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武汉大法弟子的申诉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我们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生活在湖南省某县。法轮大法自94年在我县传开后,有近2000人修炼。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们时时刻刻,事事处处都以“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克己奉公,为别人着想。如一学员几次拾巨款交失主(98年12月又将自己女婿拾得壹万零伍佰元现金交还失主,失主酬谢她2000元,她分文不收)。某村60多名法轮功学员带头勤劳致富;带头交纳国家各项税款;主动铲除堆积在村中十多年的十多方垃圾;捐资检修了村委会办公室(共计14间房)。许多身患重病甚至绝症的人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奇迹般康复。我们中有因医疗手术失误瘫痪了13年的,炼法轮功后能站立行走了;有被全身类风湿关节炎折磨了十多年,性命几不能保的,炼法轮功后青春重返,并喜添一子。我们确确实实从法轮大法修炼中获得了道德的升华,身体的健康,境界的提高,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通过欺骗,造谣等手段,制造了政府对法轮功的重大误解。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严禁广大群众修炼法轮功。我们认为对这一万古奇冤有必要有责任去上访,向中央领导同志反映真实情况,请求党中央不要取缔法轮功。这本是公民在日常社会生活中很平常的一件事,同时又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是受我国现行《宪法》保护的。

可是就因为我们上访,当地公安就将我们关进了拘留所,看守所。一个小县一年来因法轮功而被关押达近200人次。许多人被治安拘留了4、5个月,后来连拘留证也不开,没有任何借口地拘留(法定治安拘留最多只能拘留15天)先后有15人被判劳教,半夜秘密送3人。

就因我们上访,公安局抄了我们的家,抄走的有书籍、衣裤、电器、家俱,柑桔等。一个时期里,个别乡政府干脆问我们一声“还炼不炼”,说“炼”的学员全部被送进了拘留所。今年七月,某乡10余名法轮功学员顶着烈日在田间忙双抢,被当地乡政府干部叫去关了起来。没有上访,也被关押,同时也就耽误农业生产。后来交了一大笔罚款才陆续放人。一位农民(不是法轮功学员)到县城走亲带了一份“经文”给同村法轮功学员,结果遭到乡干部毒打,乡领导带一班人还上他家屋顶,捣毁瓦片......

也许你不会相信在社会主义法制国家里,在现代文明社会里会有下列的事情发生:

1999年12月初,好几个公安干警和新闻摄像人员来到某拘留所,向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们训话,一位公安领导开口就骂起来:“你们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敢去北京上访......”5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魏成义(化名)对这位领导太缺乏修养的做法不禁微笑了一下,当即嘴上就被这位领导猛地揍了一拳。年轻学员张夜叶(现已被秘密送去劳教)说了一句“我们上访没有错”,几个公安人员冲上来拳打脚踢,另一位领导模样的马上示意不要将打人场面摄入镜头。张夜叶被打了好一阵后,又被脱剩裤衩,令其在水齐膝盖深的水池中站了一个小时......

40多岁的女学员陆真卿(化名)就更惨了。开始要她跪着,脚后跟被警察反复踩了好久,再用冷水从头上往下淋。因时值隆冬,衣服穿得较厚,从头上淋下来的水一下子不能浸湿到肉皮,警察就拉开她的衣领,从她脖子里往下灌冷水,再用电风扇吹了一个多小时。过后将她带到厕所,强逼她吃粪便。那警察还不罢休,又抓着她到一蓄有混浊的污水池塘边,将她推向池水里,结果她坐在池中让冰冷的泥水浸了好久,这场非人的磨难才算停止。

也是1999年冬天的12月,年轻学员钱文蕊(化名),先一天提审时就被打,被饿了一天,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又被提审,被严刑逼供。先是“将军背剑”,之后将双手铐在窗户上,仅让两个脚趾着地,脱去上衣,用木板抽打,中午也不给饭吃。下午又用手铐将其铐在楼房的平顶上,脱去外衣,往内衣内裤里倒冷水,再让冷风吹干,干了又倒,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干警问他:“你看过‘耶稣的故事’吗?”钱文蕊回答:“看过。”干警说:“你就是耶稣。”到晚上9点钟才送回拘留所......

