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月12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月12日】
  • 山东某市洪法情况

  • 发生在长春火车站的一幕

  • 一位密云看守所出来的大法弟子经历

  • 武汉弟子被秘密判刑

  • 成都简讯

  • 黑龙江省富裕县大法弟子被劳教名单

  • 介绍一种洪法方法

  • 恶有恶报

  • 山东某市洪法情况

    近来山东某市大街小巷贴满了真相材料,电线杆上、居民小区、大马路两边的墙上、树上,等等等等,到处是“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横幅、喷漆、传单、气球。公安、街办们已经筋疲力尽,撕不尽,涂不尽,有很多人已经习惯于走在到处都是“真善忍”标语的街上。很多地方的喷漆和不干胶10多天了竟然完好如初。

    11月末的一天晚上,我们成功地集体走出来挂横幅,数量达400多个。在行动的前一个小时,突然下起了罕见的大雾,两米之外看不见人。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散雾。横幅挂满了市区,早上上班的市民人人皆知。功友全部都安全返回。

    元旦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又成功地集体活动了一次。街上到处是喷漆和不干胶,树上挂满了横幅。还有些功友到农村去挂了很多横幅,令世人即惊叹又佩服。

    深圳市福田区派出所将6名大法女弟子扒光了衣服,在光天化日之下扔在院子里。这6名弟子从未婚到老太太都有。邪恶到了如此没有人性的地步了。


    发生在长春火车站的一幕

    2000年12月中旬,我和几位女功友想去北京为法轮大法及李老师所蒙受的不白之冤说句真话,在长春火车站等车,有几位警察逐个查票,发现我们的票是上北京的,便强行把我们带到二楼值班室。又来两位中年男子,是长春市公安局便衣警察,把我们单个拽到一个黑糊糊的屋子里,里边有各种刑具。关上门便大打出手,其中一个飞起一脚把我踹到那边,另一个又飞起一脚把我踹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又揪住我的头发打我的脸,边打边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亲眼目睹这凶狠狰狞的面孔、邪恶的目光、低级下流的语言,觉得他们比地痞流氓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我还是劝他们说:“请你们别这样对待我,你们也有妻儿老小,别人这样对待她们,你们的心情会是什么样呢?况且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什么坏事都不做的炼功人。”他们听我这样一说便大吼起来:“杀人放火我们不管,我们就专门打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于是变本加厉打得更凶了。带手铐、过电、用啤酒瓶子打。他们还把七八个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让她们光着脚站在大厅内,警察们围着这几个女学员一边看一边说着下流的语言取笑。在大庭广众之下恶警们充分暴露了它们无比肮脏丑恶的心灵。

    以上是我在长春火车站亲身经历的惨痛的一幕。善恶有报是宇宙真理,有很多警察暴打法轮功学员之后自己暴病而死、或遭横祸,这都是宇宙法理的制约。

    再次奉劝所有的警察,为了自己的未来,请你三思而行,不要再充当助纣为虐的刽子手!清除坏人的时刻已经到来,人类美好的明天即将到来,给法轮功平反昭雪的时刻即将到来。

    王华(化名),女,45岁,家住黑龙江某厂,于2000年12月23日因散发法轮大法宣传资料,被公安机关拘留审查,在审查期间惨遭毒打和迫害。

    下面是王华口述她遭受毒打、迫害的事实经过:

    我是2000年12月23日晚半夜被公安派出所审查,据说是富裕县公安局来的两名干警,名叫陈良军、张英。我自从被他们抓去后,过一段时间遭一次毒打,他们开始用手打我的脸,用拳头打我的前胸。后来,他们把书卷成卷,往我的脸上抽打很长时间,嘴里还不停地骂着难以启齿的脏话,把我的脸打得红肿,眼睛充血,视线不清。它们拿书往我的身上抽打,我的两只胳膊被打得抬不起来,多处青紫。接着它们又变本加厉,用卷成卷的书放在我的前胸,用拳头猛击书,说这样能打成内伤,我真的感到胸内剧烈疼痛。紧接着还往我的颈部、淋巴结处猛打,使我呼吸困难。他们真是用尽了心机。打完了我的上身,又把我打坐下,把腿分开,陈良军穿着皮鞋,用最流氓的手段往我大腿根内侧,猛踢猛踩,我疼得死去活来,他们还不肯罢休,直到踩够为止,我的两胯骨被掰得象变了位一样,超前来了月经。半天站不起来,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他们又想出了更恶狠的招数折磨我,在我冷不防的情况下,两位恶警用手使劲在我的腋窝处猛劲掐,他们好像还不解恨,又把手伸向我的乳房猛击,然后把我的鞋脱掉,用皮带猛抽,脚肿得不敢着地。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心灵也受到从未有过的创伤。我做梦也想不到,人民警察怎么会对人民这么狠毒,我究竟错在那里?我宣传法轮大法材料,是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人来做更好的人,怎么会遭受如此的残酷折磨。尽管如此,我还是忍着剧痛,坚持到他们审完我,时间长达12小时。当回到监号里,这一夜,恍恍惚惚,闭上眼睛就做恶梦,无法安睡。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心灵创伤,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为此,我从内心深处呼吁上级主管部门依法认真处理这一事件,严惩打人凶手。

