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法轮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2001年1月16日】我在美国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后于今年十月份前往中国大陆探亲。当我刚刚坐上西北航空公司的飞机的途中就发现有中国大陆的特务跟踪我,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我。当我在北京换机时, 刚上飞机我坐在机舱座位上看画报,一抬头发现一个怪里怪气的女人正冲着我拍照。当我发现她时,她还假装镇静地冲我说:“笑一笑,笑一笑”。我马上站起来质问她:“为什么不经我同意就给我偷偷地照相”?!她什么也没说就溜下了飞机。这是我登上中国国土的第一印象。我真的为她的这一行为感到痛心和可怜她。

回到家中,见到家人感到他们个个神情不对,气氛很紧张。孩子们告诉我说那天早上(我还没到家)公安局就来了电话说:“你妈在美国炼法轮功。我们都给她录了像,照了相。你们想好!如果你妈回大陆后继续炼,你们的工作就别想做了,弄不好就株连九族……”等等一些恶毒的话。孩子们都很为我担心。头几天打电话杂音异常地大,很明显家里的电话已经被监控。面对这一切我的心里很平静。这一切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恶毒的诽谤,造谣之能事早有所见所闻;对中国政府的专制行径,年岁大的人都很清楚:只能让我更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因为“转法轮”一书中讲的宇宙最高的法理真善忍是人类的知识所没有的是最好的也是最正的最高的佛法。

回国的第二天我急切地来到同修功友大姐家,一进门就闻到一般飘香味。走进里屋,看到至尊的师父的法像前上着三炷香。我情不自禁地双手合十站了好久。我又进入另一房间,看见大法书籍和“转法轮”一书都恭恭整整地放在桌上。小录音机里传出师父讲法的声音。我看着70来岁的老大姐,被这小小房间里的一切和老大姐一脸详和纯真的笑容所感动。她拉着我的手急切地说:“快把美国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讲给我听听”。我眼里含着眼泪,忘记了一路上所遇到的磨难,讲起了美国的大法弟子为揭露邪恶、声援国内大法弟子所做的洪法事迹。当我讲到今年9月5日开始在纽约为时一周的几千名法轮大法弟子的洪法活动给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家带来很重要的影响时,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红光。我说:“我们法轮大法弟子都穿上了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金黄色T恤衫,在纽约的各个街道随处可见向市民们发传单,讲清真象;并在纽约的主要街道和通向联合国的整个街道上,几千名大法弟子打着“法轮大法好”和“停止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中英文横幅,举着中国大陆警察打,抓大法弟子的传真大照片,向世人揭露中国大陆邪恶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真象。很多纽约市民都站下来认真地观看。一周的时间我们都在联合国前和平请愿,炼功和洪法。同时,在纽约的天空,一气球拉着巨大的写着“法轮大法好”的英文横幅, 在天空上一圈一圈地围着纽约城市飘飞着。当时给纽约市造成一大景观。我们来自十五个国家的法轮大法弟子举着各国的标志的大幅牌子来到自由女神像景点炼功洪法,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主动地索取大法资料,有的表示回去后也炼这神奇的法轮功。当我们得知江泽民一伙在一宾馆宴请时,大法弟子来到这宾馆的街道两旁人行道集体炼功,和平请愿,并为被江泽民一伙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烛光守夜。大法弟子的行动使江泽民恼羞成怒,凶相毕露,不顾国家总书记的脸面在外国记者面前大发邪威,使中华蒙羞,丢尽了丑。

