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7日大陆消息

【明慧网2000年9月7日】 【北京】北京动用联防人员防止法轮功真相资料流传

据学员讲,北京市为查找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目前已动用联防人员、便衣,在过街天桥和十字路口、小路口都部署有关人员看守。有学员看到在过街天桥上有穿便衣的人搬来椅子坐着把守,他们胸前别着"治安联防"的牌子,连中午吃饭都是这些人的家属给送上桥,看来政府中的某些人对前一阶段满天遍野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真是"煞费苦心",用了最笨的一招来"守株待兔"。望发资料的学员更加机智、谨慎。

北京市有很多学员在制作、散发真相的材料,几十万份、几百万份,不可计数。

面对邪恶之辈更加疯狂、失去理智的流氓行为,面对更加严峻的考验,大法弟子更需要象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大陆】我散发传单的经历

当前,向世人说明真相是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怎么说明真相呢?我想了好几天,是张贴、写信还是散发传单呢?

正好今天是星期天,我想还是到镇政府散发传单吧。我把材料叠成一个个四方块,揣在兜里,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我进了镇政府办公楼,先到一楼挨个办公室地开始散发传单。从司法办到民政办,又到妇联、武装部、建委等部门的办公室,每个门把手上都塞了一份。然后上了二楼,左拐就是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从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所长正在和一个人谈话,我就顺手塞了一份材料在门把上。下楼时,一个片警跟在我后边。他是派出所打人最凶的一个警察。他左转弯,我右转弯,当时也没有什么想法,就出了南楼,进了北楼,上了二楼,给镇长办公室、副镇长办公室、党委组织部等部门各散发了一份材料。做完后,感到非常轻松,骑上车就回家了。

第二天,听楼里工作人员说,派出所所长大发雷霆,要查出是谁发的。查了半天也没有查着。从那以后,我们地区又有大批大法弟子走出来用各种形式向世人说明真相。人们开始逐渐地对法轮功真相有了了解。


【大陆】某市学员自费将师父的四本新书各印了1000册免费发给该市各区、县功友,一般是几个学员一本书。


【大陆】国家各机关、单位安有特务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何立志,国家中国建设部执业资格注册中心的一名高级工程师。为人一贯正直善良,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大法前体弱多病,修大法后身心得到了巨大提高,五年来没再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自从去年七月,中国政府非法将法轮大法定为"邪教"以来,做为一名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在信访无门上访无路的情况下,本着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以信件的方式向他所熟悉的人邮寄了有关介绍法轮大法及揭露公安内部少数人利用手中的权利采用极端邪恶的手段残害大法弟子真象的资料,希望能唤起人们的良知。不料却遭到国家安全及公安部门的跟踪,于今年七月二十一日由北京市安全局将其从单位带走,并非法搜查了他的住宅、所有的私人信件及办公用品。抄走了他的大法书籍和录音录象带。目前何立志仍被关押在海淀拘留所。

大陆学员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踪、住宅被搜查,非法劳教、判刑、关押更时有发生。目前连通信也失去了自由,甚至还有冒充难中学员的朋友打电话给学员家属以提供帮助为由打探消息,却不敢留下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另据某单位一位人士讲,目前国家各机关、单位内都安置有安全局的人(特务)严密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重庆】重庆毛线沟拘留所暴行见闻点滴

一、去年11月初,我和功友们因天安门广场炼功而被抓到驻京办事处,随后被一同押回重庆(约有50余人)。我和部分功友被关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毛线沟拘留所。

拘留期间,由于我们坚持炼功,九龙坡区公安局一科陈科长及几个警察先是大骂,然后用手铐猛打功友头、肩部,见不能奏效,又改用一种特制手铐铐住功友小指不让炼功。其中一位叫张国蓉的女功友被警察用手铐铐起后使劲拧钥匙,使手铐越收越紧直到深陷肉中。该功友一声不吭地忍受着,警察一边狞笑一边使劲拧,大叫:"你还不哭不叫吗?看我非搞得你又喊又哭不可!"一边拧还一边用脚猛踢,功友仍然一声不吭。

二、有一位男功友因炼功被反手铐在柱子上,然后用橡皮棍毒打腿部、腰部及肩部。打累了,几个警察就坐在一边打麻将,玩一会儿,又过来打,就这样边玩边打,直到功友们集体绝食,拘留所的暴行才有所收敛。


【衡阳】衡阳孕期大法学员在拘留所流产

蒋忠利,衡阳市中心血站,怀孕,关押在衡阳市拘留所,与吸毒,贩毒人员关在一起(其丈夫在部队服役)。在拘留所流产,大出血,在生命危急时被单位接走(2000年2月)。现被扣发工资3000元,罚款1500元,限制人身自由。

余爱萍,衡阳市吉祥街27号,被罚款3000元,长期关押。2000年5月衡阳市政法委一个领导带四个公安人员强行在家绑架,进行殴打,用钳子铗口,鲜血直流,转移别所。

张亚维,衡阳市核工业第六研究所工程师,被长期关押在看守所,控制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