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国家森林公园洪法小记


【明慧网2000年9月29日】 一位白人学员告诉我们,九月中旬,南加州一些爱好气功、太极的人会有一个一年一度的集会。那些人中有一些是想修炼的,说不定还有有缘人呢。我们决定去看看。

九月十六日一早,我们驱车两个小时,来到了位于洛杉矶东部的一座国家森林公园。蜿蜒的盘山公路把我们引到了海拔六千英尺的大山深处,这里豁然有一片开阔的平地,停着上百部汽车,除了几座木制的房子之外,苍松翠柏之间,散落着许许多多色彩鲜艳,形状各异的帐篷。与会者前一天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那位白人学员已向组织者注了册,我们法轮大法那蓝色的小传单醒目地贴在日程安排的告示板上。看看时间还很早,我们找到一小片空地,摆上宣传资料就开始炼功了。出乎预料的是,很快就有人过来看我们炼功了。许多人主动过来索取资料,边拿边说:“哦,你们就是法轮功啊,下午我会来参加你们的介绍会。几位妇女乾脆加入进来要求学功。教完了一遍功法,有一位一直坐在旁边看我们的妇女走过来说:“不知为什么,看到你们炼功,我心里非常感动,眼泪一直在流。”说着,晶莹的泪水又溢满了她那蓝色的大眼睛。也许,这又是一个有缘人,也许她明白的那面已经看到了她今天面对的是什么。她和另一些人要求我们再教一遍功,我们满足了他们的要求,这一次有十几个人跟着学。

下午,法轮大法介绍会按时开始了。来了约四十人,大家席地而坐,把小小的空地挤得满满的。首先由一位学员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特点,然后就开始教动作。那天我们只来了五个人,一人讲解,两人(一男一女)演示动作,另两人发材料和纠正动作,还真有些忙得不亦乐乎。

由于来参加这个集会的人,五花八门练什么功的都有,当时的环境并不安静。离我们二十多米处的另一片空地上,有几个人不知在练什么功,其中一人高声唱着,手里还乒乒乓乓地敲打着什么。另一边,七、八个人围成一圈,一边转圈在地上爬着,一边还不时地发出怪叫声。而在我们这边,那些噪音根本就影响不了学法轮大法的人,每个人都是那么专注、投入。这里的气氛是那么宁静、祥和,只有大法的炼功音乐从录音机中缓缓地流出来,人们似乎已经溶在音乐里了。当音乐停下来时,许多人仍意犹未尽地坐在地上不动。一位老年妇女兴奋地大声说:“我感到能量了,我感到很强的能量了!”好几个人都在诉说着不同的感受。我们教功的学员也感到当时的场特别强,就象上千人同时炼功时那样的感觉。我们想,一定是那里的环境复杂,师父的法身在另外空间为我们清场呢。

很快,给我们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必须把场地让给别人了。可是,许多人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急切地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大法,围着我们问这问那,问在哪里可以买到大法的书,问在他们居住的地方能不能找到炼功点;有些刚到的或来晚的则希望我们再教一遍功。

一位中年妇女和我们学员之间的对话值得一提:问:“你们是怎么挣钱的?”答:“我们不挣钱。”“那么,你们印这些资料的费用和其他活动的经费是怎么来的呢?”“都是我们炼功人自愿出的,我们都是志愿者。”“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自己受益了,我们希望更多的人也受益。”答者说得很平静,听者却突然哭起来,哽咽地说不出话了。后来,跟我们一起来的白人学员告诉我们,这里有不少人多年来到处找法学功,花了很多的钱,徒劳无功,当他们听说法轮大法的一切活动都是免费的时候,是会很激动的。

这时,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士,说她是组织者之一,先是感谢我们对他们这次活动的支持,然后指给我们另一块空地,让我们在那里继续教功,并说,如果你们不介意,欢迎你们明天再来。

当我们再一次结束教功时,已是黄昏时分。我们注意到,有几位朋友从上午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我们在哪教,他们就跟到哪学。我们离开时,一位姑娘一直跟着我们到了停车场还在不停地问着问题。第二天,我们再次来到这里,这次还多来了几位学员,一直教到中午闭幕典礼之前。一天半的时间里,大约有七十多人跟我们学炼了功法,许多人还和我们交换了电话号,希望保持联系。

在短短的一天半时间里,我们接触到这么多善良的人们,我们在深受感动的同时,也感到深深的惭愧: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而这里还有这么多有缘人没有得法,过去我们的洪法工作做得太不够了。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从现在起我们要学会更多地为别人考虑,为在正法中救度更多的生命尽我们应尽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