    去年12月,广东省公安厅为阻止省内大法弟子到珠海洪法,在12月14日晚及15日早上,省内各区街公安大肆拘捕曾走出来而他们认为没有转变的大法弟子,然后交给辖内的“综治办”人员负责,拘禁于各街内附近的招待所,并由各区的“610办公室”人员总管,各街道派公安、保安及“综治办”人员24小时轮班看守。

    从12月14日至现在,被拘禁的大法弟子大部分尚未被放回家。为了抗议无理的关押,有一部分弟子已开始绝食。其中广州市海珠区赤岗街的8名弟子已于8日开始绝食。

    另:广州市海珠区拘禁大法弟子的部分地点:
    1、龙凤街:广东省公路局招待所
    2、赤岗街:海洋局南海分局招待所
    3、新港街:广东省轻工学校招待所
    4、素社街:金汇花苑


    一位密云看守所出来的大法弟子经历

    我们一行是12月31日到天安门广场护法。来到广场,看到许多学员陆续打开横幅,随即便被连拖带打的抓进警车。有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中年男子因拒绝上车,被几个警察围着打。学员被拉到车里,在外面隔着车窗都能看见他们狠命的打学员。我同三个同修转了几圈,看到有一个女学员被警察盘问,因拒绝,便被殴打。我们两个学员打开横幅“法正人间”高高举起,另一个学员则散发传单。

    来到分局,里面已经有很多学员,有位阿姨头上鲜血直流,有的学员手上淌着鲜血。我们集体抗议,要求不许打学员。后来我们被陆续分流到密云,编号、拍照。我不配合他们拍照,他们就摁倒我,让我仰面。五六个人分别踩着我的手脚、胸部,抓着我的头发,还打我的脸。后来大家陆续进了密云看守所。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学员,晚上被带到派出所。我们不说姓名地址,警察就用电棍打我们,因电棍没电,改用铁棍打。然后警察又将写有老师坏话的纸贴在我胸前,我撕掉,继续遭到毒打。接着警察又将我拉到屋外站在冰上冻,并把我的外衣脱掉,全身打。我心里想打死也不能说,决不配合邪恶。后来他们把我拉回屋里,我还是不配合,他们就又将我拉出去冻。我想逃走,但心态不稳,放弃了。晚上12点被押回关押,第二天继续提审。他们用很多谎话骗我,又说给我书,给材料看,又给食物、水,我都拒绝了。他们见我还是不肯说,又拉我到冰地里冻,用手铐铐着,还左右选地方,生怕被人看见。我就想,我一定要闯出去,揭露他们,叫世人知道他们的邪恶。

    在牢房时,有一个老太太,50多岁。因炼功被警察用水浇湿全身,大家都帮她换上衣服。每当有人被提审,我们大家都站起来集体窒息邪恶,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凶恶地进来打我们,拖我们出去。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们屋的学员因集体绝食,陆陆续续被放了出去。当我绝食进入第七天时,也被他们放了。我又回到了家乡,继续回去做一个大法粒子该做的事去了。

    据可靠消息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在安发桥蹲坑,前几天有四名哈工大学生夜间在挂横幅时被抓。还有些警察假扮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唠法轮大法的事情,来判断你是否是大法弟子。希望大家在讲清真象、挂横幅时注意安全,不要被邪恶钻空子。

    郭文琦,女,24岁,新加坡国立大学工商管理系硕士研究生,新加坡法轮功学员。11月中旬回国度假期间,在西藏向世人介绍法轮功时被捕,至今仍在西藏关押。家人打听到她非常坚定,公安部门不予释放。现在学校已经开学,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们来关心和帮助,使她能够早日重返校园。


