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相武:自我否定获真知(二)

中化公司退休老干部给公司党组的信及附文

【明慧网2001年1月15日】 五、 人人面临生或死的抉择

一个人在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做有关人民大众切身利益的事情时,是抑恶扬善,还是助纣为虐,其结果对自己生命的未来是影响不同的。也就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肯定的。大的就可能决定自己未来的生或死。

影片《生死抉择》中的市长,面对职工群众集体上访揭发公司领导的腐败问题,他没有固守自己对那些坏人的认识,而是从实际出发,查清事情真相,并且抛弃个人私利,作出了正确抉择,处理了坏人。他做了一件以正压邪的大好事,因而博得民众的拥戴和上级领导的赞誉,这无疑是为他生命的历程增添了不可磨灭的光辉。但是,如果他不是这样做,而是出于权欲和私利,固守他对那些坏人的原有了解,是老同事、老部下,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不会出问题,不作调查研究,被假相所迷,因而作出相反的决断,就是保护坏人,打击群众。这样,即使一时得逞,最后终将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成为罪人,被人民所唾弃!

社会发展是有规律的,总是新的战胜旧的,正的战胜邪的。不管旧势力如何气焰嚣张、气势汹汹,总是以它的灭亡而终结,真理必将得到弘扬而光照四方。在新与旧、正与邪的斗争中,我是为新事物的成长发展保驾护航,还是守着旧势力、维护旧势力,甚至助纣为虐呢?这对我来说就是有个生或死的抉择。选择前者,就将在真理的光辉照耀下获得新生;选择后者,必将成为旧势力魁首的殉葬者。

我相信,自己还有善心在,有向往真理的期求。但是,真理在哪里?谁是圣人?大智若愚。真理居于谬误之中,圣人出在混乱之时。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怕就怕在,不自觉的由于我自以为是的传统观念、思想、理论,封闭着自己的心灵,即使真理出现在面前,圣人在我身边,也不敢相信和接受,那将多么可悲啊!

六、 弄清真相 实事求是

据查,真相二字,本佛教用语,犹言本来面目。引申指事情的真实情况。

一个物体的真相,它的形状、颜色、大小、轻重、质地、功用等,用人的肉眼加上一些器具,是不难弄清的。可是,在近二三十年来,社会上出现的中国气功现象和外国流传的诸多新教,名目繁多,五花八门,正法邪教,鱼龙混杂,搞得人真是眼花缭乱,正邪难辨,真假难分。但是,依我观察,识别正邪真假并非太难。其所以说难,是因为有人出于自私自是故意从中作梗所致。就象有人有意无意地破坏了坏人作案现场一样,使得现象中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增加了侦察破案的难度。其实,事情本来就是简单的,真相真相嘛,就求个“真”字。就是把它的“本来面目”、“真实情况”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哪是正哪是邪,就能一目了然。关键在于不要带有主观片面性,要把事情的“本来面目”、“真实情况”,全部的而不是部分的,如实的而不是主观臆造的和盘托出。古人说:“誉人不增其美,毁人不益其恶”。说别人好,不把不好的说成好的;说别人不好,不把好的也说成不好的。这样做,就是实事求是之法。这是共产党几十年来一直倡导使用的、百战百胜的无价之法宝。小平说得好:“我读的书并不多,就是一条,相信毛主席讲的实事求是。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也靠这个。”我认识到,实事求是是做人之本,是革命胜利之本,是一切事业成功之本。

经反思认识到,我以前对法轮功的认识,是犯有主观片面性毛病的。陈云同志说:“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我坚持“实”,没有错。但是我认识到的这个“实”,只是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一点点而已。我以为这就是全部了,以点代面,因而自以为是地否定别人的揭示,而别人说的在他那个具体情况下的现象是真是假,我并不知晓。如果他说的是真实的,不问是好是坏,不都是有助于从总体上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展示出来了吗?我以点代面,就不是实事求是。所以,我在认识事物上的主观片面性,追根到底,乃是出于我自私自是魔性的劣根所为。

毛泽东主席说:“真正的好人,必须对于自己工作的缺点错误有完全诚意的自我批评,决心改正这些缺点错误。”“马克思叫我们看问题不要从抽象的定义出发,而要从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还说,“对于任何东西都用鼻子嗅一嗅,鉴别其好坏,然后才决定欢迎它,或者抵制它。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

孔老夫子说:“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就是说,众人说这个坏,我要亲自考察它;众人说那个好,我也要亲自考察它,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不以众人之是非标准决定自己的是非判断。

我认识到,为什么陈云同志说的“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的道理是非常对的呢,因为“书”中、“上”面的那些东西,都是经过加工过的,都带有加工者观点在里面,已不能完全反映事物的真实情况和本来面目了。所以,要弄清事物的真相,必须收集研究各方面(正面的和反面的)大量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改造制作工夫,从而得出较为正确的判断,绝对不应盲从。否则,我无所用心,我随大流,人云亦云,跟错了,把正的当作邪的,把邪的当作正的,那后果一定是跟着旧势力一起被人民所弃唾。这不是危险至极吗?我岂能在大是大非面前麻木不仁,不能清醒起来严肃对待?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弄清事情真相,求得真知。

