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男子劳教所的暴行


【明慧网2001年1月15日】 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是重庆市男子劳教所所在地,自1999年1月以来,已有70多名大法弟子被送到这里劳教。在这一年里,邪恶江泽民的帮凶无所不用其极地迫害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向世人讲清事实真相,在这里也奏出了一曲曲悲壮的颂歌。

一、棕绳捆人

棕绳,国家几年前就废除了的惩罚“两劳”逃跑人员的工具,在这个地方仍然大派用场,在西山坪严管队有许多法轮大法弟子因坚持修炼大法而被棕绳捆扎,其中有许多双手被捆残,被捆过的人有李向东、韩以明、周健、孟雪涛、陈建华、李春元,有的人甚至多次被捆。

二、水牢关人

西山坪严管队的“雷峰塔”是西山坪劳教所有名的水牢,里面暗无天日,终年不见阳光,无灯,遍地粪便和积水,深达数寸,为了增加恐怖,还故意扔进了许多死鼠和死蛇。江北区的亢红因坚修大法,在消业全身溃烂时双手被铐,吊在铁门上三天三夜,出来时全身颤抖。

北碚区西师的韩以明被关在塔里十多天,綦江的廖连海也被关进过“雷峰塔”。

三、随意体罚

十一中队的功友,邪恶之徒为使其转化,被强迫每天超负荷体罚,早上,5点半起床后就是5千米长跑,如你能跑5千米,就让你跑1万米。早饭后站“军姿”,要求立正站立双腿并拢,双手紧贴裤缝,手大臂和身体之间、手掌和腿之间、双大腿之间、小腿之间都夹上纸板若站“军姿”过程中纸板掉下,就被罚90度鞠躬,鞠躬时双手抱头,名曰:扣起。时间1~3小时不等。“军姿”站完后,就是做俯卧撑,个数200~300个。下午是练习蛙跳,距离是篮球场的长方向十个来回左右。之后是鸭子走路,距离也是篮球场长方向十个来回。如有时间还要练双人背靠背对抱等。所有大法弟子,不管年龄大小(大的60多岁)一律被罚。晚饭后就是站立到12点半。

四、强迫洗脑

西山坪各队有大法弟子的地方,经常采用高音喇叭,反复播放诬蔑大法的文章,强迫功友听;放各种邪恶的录像,强迫功友看,不看不听者,就会被罚、被关小间禁闭,或被铐被打。

五、剥夺自由

在西山坪,所有劳教人员能够享受的权利,法轮大法弟子均被剥夺,规定:没收法轮大法弟子所有的纸和笔,不能向外界写信、通电话,外界写来的信通过信检之后方能给大法弟子,凡信中提到外界大法情况或认为对大法弟子转化没有帮助的信件一律没收,凡对转化有利的信件则召集所有大法弟子当众宣读,不准功友和亲友接见,除对已写了“三书”的例外,并被告知即使劳教期满,也不会被释放,而且会被找借口延长劳教期,所有劳教期满而又没有写以上几书的人均被延长劳教6~7个月。

西山坪劳教所还利用“毒教”、“普教”来监控大法弟子,每个功友都有1~2名指定的这样的监控人员监控,这些监控人员在接受这样的任务时,被许愿“减劳教期”,“晚上加夜餐”以及其他一些好处和在监舍中相对的自由。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对大法弟子严密监控,以至于吃饭、睡觉、洗脸、漱口、洗衣、上厕所都有监控人员不离左右。一旦发现有监控人员失职,监控人员即会被罚分或挨打。通过这种手段使监控人员对功友产生怨恨,从而达到限制大法弟子在所里的自由的目的,所以有些监控人员就昧着良心向干部反映情况,打小报告,甚至在干部的纵容、默许下对功友任意辱骂、殴打。

六、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的表现

自从大法弟子被关进西山坪劳教所以后,争取大法弟子的合法权益,要求能够自由学法、炼功,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活动就一天没有停止过。

1、大法弟子在所里面对这样的环境,处处以炼功人的心性要求自己,同时一有机会,就向“同教”、干部说明法轮大法是修炼,是修“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的,是正法……,以至许多干部和劳教人员从最初的对法轮大法不认识到认识,甚至有很多原本品质不好的人得法,有条件的干部甚至自己在家看完了《转法轮》,这些人明白了道理之后,不愿和邪恶同流合污,对上面的严管措施也阳奉阴违。有的人甚至说出来之后一定要向世人述说大法弟子在西山坪受的苦有多大。大法弟子如何的善良和捍卫大法时众志成城的决心。

2、十一中队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十一中队的功友在被邪恶极度体罚的情况下,冒着电警棍的毒打,数次在操场旗杆下集体炼功,两次集体绝食,迫使邪恶之徒暂时放弃了对十一中队的体罚。

3、严管队大法弟子集体绝食。严管队功友在被所里严管的情况下,多次集体炼功,个人在旗杆下炼功,多次集体绝食。面对电警棍、警绳、小间禁闭、带铐、强制灌食,全无惧色,以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捍卫了大法。

4、写了“三书”的功友全部写出书面声明,要求收回交到所里的保证书,并希望其他大法弟子不要象自己那样走弯路,使自己修得更纯净。

5、所里的功友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学法、炼功。每天坚持背诵法,有机会时还抄写法,炼动功、打坐。默默的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自己的心性,默默的承受痛苦,默默的等待外面的大法弟子能够勇敢的走出来,邪恶能够被除尽,修炼能圆满的结束,自己能够和大家一起跟着师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