    武汉弟子被秘密判刑

    1月6日四名武汉弟子在公园炼功洪法,被派出所抓走送到应城一看守所,去北京上访的两名弟子陈金枝、黄文英、(女)从北京送回厂里派车把她们从武汉接回送到应城一看守所,听司机讲她俩被北京公安毒打,打得整个人都变了形,陈明,万志强(男)汪建荣(女)被密秘判刑,家人都不知道,陈明因坚持修炼不配合他们,就被毒打得站不起来。陈金枝是厂子弟学校老师,学生们很喜欢她,因她书教的好,对孩子们非常好。黄文英厂职工,她们对大法都很坚定。


    成都简讯

    四川资阳大堰劳教所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行为仍在继续。元月2日,因合法上访被无辜劳教的大法学员郑方军按劳教所的有关规定应该到期释放,但是,由于郑方军从来没有写过悔过书、决裂书等,因此被取消了他参加劳动的奖分,到期仍不释放。现在他仍在入所队参加劳动。郑方军是遂宁市的农民,平时在成都市收旧家具、报纸、破烂等赚点钱补贴家用,朴实、勤劳、憨厚,深得成都一些炼功点上熟悉他的功友们的敬重。不知郑方军功友何时才能离开魔窟。

    目前大堰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全部从前段时间悟偏的状态中醒悟过来,把自己归正到正法的立场上来了,纷纷向劳教所表明了自己鲜明的态度,不但坚修大法心不动 ,而且积极、主动地正法。但他们的行为遭到了劳教所的迫害。大法弟子王习伟要求炼功被分到集训队进行严管。王海乾被分到6中队干重体力活。在这之前更早一些时候,机械厂中队的吴荣耀和罗振贵因为要求撤回以前违心写的悔过书也遭到了迫害。罗振贵被调到集训队。特别是吴荣耀,他被调到以严厉的纪律和砖厂沉重、残酷的重体力活而被称为“魔鬼中队”的四中队,白天干完沉重的体力活后,晚上回去还要学习、还要卷鞭炮筒,一般的劳教学员卷200根,吴荣耀却必须上交600根,后又涨到800、1000根。

    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剩下的180余名大法学员目前有百分之八十的学员已经从前短时间的不正确状态中醒悟过来,回到了正法立场上,并在不断跟上正法进程。


    黑龙江省富裕县大法弟子被劳教名单

    赵志刚,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2年;
    崔勋建,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2年;
    刘纯富,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1年半;
    国庆,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1年;
    邓青山,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1年;
    国燕,99年11月份因进京上访被劳教1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被加期7个月;
    崔丽辉,因上访被劳教一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被加期7个月;
    徐全风,因上访被劳教一年,因坚持反映情况被迫害,于2000年12月28日送齐齐哈尔市治病,自入拘留所以后,一直不准其家人接见,并对其进行人身摧残;
    张玉红,被劳教一年,因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被加期3个月;
    陶红燕,因上访被劳教一年,后加期3个月;
    刘同,因上访被劳教一年;
    马慧贤、漂仁凤,各被劳教一年;
    刘艳波,劳教2年;
    王绍辉、张兴余、马风歧、马良峰等6人各被劳教一年;
    张洪合,劳教2年;
    高青格,劳教一年。

    大庆大法弟子杨国庆,因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拘留15天,后因不写保证被秘密转走加期2个月,其父找其单位领导保释,但其单位领导因怕杨国庆再次上访而下岗没有保释。据派出所公安人员说,如果杨国庆2个月后再不写保证,直接进行劳教。


    介绍一种洪法方法

    材料:一块三合板与标语的大小一样, 同样大小一块8-10毫米厚的可吸水的海绵,事先刻好的镂空字的透明塑料(略硬,可到文具店去购买一种简易的文件夹)

    方法:在海绵上面灌满印油,将事先刻好的镂空字的透明塑料(和海绵、三合板的长度一样,宽度略宽)蒙在海绵上,用三合板做底,放上海绵,四周用胶带将灌满印油的海绵、三合板一起封好,以防印油流出,三合板最好也用宽胶带封严以免浪费印油。使用:直接在墙上或其他合适的地方一按,一副标语就成功了,注意开始使用时印油多,操作时要轻,否则字不清楚,也浪费印油。这种方法很方便、安全,也适合农村洪法。


    恶有恶报

    黑龙江省富裕县公安干警李贵仁,在审问法轮功学员时,口出脏话,侮辱人格,连老年人也不放过,许多炼功人都挨过他的打。在最近的一次车祸中,李贵仁脑袋被撞掉一半,腿被撞折。知情人说这是报应,真是苍天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