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子"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月10日】这是个并非遥远的故事,"一粒子"就在我身边,她这样说:不记事时,我被一家信佛的抱养。我三爷一辈子读经书,吃清口素,是坐着死的。我记得家住黑龙江某地北屯,共十来户人家,谁来搭个马架子种上小麦、黄豆就过日子。因为我是个女孩,我妈哪也不让我去,我也没有具体名字。可我妈总是告诉我,到啥时有德就有一切,没德就啥也没有。遇到啥事也不怨人家,你要是好,别人不会打你骂你,得是你自己不好。妈还告诉我,经书上说:以后会有真人真佛姓十八子出来传大道大法,穿翻领衣服,脖子下打结,头顶"四两棉花"(梳分头之意),有一本真经,有一个轮子,轮子一转,天地间他说了算,待到成佛的那一天,善男信女,必须到京城过大筛,上边的不要,下边的不要,就要中间站着的,磨又磨,考又考,真火烤,顶不住你就下去了,烤住了就是成子,烤不住就是瘪子。我们都赶不上了,咱家就你能赶上,到时你一定能得这个法,谁不要你可得要,捡了,抱住你就别撒开,这是一条金光大道,最直、最正,你就是一直往前走,谁叫你也别回头,回头你就掉下来。九岁那年,妈没见得什么病,一夜之间就死了,十二岁爹也死了,房子也塌了,我开始流浪,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一辈子没结婚,因为老在马路边蹲着等着找活干,人们就叫我"蹲子"。领养了二十几个孩子,他们都对我非常好,管我叫妈,要养我老,不让我离开。三年前,儿媳妇说:"妈咱上公园炼功吧,"到那一看,我说:"打眼罩干啥?"媳妇说:"叫头前抱轮。"想起我妈说的轮,炼完功回家找书看,这不正是吗?学完五套功,给了一套炼功带,我开始走上了修炼的路。从那时起,我每天看书翻书,因一个字也不认识,天天都看师父像。

前些日子,我叫我儿子听着点,外面有啥事,你得告诉我。有一天,我乾儿子说,炼法轮功的都去北京天安门了,我想我得去了,到天安门一看,怎么那么小呢,城门就一人来高,心里有点不相信,这到底是不是天安门呢,心里正疑惑着,就被警察抓起来了,因报姓名时叫"一粒子",警察就把我的手脚绑成大字悬空,打了四五个小时。二十天后放我回来了。

故事到这本已该结束了,但"一粒子"随功友来长春,与其他功友相见,大家听了她的故事,深感大法威德,欲留于此,然而她谢绝了大家的挽留,带走真相资料,到她该去的地方去了。

象是天边飘来的云,象是夜空洒落的星,她飘然而至,又悄然而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