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无耻的表演-评新华社记者北京12月29日电


【明慧网2001年1月1日】 12月29日,江泽民一伙邪恶势力以新华社记者的名义,又一次对全世界造下弥天大谎:法轮功学员受到“煽动”要“集体自杀”。

这种论调并不陌生。早在去年7月20日中国大陆全面镇压法轮功之前,就曾经造过类似的谣言:什么“x月x日法轮功学员要到香山集体自杀”,还煞有介事出动公安大肆防范。那个时候,甚至许多善良的人,在并不了解法轮功的情况下,也真的产生了困惑。然而,当江泽民一手遮天,胁迫中国政府和全国人大屈从于它的淫威,从而将法轮功扣上“邪教”的大帽子时,人们才明白过来,为了镇压实在是无懈可击的法轮功,邪恶之徒是怎样处心积虑地预谋的:利用世人对世界上曾经发生过的邪教集体自杀悲惨事件的记忆,围绕法轮功大肆进行歪曲渲染,从而为它们以后的迫害行动作出嫁祸于人的铺垫。

一年半以后的今天,它们故伎重演,又一次喧嚣出所谓“集体自杀”的欺世之谈,这回“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让我们来劈开这个霉烂的“葫芦“吧。我们说:这是黔驴技穷的表现;这是嫁祸于人的表演;这是邪恶生命的卑鄙;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因为时至今日多少人还在轻易地被这种拙劣的谎言欺骗着。

要揭穿这种谎言并不难。新华社记者文章中说道:“近日,境外‘法轮功‘组织造谣‘法轮功’人员赵静被迫害致死。而据带领赵静等人进京滋事的组织者交代,赵静是从长春乘汽车进京途中,自认为‘最后圆满’的时机到了,从大客车二层车窗跳出身亡。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让我们来看看这位记者的“真相”吧。首先,“据……组织者交代”,这就是说,记者并没有在事发现场;其次,大陆的电视、广播几十年如一日睁着眼睛说瞎话,去年7月份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更是肆无忌惮地颠倒善恶、指鹿为马;再者,在天安门,老人、孕妇、儿童都被警察毒打,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难想象,在牢狱之中、世人目光不可及之处,它们能使出多少暴力手段让被审讯者屈打成招。要说“事实”和“真相”,新华社几十年来编造了多少“大跃进事实”和“大批判真相”?仅去年一年它给法轮功造的谣就足以证明它不过是个打着媒体的旗号、在所有的大是大非面前根本不讲新闻职业道德的政治打手、舆论恶棍。在全世界的媒体中,恐怕新华社是最没有资格提这“事实”和“真相”这两个词的了吧。

再其次,赵静既然为“圆满”而自杀,那么她生前要“进京滋事”肯定是为了“圆满”才去的,结果“京”没进,“事”没“滋”,那能是‘最后圆满’的时机吗?再再其次,大客车二层车窗往外跳容易吗?又不是她个人的专车,满车的人就没有一个拦得住她的?如果赵静真的是从客车里“跳”(推或者扔)出去了,那一定是被凶恶的警察拦截后遭到暴力甚至更恶劣的虐待了,一年来逐渐披露出来的会议记录和“文件”传达无一不在向世人控诉着江泽民和其追顺者的残暴和它们对国家法律法规的肆意践踏。如果允许公开、客观的调查,结论将只有一个:赵静是被执行江泽民镇压政策的恶喽罗们迫害致死。这才肯定是真相!因为只有这么一个的结论是符合人的逻辑的。顺便说一句:这位所谓新华社记者毕竟承认了:有一个叫赵静的中国人,原来活得好好的,因为中国镇压了法轮功,因为她要进京上访,路上就死了。

尽管江泽民一伙为了镇压法轮功,疯狂地动用了各种残忍、卑鄙、无耻的手段,17个月过去了,法轮功并没有被镇压下去,相反,江泽民一伙的邪恶越来越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了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和公众舆论的谴责;与此同时,法轮大法在世界范围得到了进一步的洪扬。此时此刻,江罗之流干脆从暗地里造谣、传谣,到赤膊上阵地高声渲染所谓“集体自杀”的陈词滥调,正说明了它们的黔驴技穷。先杀人害命,然后再嫁“自杀”罪名于被害者,毒辣邪恶能如是,也就是江泽党们心性的真实写照了。还有更登峰造极的谣言吗?帮着江泽民害人的生命们着实可怜、可悲!

它们太坏了。为了彻底剥夺人们炼功的权力,它们竟然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手段:从精神上控制,从信息上封锁,从利益上威胁,从肉体上折磨,逼迫了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一笔笔欠下的孽债,就是疯狂至极的它们,当夜深人静之际也无法不感到毛骨悚然。谁说“恶无恶报”?那些曾经显赫一时,转瞬灰飞烟灭的独裁者们,如希特勒,墨索里尼,罗马尼亚前总统,那被烧死,被吊死,被处极刑的鬼影不时地在它们眼前晃动。它们又一次造出所谓“集体自杀”的谣言,真正暴露出它们内心的恐惧,那么多的人命债,谁来还?人命关天哪!它们想推卸责任,它们要嫁祸于人,尽管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但恶人就是恶人,铃还要盗,耳还要掩,宁选死路也不从善。当然,如果邪恶势力做垂死挣扎,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集体自杀”做烟幕妄开杀戒的话,它们就是在给它们自己搭起的绞首架上最后踢翻了脚下的垫板。

法轮大法弟子从来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修的是真善忍,追求的是无比纯真美好的境界。残酷镇压这样的好人的还能称其为人吗?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被折磨?在拘留所里,在派出所里,在公安局里,在劳改场里,在监狱里,在精神病院里,就在此时此刻还在遭受着痛苦的煎熬。人被逼死了,说是“自杀”;人被打死了说是“自杀”,现在,人还没死,先放出话来,说“要自杀”。要描述江泽民这些邪恶之徒的邪恶程度,人类似乎还没有那么恶毒的语言。幸哉?悲哉?

够了!那些做了无耻小丑的所谓“新华社记者”。江泽民坏事做尽,最终受到宇宙法理惩罚的日子甚至可能已经不需要用年来计算了。你们真的要当这样一个邪恶之徒的殉葬品吗?我们为你流泪,因为看到了你们正在为了区区蝇头小利,自己步入无尽的黑暗……

2000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