还有许多令落泪的事实,如:公安局长一脚又一脚地猛踢已绝食了5日的女学员刘六妹。年仅14岁的女孩刘群年龄被改成16岁后,拘留了两个月,学校也取消了其入学资格。又如公安局和“610”办公室以及个别乡政府,向被关押的学员家属索取各种名目的罚款,如:从北京接回的路费3000元,不上访“保证金”500元。这笔钱款(按最低每人次3000元计算,总金额也不低于60万元)这笔钱款被他们用来坐飞机,游长城,游张家界或购买手机,或私分,这些事实,限于篇幅,暂不详叙。

善良的人们啊,难道你真以为我们邪吗?一点也不邪,我们走得很正。有关部门人员的上述做法对吗?不知其符合的是哪一家的法?哪一家的理?至少在我们中国是没有这样的法理。善良的你啊,请冷静地想一想,如果一个公民连真话都不准说,连道理都不准讲,连真理都不准信,放任邪恶妄为,这于国于民到底有益还是有害?其结果难道不令人感到可怕吗?即使是真正的罪犯,国家法律都给予了申辩权和上诉权,而我们作为自由公民上访却遭到了非法拘留和非人性的折磨。尽管如此,我们仍要向家乡,向全国,向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倾诉我们的实情。期盼大家分清是非,明辨善恶,不要随波逐流,也期盼还在作恶之人,良知猛醒、远离邪恶。

大法弟子



武汉消息:新一轮的迫害开始了,新的考验开始了,这次大家都要争取合格过关

在人类进入新世纪的时刻,邪恶势力的表演者们没有心思为人类进步做点什么,而是加紧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据警方透露:武汉市政法委书记程康彦因治安、三陪等问题在北京挨了批评,发狠整治法轮功,定了六抓(上京、发传单、贴真相、在家炼功、串联、上网,具体不详),且抓住就判。元旦前,不知谁又动了邪念,把炼法轮功的集中起来“办班”,于是各区、街道、派出所,从办事处主任、科长到居委会,从派出所长、刑警到户籍,跟踪,查找大法弟子,不论你是在家做饭,带孙子,上街或在工作岗位上都以到派出所谈话为由,一去不能返。至于“学习班”办多长时间,回答“不知道”。内部人士说,是怕这些人到北京去,看来又是一个“无期”迫害。610办公室的人各街道转,检查办班情况。

一大法弟子刘X,丈夫去世,儿子去年大学毕业,因去北京同学家,被查户口的问其是否炼法轮功,回答“是”,而被带走送回武汉,关在额头湾近11个月,母子不能相见,只因为母亲也是炼法轮功的。刘X一人在家被监视,后由“重点”转为“一般”,

更可悲的是,各区迫害大法弟子,互相学习借鉴,好象谁镇压的凶,谁是榜样。桥口学武昌,张岱梨书记督阵,还要搞什么“重点街道”。孰不知,镇压者丧失掉的是人善良的本性,人类最宝贵的东西----德。本应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现在却“祸害一方,残害忠良”,干着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善良的百姓的事情,看来“三个代表”也不是真的了,镇压者把一亿多修炼大法的弟子以及众多的他们的亲朋好友,都不列入人民群众的范畴了,“重德载物”,“博爱礼义”都可以不要了。

在学习班里,如他们认为你态度不好,即刻送额头湾,二指沟,河湾等地劳教,在里面炼功就要挨打,背经文,默写经文就要判刑,难道背上一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够判刑?谈什么人权,言论自由?尽管如此,大法弟子以“坚修大法心不动”的浩然正气面对一切。

有着几千年优秀传统的文明古国,每天发生着见不得人的镇压善良的丑恶行径,天理难容。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任何生命都应该象珍惜自己生命一样珍惜万分的,反之,后果如何,请每个生命自己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