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4日天安门广场护法及被抓后见闻

【明慧网2001年1月1日】2000年12月24日,天安门广场天气晴朗,游人云集,同时也布满了警察和便衣。10时许,在广场东北侧,大法弟子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横幅。同时高呼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

这时,早已等候在广场上的警察和武警手执警棍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殴打并抓捕大法弟子,抓衣服、揪头发,往开过来的警车上送。大法弟子被抓打时仍不断地高呼着“法轮大法好、就是好”!等警车启动了,车上有位大法弟子拉开窗户把准备好的传单撒向广场中的人群,立即遭到车里警察(警号为051621)的毒打,车上的弟子齐声高喊:“不许打人,你算什么人民警察”。才被迫停止行凶。这时前面驾车的警员(警号为051620)听到对讲机中传来“前面有三个军人是否打横幅”时,他就对另一警员(警号为051621)说:“咱俩就说他们刚要打,就被我俩抓住了,好领奖金”。其实三个军人早已把横幅打开,并向前冲了十几米。这两个”人民警察”竟然为了一点私利编造谎言。

在广场上被抓的大法弟子,被陆续地送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几乎所有的弟子都不说姓名、单位和地址,都被撵到两个楼之间的空地上。一个小时左右就达到二、三百人。弟子们在里面背诵“论语”、“洪吟”,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等口号。当警察谩骂大法和师父时,弟子们就高呼“窒息邪恶”等口号。一个小时以后,大法弟子被陆续分别送到北京市各派出所和外县公安局。有50人被送往密云县公安局。

下午一时半左右,这些被送往密云县公安局的大法弟子,被强迫编号、照相之后,被继续提审。县公安局本部办公室、交通大队和刑警大队某办公室都成了“临时刑询室”他们采用毒打、凌辱、谩骂及轮战等手段,大发淫威。由于警察毒打弟子已有四名暴死,现在该局警察已不亲自打人,而是驱使被雇用的社会流氓恶棍来毒打弟子。他们采取的手段是极其恶毒的令人发指。如一个60多岁的男弟子,竟被他们连续打100多个耳光。之后又由四个人踩住他的手脚,由另两个人用警棍毒打,并长达三个小时。有8名男弟子遭到此等“待遇”,对女弟子则极尽毒打、凌辱,有一个女弟子被三个恶棍同时毒打,嘴角鲜血直流,之后又让该弟子撅起屁股,用警棍狠打屁股,该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还有一个弟子被他们毒打后,头肿大了近一倍,脸部青紫淤血,双眼球出血红肿,出血眼睛眯成一条小缝几乎不能视物,脸严重脱像。连尚有良知的警察和驻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见后都叹息道“也太狠毒了”。还有的女弟子被他们狠打阴部,使其粪便都拉了一裤子;有的女弟子被他们狠踩腹部,把尿都踩了出来。这帮流氓对一个女弟子说:“你知道不,日本人进入东北是怎么对待你们女人的吗?”一边说着一边就抓该女弟子的衣裤欲行奸污,在大法弟子的严斥下才住手。这些施暴的人都不穿警服,有的警服就挂在墙壁上。

不报姓名、单位和住址的弟子,大多数被连续提审并毒打,提审时不让穿鞋子,光脚从牢房到审讯室。有的达数天。每天有的到晚上10点多钟。不提审时弟子关在看守所的牢房里,条件相当恶劣,房间里有一个冰冷的地坑,能摆放十余人,没有被褥。牢房门旁的窗下有一小片暖气,门旁边靠墙有一个带水龙头的小水池就算洗脸饮水处,其旁边有一个小水泥池也就是大小便池了。屋里阴冷并散发着臊臭气,这里哪是人待的地方。弟子的待遇比囚犯还差。

据听到的电话消息:截止到12月24日,送往密云县公安局大法弟子批数有记载的已为18批。24日分去50人,据悉26日分去的指标为80人,每日都有分往京郊各县公安局被抓的大法弟子指标。各县公安局的看守所已住满了被抓的大法弟子。为完成上面派来的任务,据悉各县公安局已数次将不讲姓名、单位和住址的弟子转移到天津市的各收容站和劳改场所里,因此有些大法弟子已不知去向了。

另据从平谷县返回的弟子讲,24日晚从天安门派出所拉往平谷县约50人,其中30名男弟子,(女弟子情况不详)每人都遭到毒打,他们双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警察驱使犯人用警棍毒打他们,最长的达一天一夜。以至打手们累得呼呼直喘。而警察则在犯人们打够了之后出现,假惺惺地做好人。

(大陆大法学员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2月24日天安门广场护法及被抓后见闻-6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