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晴空降泪雨


【明慧网2000年9月28日】 2000年7月1日,北京,成都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后院内。上午10点左右,1号房间内,一个60岁的老太太和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突然违反办事处的规定:“不准炼功和背经文”,开始在室内炼功。

眼尖的保安一下就看见了,几步就冲过去,边跑边骂:“xx,胆子真大,跑这儿来炼功了。”声音惊动了其它5个房间的人。进门就用脚把老太太双盘着的腿踢下来,又踢了她几脚,边踢边喝骂:“谁叫你炼的?想找死啊!”这时,那个小伙子却对此不闻不问,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依然闭着眼,打手印,炼他的静功。保安更生气,过去踢开他双盘着的腿,一把拉起来,连同老太太一起推到门外。看样子是要打人了。

此时,其它几个房间的人都有出来了,对保安说:不准打人,不准打人。保安一看这个阵势,知道今天打人是不行了,凭什么打人呢?怎么办呢?

“都给我出去,到外面去。”保安气急败坏地连推带拉,100多人都到了外面的空地上。7月1日的北京,万里晴空,温度高于38摄氏度。据有人说:那几天北京温度高达42摄氏度。“都给我站好了,靠墙站成两排。”就这样,他们开始遭受烈日的曝晒。站着也是白站着,炼功吧,有的人开始“腹前抱轮”,“手给我放到背后。”保安又开始吼了。看来炼功是不行了。

“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他们开始背书了,声音是那样的宏亮、整齐。那是一个多么详和的场啊!保安似乎被这“场”镇住了,狠狠地盯着他们,却又无可奈何。没背多久,保安们似乎习惯了,开始认真听起来了:“你,不能停,给我背。”又指着另一个学员。“你,怎么学的?你还背不来么?”真有趣,他倒成了检查官了。“怎么搞的,又重复了,不能重复。”

学员们背完了《论语》,又开始背《洪吟》,背完《洪吟》,又从《论语》开始背,可不管什么重复不重复。当背到“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这两句时,大家特意背得十分大声。10分钟,20分钟,30分钟,1个小时,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声音依然那么宏亮、整齐。汗水啊,像河流一样的从他们的脸上往下淌。他们依然不为所动。

“你们背嘛,我看今天你们把天背出雨来,我就服了。”保安们开始找话说了。谁也没理他们,依然专心地背着书。保安们在说什么,他们似乎都没听见。突然一个学员(也是一个老太太)昏倒了,保安们似乎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喊了几个年轻人(其中包括刚才那个小伙子)保安又是掐人中,又是拍打身体,所幸,她很快就醒过来了。

大概15分钟后,那个小伙子却突然昏倒了。这一下,保安可气坏了,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不是有人保护吗?你也昏倒啊。你xx地还是个小伙子呢,老子今天要……”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火气”,脸都气红了。小伙子刚被抬进屋没过几分钟又出来了,还站到他原先的位置上。大概不到半分钟,“咕咚”一声,他又倒下去了。这一下,保安狠不得把他一口吃了,可没办法,还得叫人把他抬进去。这边抬进去,那边又有人休克……好不容易把人都安顿好了。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万里晴空,烈日炎炎,连一丝风都没有的天空中,就在学员们的头顶上,凭空降起了雨,开始是一小点一小点的毛毛雨,很快,雨点就变大了。学员们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有的在仔细看落在身上的雨水,有的抬头看天。但很快,大家就明白了,这不仅仅是雨啊,这是天在落泪的泪水,这是欣慰的泪水,鼓励的泪水------

一时间,大家欢呼起来,或鼓掌,或合十,或流泪……也许是不该生了欢喜心,也就是那么一阵雨过去,很快就停了。

保安们也惊呆了,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顺口说说的刁难的话会变成现实,他们也不会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对这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神奇的事,他们的气焰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受不了的可以进屋。”他们口气变软了。

“要进去大家一起进去,要不进去大家都不进去。”

“好好好,都进去,都进去。”

于是,学员们一个一个有序的进了屋。

由此我想到,人啊,该清醒了,当一切都展现在你的面前时,你面临的不仅仅是目瞪口呆,那时,你失去的将是用任何方法永远都无法弥补的。哪怕是一念,都将决定你将来的生命所处的位置--你的一切,从生存至全灭,或升或降或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