们才签发了逮捕证。之后她又被转移到市公安局。1个月前又被转到另一看守所。这期间我的老父亲和其他亲友多方奔走,母亲所在的学校也曾出面希望把人保释出来。可是我父亲不仅连母亲的面都没让见上,而且得到的不是公安人员蛮不讲理的呵斥就是几句极不耐烦地推卸责任的话。现在在中国,普通百姓相对于政府工作人员而言哪谈得上什么公民的权利!

在母亲被捕后,公安人员还到家里搜查。没收了大法书籍和一台电脑。他们声称该电脑是我母亲勾结国外势力的工具。其实电脑是我在出国前买着玩的,我父母根本不会用。

我60多岁的父亲在整个事件中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是个最忠厚老实的人。从前父母吵架,连母亲生气了都会责怪他“太窝囊,处处受人欺负”。他万万没想到做了一辈子顺民,到了这样的年纪却遭到夫妻离散,自己的家被抄、还被《法制报》公开指责为邪教黑窝子。父亲不修炼。但他从不反对母亲修炼。有时他还主动让母亲给他读李洪志老师写的被弟子们称作“经文”的短文。他完全接受李老师所讲的做好人,修心性的道理,只是不相信气功中的特异现象。尽管家庭遭受这样的灾难,他没把责任归咎于母亲修炼。甚至有亲戚出主意让他替母亲写悔过书,先把人救出来再说,他都没照着做。他认为母亲坚持自己的信仰没有错,错在政府。他亲身感受到我们修炼后整个家庭健康向上的气氛。原来妈妈是家里的女强人,修炼后脾气越来越好。而一向蔫蔫的老爸倒是脾气见长。有时为一点小事跟妈妈发火,但妈妈总能乐呵呵地把矛盾化解,哄得他又高兴起来。

这就是我的母亲和我们曾经幸福美满的家。成千上万像我母亲这样的普通公民,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在中国被关押、劳教、判刑,或送进精神病院。已有50多人受虐待至死。那些反对法轮功的人用尽诽谤、诬蔑和一切卑鄙的手段及不堪入耳的言词,真是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而受到如此不公正待遇的法轮功弟子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政府没有任何敌对的言行,不受任何政治势力的左右,用正直、善良、真诚的心向世人表白:法轮大法好,修法轮大法是做人的权利。孰正孰邪,昭然若揭!

世人啊,请支持正义!请倾听良知的呼唤!

一海外法轮功学员
2000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