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法轮大法弟子致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以色列我自由自在炼功学法,并与以色列的大法弟子们洪法,学法,在异国他乡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按照‘法轮大法’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

在中国,我的大法功友们却遭到中国政府的残酷镇压。中国人没有自由去选择自己的信仰,即使做好人都很难!现在回想起在中国的日日夜夜,我虽身未在牢房,心却失去了自由!在以色列,每当从网上、从新闻中听到、看到江泽民及其追随者还在不断地对大法弟子进行失去人性地摧残的时候,我做为一个中国人感到羞耻,感到痛心。

我在修炼大法前身患严重的肾脏疾病,曾一度为日渐虚弱的身体痛苦不堪,为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感到迷茫!在我最艰难、绝望的时候,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本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感到无比亲切,相见恨晚!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这本书。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很快得到净化。经过医院化验检查,各项指标均达到正常标准。郁闷的心情变得轻松愉快,人又充满了活力,而且很快回到了工作岗位。这是现代医学所无法解释的。正如师父所讲:‘气功能够治病这一点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三年多来,为国家节约医疗费三、四万人民币。全国像我这样的大法弟子何止千万,为国家节约了上千亿元的医药费。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法轮大法’除了净化人们的身体,更主要的是净化人们的心灵。中国人经过一场十年浩劫,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心理素质,道德标准一落千丈。没有了心法约束,没有了做人的标准。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信任。这是做为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看到眼里,痛在心上的。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信仰也变成了‘拜金主义’。一些中国领导阶层除了玩弄权术,中饱私囊。还有别的信仰吗?中国走向何处?

‘法轮大法’的出现使全世界亿万的善良的人们找到了做人的真正意义。中国人从二十世纪初期‘五四运动’、中国民主主义革命开始,就在寻求自由,寻求做人的真理。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人是否找到了自由?是否真正从封建社会的旧势力中走出来。中国从清政府到国民党统治时期,对中国人民向往自由的生活进行了无数次的残酷镇压。

今天,江泽民及其追随者是否使历史再一次重演?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人还是没有信仰的自由。甚至没有做好人的自由。我们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师父曾经指出过“任何外在的形式、命令或者是采取什么手段都不可能改变人心,人心得靠自己去改变。如果他自己不想改变谁也改变不了,任何法令规章都只能治表,不能治本。”师父的教诲已经深深埋入大法弟子心中。在人与人发生矛盾时,大法弟子从不责怪对方。总是首先检查自己。如果我们人人都做到这一点,中国的贪污腐败现象及治安恶劣状况会自然消失。中国会实现自古以来人人向往的童叟无欺、夜不闭户的良好社会风气。然而,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为何不顾一切地否定这一切呢?对全国、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们的善意的呼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呢?

“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是全世界法轮大法弟子的师父。这在真修弟子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师父把上亿大法弟子从各种疾病、精神压力的痛苦中解放出来,这是任何一个对“法轮功”有初步了解的人所共识的。对师父的污蔑、造谣、中伤只能使江泽民一夥当权者最终彻底失去民心。

今年‘十一’抓了很多大法弟子,从网上看到中国警察凶残地殴打好人的报导和照片,这不使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痛心吗?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自由。难道中国宪法是一纸空文?江泽民等是应该扪心自问的时候了:为权?为利?

在此,我希望‘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能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向中国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撤销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令,还法轮大法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