9月30日是在美华人的文化节,大法弟子们打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的横幅在白宫的草坪上集体炼功、洪法,并为大陆死难的大法弟子烛光守夜直到晚上9点,也就是大陆的10月1日凌晨。我告诉她:美国的大法弟子们用自己的钱买布亲手缝做大法横幅,用自己的钱制作报纸,印中英文传单及大法资料,到各个旅游景点及商店放发,还到最邪恶的中国大使馆门前集体炼功洪法,不顾中国特务的迫害,砸汽车,雇人打大法弟子的流氓手段,用最慈悲的方法讲清真象,证实大法,并且自己办起了世界法轮大法电台,向全世界播放,揭露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大法的真象。用自己的钱租会场,开法会,交流学法体会。我告诉她们,我在美国的一年里,各地的法会我都去参加,看到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勇猛精进。我还告诉她们,我在美国的一年里每到周六,周日都到国会前的草坪上集体炼功洪法,散发大法资料。他们听后都非常地羡慕我。当老大姐每天早上到公园去把这些消息带给功友们。各个都心情振奋,忘记了自己的安危,找自己的差距,并感谢美国大法弟子的声援。功友们都被美国大法弟子的行动所感动,受了很大鼓舞和增强了信心。

老大姐也告诉了我一些大陆大法弟子的情况:

自从7.20以后,大陆警察在江泽民的指使下越来越凶狠,见有炼法轮功的就抓,公安局下了文件: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500元,并且记一功。不管你是70或80岁的老人,还是年轻人。他们几个年岁大的弟子每天早上到公共场所去见面传阅大法资料及明慧网的文章,互相鼓励。老师的新经文也能及时地看到。她告诉我:当收到老师的讲话“严肃的教诲”一文,正在议论真假时,接到了我从美国给她打去的电话,得知是真的后,她们几个人悟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分别走到了北京去证实法。当时她很着急,她也要去,可她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没出过远门,没坐过火车。正在着急时,正好有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说:“我去过北京,我带你去,我俩结伴去。”结果就这样,她俩于10月1日来到北京,一路上警察查问她们是干什么的。她们勇敢地说:“法轮大法好。我们是亲身受益者,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功?不让我们说话?我们70来岁的人了,我们什么也不怕。”给警察弄得没话说,也没把她们抓走。当她们来到天安门时,看到好多大法弟子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冲进层层层层的武警军警、便衣特务、警车、冲水车围着的天安门广场。勇敢的大法弟子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给我们合法的炼功环境!”冲进天安门广场。她们亲眼看着狠毒的警察手拿电棍抓着大法弟子的头发、衣服,三个人压在一起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鲜血直流,被抓进警车带走,一批又一批,惨不忍睹。她俩老太太挤在人群中。有个警察冲她大叫:“你也进来呀,进来就抓你。”当时她说不知道怎么地没进去,你警察叫我进去,我就不进去。回去后她很后悔,说自己修得不好。

她告诉我这次(10月1日)上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有几个认识的被抓走了,其中有个70多岁的老头,第三次被抓,最后被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另外还有一家三口一起到北京去证实法,妻子和儿子(19岁)被抓走了。妻子是第二次被抓,被送进了马三家教养院。儿子被送到了龙山教养院。后来有一天,我见到了这位40多岁的功友时,没看到他有一丝的愁容,反而看到他喜悦的神情。当我问起他的妻子儿子时,他非常欣慰地说:“他们做得对,他们做得好!能为证实大法坐牢是光荣!”我深深地为之感动。当我来到他的家,看到的是一间10几米又黑又暗的民宅。房间里放了两张上下床,放了一个桌子,桌上只有一台电话和一碗剩饭。一把椅子让给我坐,他坐在下床。只因他个子高,只好弯着腰跟我说话。当我问起他的生活时,他不留意地跟我说:是铁路上的大集体职工,下岗了,每月只给50元生活费(人民币)。我说:怎么活呀?他说:以前做点小买卖,现在也不好做,也没有时间做。他告诉我,白天发传单,见到自行车车筐就放。晚上到居民楼每家每户的报箱奶箱里投放大法传单。清晨到外面去和功友见面,传阅老师经文及明慧网上的文章。每天时间很紧张,过得也很充实,不觉得苦。吃点苦是好事,吃什么都行。吃得饱不饱也不在乎了,对付着一年很快就这样过去了。现在妻子儿子都被抓进去了,更无牵挂了,全部做洪法的事了。

