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5日各地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25日】【大陆】传9月26日秦皇岛地区将抓捕大法学员

据公安部门透露,9月26日秦皇岛地区可能要抓捕大法学员。其它地区也可能会出现类似情况,望各地大法学员充分发挥我们的冷静、理性和智慧,在正法修炼的护法中走向圆满。



【北美】白人学员责问中国新闻部门官员

九月十三日,在旧金山Palace饭店,中国政府某新闻办公室在江泽民们的逼迫下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参加的人士是来自中国、美国、韩国、日本的包括媒体、商界及咨询机构的代表。在提问的阶段,发生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片段:

一位白人青年起立自我介绍:"我在数据领域里工作,我炼法轮功已经一年多了。尊敬的阁下,请问您是否认为我是邪的?为什么中国政府在中国要以严刑拷打来对待象我一样的好公民?"

全场一片肃静。

过了一会儿,该官员平静地回答说他认为这位白人青年不是邪,而在中国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跟这位白人青年一样,是善良的(benevolent)。但这位官员辩解说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针对其组织者。

会后,许多人过来围住这位白人弟子,有人握住他的手,有人说他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有的记者马上采访了他,不少人在离开的时候,都取走了大法资料,如《真实的故事》等等。


【大陆】山东警察虐待修炼法轮大法的儿童

2000年5月,山东某乡法轮大法小弟子小洪(男,10岁)、小瑞(女,12岁)随母亲依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但是他们这一合法权利却被剥夺并受到非法拘禁与残酷迫害。

5月7日上午两名小弟子及母亲被带回乡政府,对待大人的酷刑且不说,请看他们是怎样对待这两名儿童的。

几名大法弟子被铐在屋内排椅上,屋外乡政府人员王X把小洪叫到眼前,问其还学不学了,小洪说学,就打孩子耳光、拧脸,王X打完,又被派出所所长(男,40岁左右)叫到屋里,问两个孩子炼功怎么炼,两个孩子盘腿打坐,小洪炼到球状加持时,所长便把高扬的手踩在地下碾,又用胶皮棒把孩子们的腿打下来,再让他们盘上,再打下来,把两个小孩叫起来坐了一会儿,又用胶皮棒打小洪的屁股,一边打一边问小洪还炼不炼,孩子说炼就继续打。又把小瑞叫到外面去,让小洪脱下裤子看看屁股有没有伤,没有伤继续打,并强迫小孩骂师父,打完后又让两小孩出去,乡政府有众多目击者。该所长又叫两个小孩一二一齐步走等,并用烟头烫小洪的手,把孩子疼得哇哇大叫,而丧尽天良的派出所所长却继续烫孩子的手。

就这样,把两个孩子折磨了将近一下午,打得小洪屁股不敢坐、头晕,觉得地一个劲地旋转。

第二天上午,孩子的奶奶听说孩子被打,要领孩子回家,他们不准,孩子的奶奶说你们这样狠心,这么小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他们竟然不承认还说:"谁打了,谁打了?" 孩子的奶奶当即脱下孩子的裤子让他们看。孩子的屁股肿得红红的,被胶皮棒打得一根一根的印好长时间未恢复,坐板凳都疼。

孩子的母亲被当地政府带回,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仅过了2天,乡政府又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到该学员家叫她带上衣服到乡政府去,她说:"我没有犯错,我不去。"乡政府人员及派出所就想强行带走,多亏家里人及在场的两个大法弟子阻拦才没被抓去,事隔10天,乡派出所大清早从院墙爬进去把她抓走,(外面胡同里约有十多人把她的屋前屋后围了起来)到了乡政府把她铐在排椅上,乡政府人员王X抓起她的胳膊上的肉使劲拧,问:"这侵不侵犯人权?"她说:"是侵犯人权。"王X又用一根塑料软管子抡起胳膊朝她的屁股上抽,抽了一会儿,又将她转移到北面房子里,去了六、七人问她还上不上访,还炼不炼了,她说炼,另一工作人员就又用塑料软管子在她腿上打,把她打得在地上一个劲地挣扎,他们有的抓着她的头发,有的握着她的两个胳膊说是别让她撞死。又隔了十多分钟左右,又来了六、七个人,又开始用那根管子打,其中有土地管理所的所长(男,35岁左右)用书一个劲地在她头上、脸上、脖子上抽打,并在旁边说:"我再叫你讲人权,讲,你们这些人还有人权吗?就得打死你,你信还能让你活着回去吗?"打的时候乡政府书记在旁边看着,实际上就是他指挥着。

