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

我的元旦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 2001年1月1日上午8点左右,我和另外一个功友正在从天安门右侧的地下通道往天安门广场走时,突然从前面过来一个警察抓住我的胳膊就问“练没练法轮功?”可那位功友有些害怕,就随口说:“没有”,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失去“真”,马上那个警察又问“法轮功好不好?”没等那位功友开口,我说:“好!”,警察就不让我们走,把我们推到一边,那里还有两个功友,那个警察过来问我有横幅没有,还动手解我的衣服,我拒绝他的非法搜身,警察就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并继续搜身,我就向广场上游客高声喊:“警察打人啦!”那个警察就不敢再打我,并且他还不承认打过我。

这时警车开了过来,我想到了不能轻易被邪恶带走,我不上车,但架不住警察劲大,他们把我抓上了警车。上了警车,刚才打我的那个警察以为有了保护(车上别人看不见),他和另外一个警察一起对我搜身找横幅,我抓住衣服不让搜,他就用警棍打我,我说打死我也不给你,这时警察把我胳膊一拧,我以为是要给我上背铐,谁知他顺手从我兜里把横幅给抢走了。

车上的人越上越多,警察就把车上的窗帘拉下,我一看就知道他们怕行人知道车上抓的都是法轮功,我和另外一个功友马上打开窗户向广场的人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车下一个便衣过来在窗口外打我们,把我们打的坐在地上。然后把窗子关死。警车把我们拉到天安门分局,停了一下就把我们拉到早已在纪念碑西侧等候的一辆大客车上,并把我们拉向昌平看守所。

在走向昌平看守所的路上,我想起师父在“理性”中说:“.......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我悟到:既然来了,也要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这时我想起我袖口里还有一个“窒息邪恶”的横幅,就在一路上打开车窗,展开横幅,并和功友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等口号,警察也没打我们,也没制止我们,只对我说了一句“你安分点”就不管了。

昌平看守所里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只要是进去的弟子一律绝食,都不说姓名、地址、工作单位,警察把我们一一编号,还一一照相,照相时我严厉拒绝,结果我被警察打的脸肿了起来,最后我还是被强迫拍照,我就侧过脸,让它们照我被打肿的脸,让它们自己给自己的罪恶留下见证吧!我们7、8个号里的大法弟子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窒息邪恶”“拒绝审讯”“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无罪”。我们号我领喊,喊的特别齐,我喊累了,有一个6、7岁的小弟子主动站出来领喊,其场面之感人令人难忘。

第2天,我们被送到延庆看守所,半路上警察找我们每人要30元车费,我坐在第一排,我没有配合他们,我说:“不是我要来的,是你们硬要拉的,我不能给你钱,你要不拉,我们自己可以走。”由于我这样别的学员也都这样,所以警察在我们车上收的钱就很少。

到达延庆看守所的时候他们把我们编号并审讯。提审时它们先来软的,对我说“你们不是来上访的吗?好,我现在就接待你们,你们反映情况吧,你们不说姓名,我怎么调查啊?”我不禁一笑,想起师父在《除恶》中说:“在邪恶的镇压中他们已经穷途末路,所有转化学员的方式、言论都是哄小孩儿的玩艺儿。”它们想用这种办法来哄骗出我们的地址,这真是哄小孩的玩意,我怎么能上当呢?我坚决不说,它们一下子露出本来面目,用台历打我的头,嘴里还说着脏话,还骂老师,我说:“你胡说八道,不准你骂我师父!”它没吭声走了,一会儿拿着电棍回来,拿电棍电我的头、脸,耳朵,胳膊,腿,脚,把我乱电一通之后,过来3个女警,问我说不说姓名,我坚决不说,这3个女警的眼里流露出敬佩的目光。这时从旁边屋里推过来一个学员,这个学员的背上被邪恶贴上骂老师的条子,这3位女警见了就说:“骂人的东西怎么能贴到背上呢,赶快扔到垃圾桶里去”。

由于我们不说地址,邪恶的警察就让我们脱了棉袄、棉裤,脱下鞋和袜子,光脚在外面冻着,一直到晚上11点,我们才被送到一家养老院里。

由于延庆看守所里已经关满了大法弟子,所以我们暂时被关进养老院,它们临时租的养老院的房子里,两间屋里关满了不说姓名的大法弟子,我突然想到《洪吟》里的“共同精进,前程光明”,我想:何不趁这大好时机,开一个小小法会呢?我的观点很快得到周围同修的赞同,于是我们开始集体交流心得。

我们在集体交流中得知: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被邪恶的警察脱光衣服,疯狂电她的小便处。我们号还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被警察电小便处,并把她的脸上,肚子上,腿上,胳膊上电出许多大泡。这是我们都亲眼看到的。而我的眼睛被它们打的象熊猫一样,脸肿起那么高。经过我们集体交流,我们统一认为:面对邪恶如此无人性的镇压,我们不能再纵容邪恶!我们商量的具体办法是:我们要拒绝提审,不承认编号。

警察来提审时,叫几号几号,我们谁也不支声,警察没办法,只好拿照片一个个的对照。邪恶的警察强行把学员拉走。晚上提审完回来时,有一个功友被打的走不了路,有一位学员是因寒风冷冻晕倒后抬回来的。

于是我们干脆把门堵上不让它们进来,以致于警察下次来提审时只好从窗子进来,我阻止它们抓学员时,一个警察把我抓起来就扔到了墙上,差一点把我摔昏过去。下午有许多养老院的阿姨(工作人员)过来劝我们吃饭并问我们为什么要堵门,我们就趁机用我们身上的伤疤向她们揭露了邪恶警察的暴行,让它们干的不是人的事情曝光。

等到延庆监狱有地方的时候我们又从养老院转到了监狱,延庆看守所的所长说:“你们不吃饭也不说是哪儿的,等着在这儿拘留30天吧!”我们的心都很正,因为我们知道这不是人说了算的,是师父说了算的。这时我们号里来了两个从公安局转过来的大法弟子,当天我们又成功地召开了一次小型的心得交流会,这次别有意义的法会的召开竟使我们全号弟子全部释放。

在这次交流会上我们先端正自己的思想:我们到这儿是证实大法的,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就应该堂堂正正地回去,不应该再在这里,第二套功法是“生慧增力......”我们应从自身向内找,不再硬碰硬,应用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智慧去对付邪恶。

1月7日,我们号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无罪释放,走出魔窟,正义终于堂堂正正的战胜了邪恶。

在这一次护法修炼过关中,我悟到:不能纵容邪恶,要主动抵制邪恶,还得用善的一面去抑制邪恶,在正法中建立自己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