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死难者一个公道

山东龙口市丰仪镇政府迫害法轮功弟子情况反映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层的修炼大法,因其修心重德,祛病健身效果显著,而且使人的道德很快得到升华,弃恶从善,有益社会、有益他人、有益自己,短短几年内就受到亿万人民的欢迎。即使在今天,面对报纸,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百分之百的谎言,面对殴打、谩骂、劳教判刑,多少善良的正义之士抱着对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挺身而出,善意的揭穿谎言,向国家和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2000年7月,山东龙口市丰仪镇十几名大法弟子先后进京上访,被遣送回丰仪。此前,已有曲沛试,刁忠兴,于水等未上访的学员被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随意谩骂殴打。7月12日上访的田香翠等学员,13日被押回丰仪镇,13-17日在押期间,每天早晨至晚上10-12点被强制在屋外罚站、曝晒,不给水喝,晚上在屋外地上睡几个小时,白天继续罚站,还要被逐个叫去,污言秽语,拳打脚踢。有时5、6个人毒打一个人,不问死活。有的学员挨过五六次打,有的被强制坐在椅子上,脚搁在另一个椅子上,悬空的腿坐上人,几天下来,这些学员个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回来的第一天不给饭吃,从第二天开始给午饭、晚饭,每顿干啃半个馒头,只有17日的早上给了一点饭,中午破例给了一点菜,不给筷子,只能用手抓,这是他们的真实情况,毫不夸张。丰仪镇曹承绪书记对有来看学员的家属说:来领人先拿1万2千元钱(罚款也是他们的惯例),但这些清贫的学员当然拿不起这么多钱。17日下午,这些学员被送至张家沟拘留所。

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7月12日上访的学员田香翠,年近60,丰仪镇曲家沟人,身体健康,家里地里的活几乎全靠她。上访前身体状况良好,13日押回后,被曹承绪书记大骂过一次;16日上午十点左右,又被曹承绪书记、赵金田书记、柳延波等人毫无人性地殴打,后又被继续罚站,在烈日下曝晒。后来田香翠实在坚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经常头晕、恶心、呕吐,不能吃饭。17日送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饭。驻张家沟拘留所工作组的公安人员见状不妙,没按惯例继续殴打,但伙食仍然是老规矩:一天两顿,每顿一个小窝窝头,田香翠健康状况日趋恶化。于21日下午,张家沟人员见势不妙,通知丰仪政府,丰仪政府通知其家属领回,家属将她送至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田香翠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于23日上午8点死亡。家属向北海医院要病历,医院拒绝交出。这明显违反了住院常规。

驻张家沟拘留所的工作组人员怕承担责任,让与田香翠同拘室的人(曲洪莲,刁海莲,慕福芸,韩贵珍)写证明,证明工作组人员未打田香翠,是丰仪镇政府打的,并按手印。

以往在张家沟拘留的学员,到期后,按惯例,丰仪政府来人接回丰仪,软硬兼施,采用罚款、罚站、扣押20、30天不放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这次,田香翠死后,出人意料,其他人到期后,政府一反常态,竟无人露面,其心怀鬼胎,不言而喻。

善良的人们不禁要问:丰仪镇政府曹承绪书记、赵金田书记、柳延波等人,作为党的领导干部、百姓的父母官,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滥施淫威。丰仪很多学员仅仅因炼法轮功或他们认为可能上访就被无理扣押,打骂勒索;田香翠,这样一位年近60的勤劳善良的农家妇女,仅仅因为上访讲了几句真话就被他们采用如此野蛮酷刑、流氓行径,如此玩忽职守、草菅人命,如此百般虐待、迫害致死。人性何在?党性何在?田香翠等人的人权又何在?

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对国家机关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提出申诉、控告、监督、检举的权利。新闻媒体对法轮功的失实报道严重损害了国家形象和人民的利益。而法轮功学员完全抱着善心向国家政府机关反映事实真相却屡遭拘留、殴打乃至劳教、判刑,试问老百姓说句真话,何罪之有?

丰仪镇政府曹承绪书记、赵金田书记、柳延波等人的所做所为严重败坏了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违背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天理难容,国法难容,不能使罪恶再这样延续下去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呼唤良知,呼唤正义,我们强烈请求龙口市委市政府尽快查清此事,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惩凶手,以正国法,还死者一个公道,为百姓伸张正义。广大龙口市人民乃至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