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老百姓支持你们!


【明慧网2000年9月25日】 这段日子,满大街都是有关善良的法轮功群众被虐待的事,有的致伤、致残,有的被迫害致死,所有这些,都像一记记重锤撞击着我沉睡已久的心灵,震撼着我的良知。我情急之下,愤笔疾书,也向世人讲述我的同乡,一名大法弟子在石家庄劳教所里的悲惨遭遇,给恶者曝光,让善者永恒。

单良,女,不到30岁。去年9月13日去北京上访,在路边休息时,有个便衣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回答是,就被抓。当晚天黑时,她被送到北京昌平收容所,她被强行搜身,就像当众被扒光一样的感觉,连妇女用品都拿出来看。因她不说自己的姓名、住址,被体罚“开飞机”。当时约有五、六十多名大法弟子,凡是不说出姓名住址的都被体罚,年轻的“开飞机”,岁数大一些的罚站,时间长达整夜至天亮,警察交接班时才准许休息,但休息也只能坐着,不能躺着,必须睁着眼,不能盘腿,期间不准上厕所、不准喝水、不准交谈、动作不符合警察的要求,轻则大声呵斥,重则拳打脚踢。有的弟子被打昏了,还流了不少血,这就是中国不能被干涉的所谓“内政”。

9月的夜晚,已是凉气袭人,罚站的大法弟子,身穿着单薄的衣服,被冻得浑身发抖,警察也不让加衣服;“开飞机”的大法弟子却是浑身冒汗,只一会儿就头昏眼花,口干舌燥、腰酸背痛,走路也走不稳,浑身上下充满肢体僵硬的感觉。真是受尽了污辱与非难,但大法弟子没有反抗、没有暴力,只是咬着牙,痛苦地忍受着。她们用自己的行为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在任何情况下,大法都是教人做好人的。

9月14日,她被押回老家,公安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拘留她15天,9月30日又转为刑拘送至某看守所,当时在那里关押的约有40多名大法弟子。一天早上因她们集体背《洪吟》,每人挨了所长一耳光。10月初,看守所对她们进行了体罚性的军训,就是绕看守所的院子跑步,每圈约200米,并每天往上递增,10、20、30、40、50圈的往上长,大法弟子年岁不等,身体条件不一样,有的根本承受不了。所里的看守们,就用竹条子抽打跟不上的大法弟子,真是道道血迹,渗透衣衫。其中有的是带着例假的,也不准休息,真是毫无人性!跑完还要进行列队练习,从早上吃过饭就开始直到中午休息,下午一上班又开始到下班吃饭结束,好不紧张啊,生怕累不坏大法弟子。在这期间,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被带脚镣、手铐,甚至用电棍、警棍击打,背上的伤痕清晰可见。

10月26日,法轮功被中央定为邪教时,她们在看守所中集体绝食以示抗议。11月,她们又变换手法,对大法弟子加以迫害。单良等30多人被转到宾馆进行所谓的“帮教转化”。在那里,她们仍被严格控制着,毫无行动自由,所住房间的费用听说高达每天200元,加上各单位派来的陪同人员及所有工作人员的开支费用都加在大法弟子身上,他们想在经济上整垮大法弟子,真是卑劣至极呀!在那里帮教的内容就更恶劣了,上午有人来讲课,内容全是一些污蔑法轮功的话,下午让大法弟子的家属及单位人员来劝说,真是孩子哭、大人叫!好不热闹,这不由使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搞的那一套,历史在倒退啊!

