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海淀区圆明圆派出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 2001年元月3日12点多,我从北京海淀区圆明圆派出所逃了出来,一个朋友见我出来后非常高兴,她说:那里的领导(圆明园)说他们对你很好。我就谈一谈他们怎样对我“很好”。

元月1日上午十点多,我来到天安门广场为的是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在纪念碑与国旗之间,不断有大法弟子打开横幅而后被抓上车并被殴打的场面。我也镇静自如的拉开横幅:“法轮大法好!”并喊出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不一会,一个老便衣就惊恐万分向我冲过来抢横幅,又冲过来几个男便衣把我按倒并捂住我的口,然后连拖带拉把我弄上车,车上两个高大的恶警挥舞着警棍狠命地朝大法弟子身上打,一个女弟子被打得头破血流,恶警们还嘻皮笑脸。他们把大法弟子从天安门派出所拉到昌平的一个地方,在那里又把大法弟子分到各个地方拘留所或派出所。天黑的时候,两个警察把我一个人带到了圆明园派出所。

圆明园两个女警察(一个姓王,一个姓何)来问我姓名、地址,后来那两个带我来的男警察也来劝说我,并要我回答他们的问题,我都拒绝了。我向他们解释了我为什么不说姓名、地址:1、我不想牵扯当地政府部门,2、我们来北京天安门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你们无权关押我、抓我,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他们见我不说,就整天逼我,不让我休息睡觉,让我按他们的要求或坐或站。第二天早上,陈所长见我不说,就用腿一扫我的两腿,强逼我坐在地上。白天他们也逼我说,不让我休息,这样过了白天。晚上,他(她)们见我还是不说,就不让我穿外套,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冻,并带上手铐,一再逼我说出姓名、地址;我还是保持沉默。一个姓王的男警就找借口要来剥光我的衣服,并说一些下流话,我见他们这样邪恶,心想就是死也不能配合他们并明确向它们表示决心,这样他才罢休。他与姓王的女警让我按他们规定或站或坐,稍一不从,就踢我、推我、扯我、骂我,发现我困得合上眼,就用万金油往我眼睛上抹。凌晨四点左右,王男警回去休息了,换了一个姓魏的男警,这个人厚颜无耻,一来就揪我头发,打我耳光,并用穿着袜子的脚在我脸上抹来抹去,并说些下流话,时不时把铐我双手的手铐甩几下,这样又折腾了一个晚上。

早上陈所长替我打开手铐,让我叫一个朋友来接我回家。当我朋友来到派出所,他们又不让她带走我(可他们却骗她:他们对我“很好”)。朋友走后,他们似乎对我放松了一些,我乘他们不注意,拉开门毫不犹豫的逃出了这个邪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