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的背后 邪恶犯罪仍在继续


【明慧网2001年1月14日】2001年1月1日上午8点钟左右,我举起了“真、善、忍”横幅,一群公安、武警、地痞、流氓组成的邪恶队伍向我袭来,又打又踢,把我踩倒在地。它们抢走了我的横幅,推打四次我都没有上车,它们拼命用橡胶棒砸我的头,我的头被砸出了大血包。车上有8名恶警正用拳头、警棍打不低头的几个功友,要求他们坐在车箱板上,怕世人看到他们的邪恶行为。我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怕“真、善、忍”,怕我们这些好人?这些执法犯法的倒招摇过市,按“真、善、忍”做的却被定罪。正邪颠倒,国民忧心。

当我们几十名功友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时,那里已经有200多名同修。他们中有七旬老人,还有一个抱刚刚满月的婴儿一起来证实大法,助师正法的。然而婴儿和他的母亲却“享受”着和我们一样的待遇,一同经受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邪恶、罪恶毒、最流氓的迫害,连婴孩都不放过,简直是灭绝人性、丧尽天良。

功友们一直未停止证实大法,有展开横幅的,有散发资料的,有被关进小屋还盘腿打坐的,还有一齐背论语洪吟,高声呼喊着“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真是顶天立地,感天动地的伟大壮举。在呼喊声中,我被带进了一个地下室,听到的是恶吼声,打骂声;看到的是功友们头上、脸上,手上流着鲜血的伤口。可是他们各个安祥坦然,没有惧怕,没有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