就这样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孩子的母亲遭到乡政府人员三次毒打,打得大腿及臀部乌黑一片,肿得老厚,走路都费劲,并强迫交保证金一千六百元,李晓东扬言:"不交钱,继续打,还要进家搬东西。"


【大陆】北京某学员,男,22岁,99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因上访学校不准其上学。之后派出所曾对其非法监禁。2000年9月初因被怀疑向网站发送有关邮件被捕,现在关押中。


【大陆】干警说:你们的精神我们非常佩服

1999年7月20日,我得到湖南省抓了一些大法弟子的消息,决定到省委去上访。
7月21日上午,约有100多位功友来到长沙市湖南省委门口,请求接待。被允许派10个代表进去。结果,10位代表当天被强行羁押。第二天,我被强迫观看攻击大法、诬陷师父的录相,而且威胁:如果不写悔过保证书,就要坐牢。

作为大法弟子,我写下了自己通过修炼体悟到的大法真相,于是被关了近20天。家里亲人被威逼交给公安10000多元所谓保证金。

1999年12月,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拘留15天。

2000年6月,同一功友去朋友家玩,被当地公安派出所无理拘留。被抓当晚,两个公安非法审讯我7个小时,要我承认曾经进行过xx组织活动。我正告他们,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接着受到长达数小时的打骂,拳打脚踢,扇耳光。至第二日凌晨3点,两个警察累得全身乏力,口吐酸水,开始向我哀求配合他们的工作。我表示,在我嘴里说出的话只有五个字"法轮大法好",其余一概不知道。最后,被以"扰乱公共秩序"非法拘留15天。

其间,为了证实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我们一直绝食。第6天,被送戒毒所强行输液,我当时义正词严大声说:"只有病人才输液,虽然我们6天滴水未进,但精神饱满。你们不是已经找医生检查我们了吗!一切正常!今天只要强行输液,我立即撞墙而死。我们大法弟子绝对不说假话,说到做到。"当时包括医务人员共有10多人,他们都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决定不打针了。回到监号里,犯人们都沸腾了,大声说:"你们师父真伟大,法轮大法真伟大!"当时心情难以言表。

第12天,公安提前放了我们。临走时,拘留所干警说,你们的精神我们非常佩服,没有路费,我们借你们。我心情十分平静,因为我明白,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大陆】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残暴: 只要不打死就行了

被非法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大法修炼弟子被“上面”派来的“法轮功”专案组施以惨无人道的暴行。“专案组”人员利用劳教所的犯人对学员进行监控、殴打,并恶毒扬言:“只要不打死就行了,打残、打伤都没关系,这就是江泽民讲的生存权”。

对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它们就铐起来半吊在铁门上,或在院坝中晒太阳,或进行所谓的体能训练,有的还被强迫送入劳教所的医院里,进行身心迫害。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许亲属探望,并扬言“上面”说了:“不写保证书,就永远不放”。

然而这些邪恶的人干的邪恶勾当在伟大的修炼者面前都显得多么的渺小可笑,只是可惜的是许多人失去了良知与人的善良本性而被当权者所利用干着害人害己的事,有句古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看你横行到几时!


【大陆】清华大学严限大法弟子出国

据了解,清华大学校方已停止给法轮功弟子入学注册,而且凡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已全部被剥夺授课权力。另外,更不允许法轮功弟子申请赴海外留学深造。

目前,整个清华大学只有两名曾练习法轮功的学生在继续读书。一个已公开宣称放弃修炼,另一个就是在校方和政府强化“转变"压力下,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悔过文章的那名博士生。其他法轮功学员都不得登记注册、执教和出国。

一些毕业於清华大学,毕业前属于清华大学炼功点的学员,即使行政上已不受清华管制,但申请出国,也因在清华参与法轮功修炼,而费尽周折。最近,官方和校方控制就更严格了,出国几乎不可能了。清华大学在历次整人运动中充当的角色都非常不光彩,这次在镇压法轮功运动中的表现更是差劲,表现出完全没有辨别正邪、对错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