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政治观和人权观


【明慧网2000年9月25日】 江泽民大谈三讲,他谈的是什么样的政治呢?他所说的政治,不外乎是围绕着政权的斗争,是夺权与反夺权,颠覆与反颠覆之类的东西。应该说,政治的内涵不止这些。比如,民主,自由,他就避而不谈。江泽民政治内涵方面的重大缺陷在于把夺取政权,颠覆政权的概念和范围无限制的放大和扩展,扩展到非政治的思想,宗教,信仰,锻炼,修真养性,气功,祛病健身,提高道德素质,人民受到不公正待遇,按照宪法规定,向政府反映情况,等等,全都作为反对政府,颠覆政权的行动予以镇压。这就改变了政治的含义,偷换了颠覆的内容,使斗争扩大化,把矛头指向了人民内部,导致了思想理论的混乱,决策行动的谬误和政治局势的动荡,所以江泽民讲的政治,行的政治成了社会不安定的源头。

一般的讲,颠覆政权的威胁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国外武装势力的入侵;二是国内上层执掌大权的集团和人物的蜕变;三是国内的叛逆势力。第一类的情况容易识别,可以动员人民的力量去抵抗。第二类的可能性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在于,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封建思想根深蒂固,法西斯的思想在近代也有所渗透。这些东西虽曾批判,但余毒远未肃清,一有机会就会冒头。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面积,十二亿人口的中国实在太大,由于各种因缘际会,有的人登上统治宝座,思想,品格,道德,修养,才识都不到位,一坐上去就昏了头。如果权力欲,物质欲,自私欲,役使欲无限制地发展,唯我独尊,独裁专横,猜忌暴虐意识一旦占据上风,就会无限制地扩大自己的特权,无休止地压制人民百姓,从而使政权变质,人民政权名存实亡。这是未经转手,同样在一个人主掌国家大权形式下和平演变式的颠覆。要讲政治,要防止这种颠覆,必须建立健全民主选举,罢免,监督,制衡,检举揭发,弹劾,审判,惩办等制度和机制,以及切实保证广大人民检举,揭发,批评以及言论,出版,新闻等等自由,而不是压制。

第三种颠覆的力量是来自国内的颠覆势力。叛逆势力搞颠覆起码要有三个条件。一是颠覆的理论和纲领;二是颠覆的组织和武装;三是颠覆的暴烈行动。

如果要指控法轮功反政府,搞颠覆,按理应该具备以上三条。但迄今为止,据中国政府公布的法轮功的材料来看,任何上述的证据都没有。从思想上看,一个人想当皇帝,总会有所表露。比如,毛泽东表示“粪土当年万户侯”,“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与此相反,法轮功修炼者不想当官,没有政治兴趣的特点也特别清楚。他教人放下对名利自私心的执著,修真善忍,修成后去自己的乐园。对功名利禄毫无兴趣,何谈颠覆政权?可见江泽民在法轮功问题上大作文章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在人权问题上,江泽民说,自己作得很出色,目前是中国历史上人权的最佳时期。这里有没有必要提出两点质疑?

江泽民有没有资格说自己养活了十二亿人民?没有人民终年的辛勤劳动,那里有人能谈得上生存和发展?人们不曾忘记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养活国家和人民的农民被活活饿死了三千万,全国人民也在忍饥挨饿。前些日子,江泽民们购买农民的粮食,还打白条。白拿,白吃,白要,到底是谁养活了谁?江泽民们又是怎样保证老百姓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呢?

在中国要谈人权,政治权最为重要。因为江泽民只要给谁扣上反政府的政治帽子,政治权一旦被剥夺,财产权,劳动权,教育权,人身安全,生命权,生存权,发展权就一概被剥夺。

从一段时间来看,江泽民似乎主要是对法轮功大打出手,但是他讲的是泛政治化的颠覆理论,行的是随意扩大化的政策。动辄说谁谁谁要搞颠覆,一怀疑到谁就整谁。一整谁,政治上的权利被剥夺,其他的权利都被剥夺。这样的泛政治化的统治方式,随时都可以象森林大火一样,蔓延到其他人们的生活范围。今天整法轮功,就是明天更多无辜百姓受整的前奏。所以江泽民无端地整治法轮功,是对所有人民人权的挑战。维护人权,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大火蔓延,只有奋力扑灭,隔岸观火已是差矣,火上浇油,参加纵火,更是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