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2000年9月4日】 我是四川省某市的一名大法弟子,九八年十月得法。自去年7.22日之后,我一直不相信电视及报纸上的各种宣传、报道,坚信法轮大法是最好的,师父是伟大的,认定教人向善、做好人一定是对的,所以一直坚持在家炼功,从没间断过一天。

今年元月十三日,单位害怕我象其他弟子一样进京上访,对我实行高压政策,要我明确表态:继续炼法轮功就开除工作,不炼就既往不咎;同时单位二三十名同事轮番劝说,对我晓之以厉害;警区干警又收缴了我放在单位和家里的大法书籍。在一天的轮番轰炸中,我虽然感到很痛苦(我爱人已下岗,孩子在读大学)但还是挺过来了,始终坚持修炼,不说假话,没做坏事,你们要怎么样随便。最后单位领导研究决定让我停职反省。晚上,兄弟姐妹用他们的道理对我进行劝说,我都未动心。经过反复思考,在个人利益和大法之间,我宁愿被开除公职,而毅然地选择了大法,于元月十四与另外两名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访,要求中央还大法的清白。几天后被遣送回本地,行政拘留十四天。春节后上班。又通知我到城东警区办学习班。学习班里只有我一个人,每天有单位派人负责接送,无节假日和星期天,期间除干警作转化工作外,就是学习公安部有关通知精神和攻击大法的资料,要求写书面认识等。办了近两个月时间。办班期间,我始终坚定我的信念,坚持修炼大法,并把手抄的《转法轮》带到警区看,后来被发现。警长对单位的人说,他们没办法,叫单位领回去处理。

四月十一日单位派车送我到市精神病医院。当时骗我及家人,不是说有精神病,而是说有精神障碍,说带去看心理医生。到该院后,医生只跟我说了几句话,问明了我没有精神病,而是因为坚持炼法轮功被送来的后,就到另一间屋去和单位的人协商去了。一会儿进来几个人骗我说去检查一下,便把我挟持到了住院部五楼的女病区,当时我并不知道,上了五楼后有一道门,他们就把我关在里面,也没人来管我。大概两个钟头后,就叫我输液,我不输,就上来几个人强行把我拽入输液室,有的按手,有的压脚,有的扯头发,把我的两手及上半身绑在床上给我输液,输完液后也不松绑,继续绑起让我睡觉,即使大小便都不松绑,到第二天早上该起床了,才松绑,每天至少捆绑18个小时,除输液外,每天强迫吃药。输液后,我身体反应非常强烈,感到头晕,心慌走路不稳,就是走十几步都要人搀扶才行,一天上厕所因输液引起两眼发黑,摔在厕所里,把门牙都磕缺了两颗,下嘴唇也磕破了。整天都象想睡的样子,眼都睁不开,几天后,药物敏感,全身奇痒,脸部和眼睛都肿亮了。所幸的是只输了三天,如多输几天,其后果不堪设想。

平时除了睡觉以外,其余时间都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所有女病人全在那里吃喝拉撒。在这恶劣的环境里,我还是没被吓倒,在里面照样坚持学法炼功,没有书,就默记《论语》,《真修》,《洪吟》等篇章,半夜炼功,就是这样,还是经常被护士破坏不能炼完,因她们都知道我炼功,值班护士就经常查夜,发现后就不准炼,还硬要我去吃药,不去吃,她就把药和水拿到床前强喂我吃了才走。半月后,家属来看我并进行了苦劝。开始我也没动摇,想单位开除了我总要放我回去,后考虑到在这里既受摧残,又炼不了功,要出去遥遥无期,为了早日脱离这个环境,就违心地答应了家人说不炼了,后在家人多次找到单位,强烈要求放人的情况下,还是关满了一个月才放我出来。

这时人已经被他们摧残的不行了,一点都睡不着觉,反应迟钝,手脚还不听使唤,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身体极度虚弱。回家后第二天,单位不顾我身体极差,又把我叫到了单位叫我写思想认识,我以前在医院写的“端正态度,不炼了”几句话都是违心的,现在我要纠正过来,因此,我坚决不写,并说我身体这么差,我还要炼功。又在家呆了十多天没有上班,最后还是家人背着我以我的名义写了认识给我交上去后才让我恢复了工作。但每月只发两百元生活费至今。

在这次过关中,我虽然坚定,但也说过违心话,也知道家人为我写了认识却没有勇气去证实过来,以至一段时间领导及同事问及此事,我都回避不谈此事,为此,我也苦恼过,自责过,痛悔过。以后一段时间,我加强了学法,使我进一步明白了法理,并下定决心彻底放下名利情,把做得不够的地方纠正过来,于是今年7月20日,我主动向单位领导讲明了那份认识不是我写的,我从医院回来没吃药,就是坚持炼功,身体才逐步复原等情况。这时我心里才感到了一丝宽慰。

在这次过关中,经过考验的时间比较长,过的坎一个比一个大,也有过动摇的时刻,但正是这些魔难,才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与其他同修之间的距离,俗话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在这摔摔打打中,才使我对大法的法理有了更真切,更深刻的认识。也进一步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只有多学法,才能更深地领会法理,增添信心,才能过好每一关,每一难,才能迈出更坚定的步伐。

回首自己的前半生,虽经历过六十年代的困苦生活,文化大革命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风浪,但一直都是老老实实做人;本本份份做事,从不敢,也不曾越雷池一步。一个十足的弱女子。是大法使我从昏昏噩噩中清醒过来,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意义,知道了做人及做一个更好的人的道理,如果没学这个法,我没有如此的胆量和见识,是大法给了我力量,使我在风口浪尖中能挺起胸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