11月4日,单良与另六名大法弟子,因“顽固不化”被判三年劳教,先押回看守所,11月23日送至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她被分在二中队二班。可怜单良刚离开狼窝,又落虎口,在这里强迫她们超时劳动,出入上厕所都有人监控,不准弟子间说话,连正常的打招呼都不行,更不能炼功、学法,只要炼功就要遭到毒打,针对大法弟子的暴力事件随时随地都会发生。

今年3月,她们要求8小时劳动制,给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但没有得到答复,于是她们就罢工,不再维护这错误的决定,等着她们的是长时间的罚站墙根,每天长达10多个小时,腿因长期站立而浮肿。3月28日,开始了所谓的入所教育,整天练队,除了吃饭就是站墙根、练队,直到劳教人员睡觉时才能休息,单良在这以后的日子里,因背经文挨耳光、因不干活挨打,每次都被胶皮棍打20多棍,整个屁股都是黑紫黑紫的,肿得老高,穿的裤子都提不上来了,每走一步都痛的心慌、气短、恶心、耳鸣,头老发蒙,记不清事,淤肿延至后背和大腿根。这期间,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打,上绳的人绳子都被拽断了,绳子在身上留下很深很长的疤痕,还有的被上电棍,上刑时惨叫声不时从办公室里传出来……

这哪是什么人民政府的劳教所,整个一座被魔鬼控制的地狱,简直太可怕了!热衷镇压的江泽民这些人在败坏国家、败坏党的形象,我们的好干部们难道不知道这些事吗?为什么就不管一管?还有王法吗?4月28日,这些不怕死的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并脱下代表劳改犯身份的号服,她们认为穿号服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污辱。她们这种无所畏惧的刚直不阿的品格真的让我钦佩,她们真的是很伟大的人。

6月9日,单良等被转至五大队,环境更加恶劣,不许这不许那的规矩,与北京昌平收容所一样,毫无人身自由,两个屋的大法弟子连看一眼都不行。这里的监控有几个打人极狠,打骂简直成了家常便饭,只要一炼功,上去就是揪头发、扇耳光、拧肉、踢、踹,甚至掐喉咙使人喊不出声,喘不上气,直翻白眼;还有的把人摔倒在地,拖回房间关上门窗几个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边打边骂极尽下流的话,如果告诉她们这样做对她们不好,打人犯法或不准打人时,她们反而打得更凶,并说:“我愿意造业,打了又怎样。”有的监控手段太黑太下流,专往女大法弟子的下体乳房等不能示人的地方拧挠抓,用抹地的布往人嘴里塞,并扬言还要用大便或大便纸……

把这些情况反映到警察队长那,根本得不到解决,因为这正是他们想要看到的。挨监控打之后,还要被队长上手铐,吊在铁门上、暖气管子上、向阳的窗户的铁栏杆上,脚尖踮起来不能着地,一吊就是十多个小时,有的一天二十四小时不下铐,那腿脚肿得象包子,最后发展到手铐每天就放在监控的床铺下面,监控想什么时候铐就什么时候铐,想什么时候解就什么时候解。在这里她们这些犯人也成了执法人了。我想大家都看过《红岩》这个故事,在那里当时的国民党特务对待江姐的手段,比起当今这些对付法轮功群众的“人民”干警,看来也是小巫见大巫了。那些被利用的人渣比起他们来更是邪恶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不禁要问:口口声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干部们,你们就这么热爱拥护你们的人民吗?据说炼法轮功的人民群众有大约一亿人,这一亿人都是你们的仇敌吗?他们不就是炼炼功看看书、向中央反映反映执法部门的不公,就被说成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他们拿枪打你们了吗?人民群众给政府提意见是好事,应该理解、支持、鼓励才对,否则,我们的国家被某些人领到邪路上去我们都不知道。我们的党不能忘本啊,要记住五星红旗是用老百姓的鲜血染红的。现如今,一些人用手中的权力仇恨地对待手无寸铁、敢讲真话的法轮功群众,于心何忍?该到了我们认真反省反省的时刻了,再这样打下去真是太危险了,天怒人怨啊!

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们,我向你们致敬!你们的为人,在你们身上体现出的精神是伟大无私的。我相信所有善良的人们都会坚定的站在你们一边,默默地支持你们,为你们加油。我们也坚信拔开乌云见晴天的日子就要到来!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
联系电话:0311--7793644 邮政编码:05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