七、 是非皆人造 去伪而存真

有个佛教故事,我未经查考出于何处,为便于记住,我给起个名字叫《和尚与石头》。说的是,有三个和尚进城,途中路上有块石头,走在前边的大和尚(A)跨过了,跟着的二和尚(B)给搬掉了,后边的三和尚(C)问师尊,他们哪个做得对?回答是“两个都对。”故事就这么简单。几年前我听到这故事时不太理解,也没有多想它,不当回事放下了。现在回想起来,小故事里有大道理,从中可以悟出“真知”。正是:毛厕坑中有大道,皇宫殿里出小人。

三和尚对师尊的回答“都对”不理解,他想,石头搬和不搬是两个相反的对立的行为,只能是其中一个是对,一个是不对,怎么能都对呢?他暗思,是不是师尊在和稀泥,当佬好人,怕伤害着谁?再一想,做点调查,弄清真相,问问A、B各自怎么想的。经了解,A、B各自都有道理,分不出哪个对哪个不对。从而三和尚悟到:A、B都是按其天性自然而为的,是符合大道的。师尊看到了,正确地反映了事情的本来面目,所以作出正确的判断。三和尚深刻检查自己,以吸取教训。A、B各自的行为都是出于各自的所思所愿,出于自身本性自然;他们本来就不是两个对立着的事,不是谁针对谁而为的。而我却偏偏主观地认为他俩是相反的行为,硬拉到一起来妄加评论,要分个是与非。这样不但惹起无端的烦恼,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还差点儿错怪了师尊,对老师不敬,真是不应该。到此为止,没有惹起是非,谢天谢地。

可是,三和尚又变化了,坚持非要分出个是非来不可。于是把A、B招来争辩,让各自申诉理由,结果造成相互攻击的局面。A、B各自都在肯定自己、否定对方;肯定自己优点,庇护自己缺点,而否定对方优点,扩大对方缺点。三和尚被搅得头疼,也分辨不清。后来想出一计,拿一个东西为标准来划分是非。比如说,以“方便行人走路”为由,这是公认的常理,衡定A、B的所为,当场见分晓:则二和尚搬得对,大和尚不搬不对。于是,B是,A非已分明,了结了纷争。三和尚至此算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过一段时日,有人告说,那路上石头原是人家放着当作标记用的,谁拿掉是干坏事。于是,则把前结论翻了过来,变成了A是B非。可是,不久又听说,石头作标记的信息不实,纯属谣言,假的。于是,那么,又拨乱反正,又把结论恢复过来:A非B是。就这样翻来覆去,搅得寺院不宁。老和尚被迫出马,追查此事。经深入调查,多方了解,揭穿谎言,去伪存真,弄清了真相:A、B都出于各自的天性自然,实属“都对”,不可拉在一起硬行分出是与非。问题出在三和尚身上,勒令其检查反省。三和尚谈出了心里话,有私心,执著分出是与非,要图点什么。可是从未想到,此举惹起是非,弄得人心浮动,扰乱宁静的寺院生活,对此深感内疚。至此,小故事演义完了。

我从这故事演义中悟到三点:

(一)人世间的是非,皆是人为的,是为一定利己的目标追求而臆造出来的。人都是以各自自以为是的狭隘的私心偏见观念和好恶,观察事物,判定是非等。各持一把尺。所以,人间的是非则因人、因物、因时、因地的不同而不同,都是相对的,变动的,不是绝对的。是的变化是无穷的;非的变化也是无穷的。所以说,介入是非,不如明白本来就是无是无非。许多真假善恶美丑等等一样,都是人观念的东西。

(二)是与非,是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和谐统一的。以故事搬不搬石头为例。没有不搬就没有搬;没有搬,就体现不出不搬来;正因为走在前面的大和尚不搬,才有二和尚而后的搬。如果裁定二和尚搬得对,给奖,那么,大和尚不搬,把好事让给了二和尚做,表现了高尚风格,是不是也该鼓励呢?

(三)高层生命的主宰无私心,没有常人的狭隘观念,他让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一切生命的表现,都任其天性自然地演化,各有所用,各有所不用,原来就没有真假善恶美丑等观念,随其活完他应该活完的寿命。故事里的师尊懂得大道,他能包容一切,超脱人世间纷争。古人云:“待物莫如诚,诚真天下行。”顺从物性,任其自然,符合大道;按大道而行,没有不成功的。这就是庄子所说的,“万物殊理,道无私,故无名。无名故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圣人也有一把尺,衡量一切的标准,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我想,如果人类看事情,放下自备尺,同用一标准,那就好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