他一边讲着,我听着,心里一阵阵酸痛,一阵阵钦佩,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流。师父说得对,当我们真正地明白了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时,就会心甘情愿地去做什么,干什么发自内心的无怨无悔。他又告诉我:他19岁的儿子在今年考大学时因为答了一道政治自选题,他答的是:法轮大法好,江泽民坏,就没被录取。当他儿子出了考场告诉他时他说:“儿子,你答得好。那个大学咱们不去了。这个大学(指的是法轮大法)你过关了。”他们都欣慰地笑了。这次他儿子为证实法去了天安门,被抓送到龙山教养院。他去看儿子时,他儿子急速地给他写了一条子,上说:“爸!我做对了。请你放心。”这时他看到儿子的脸白里透红,显得非常英俊,变成大小伙子了。

他还告诉我:当他去马三家教养院看他的妻子时,妻子告诉他,这里是最邪恶的地方,原来被所谓转化的高容容、高丽丽,充当了管教的帮凶对法轮功女学员非常狠毒,监视学员的一举一动,上窜下跳,看见哪个学员不顺眼就马上汇报管教。并做新抓进来的学员的诱劝工作,不让再炼了等等最恶毒的攻击大法之能事,是最最邪恶的魔头。找几个人轮番谈话,白天干重活,晚上不让睡觉,直至说转化了为止,邪恶之极。……出了他家,我的脚步越走越快。北方的冬天虽然寒冷,可我全身热乎乎的。“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师父的教诲回响在耳边。

有一天,天黑了,我正在菜市场买菜,迎面走过来一个人,一打照面,我们都停住了。一看面熟,同时她发问:你不是去了美国了吗?我说:又回来了。原来她是我以前同一炼功点的功友。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觉得我们这一偶然见面(其实也不是偶然)非常高兴。我告诉她我家就住在附近。她说就想听听美国大法弟子的情况。当即就到了我家。我简单地把美国的情况讲了一些。听后她很受鼓舞,并问我:回来后缺什么,好象知道我的心事。我马上说回国没带转法轮及炼功录音带。海关要收走的。她说:过两天我给你送来。过两天她真的给我都送来了。并告诉我,她和她母亲一直在坚定实修大法,并走出来证实法。白天上班,晚上把大法传单送到公安局警察家属楼。每家的警察都收到了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材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真理在警察家属中传开了。她们告诉家人,不要再打大法弟子了,不然会遭恶报的。这还真的有效,有些警察还真自律了一些。当我们谈到这些时,我们共同感到,是师父把另外空间的邪魔除掉了后,在人这的表现就消弱了许多。其实都是师父在做。

有一天,一大早老大姐来电话:你快到我家来一趟,有好消息。我急忙赶到。她非常兴奋地告诉我:老师的新经文送来了。我一看是老师在10月21日在旧金山法会的演讲。明慧网是11月2日发表的。我们3日就收到了,真快呀。自从我回国后,经常到她家学法炼功。这天我们开始读老师的讲话。老师说“久违了”,我们再也念不下去了,大哭了起来……当我从她家出来,已经快天黑了,来了一辆车,我刚要上车,从车上下来一个功友,赶紧拉着我的手说:“别上车了,到老大姐家去。”我们又一起回到了老大姐家。一进门,她从提包里拿出一箱录音带,告诉我这是刚录好的世界法轮大法电台的播音,当即我们就开始听。当录音机里响起:“这是世界法轮大法电台,向全世界广播。”声音清亮,内容丰富。在中国大陆短波受到很大干扰,尤其是法轮大法电台根本无法收听到。在国内能听到这么清晰真不容易。她说,她们为了录制这些录音带,几天几夜没睡觉了,但不觉劳累,都是为大法做,也是为自己做,没什么。她还告诉我,有一次为了躲警察的追捕,她在外面转了一天一夜。警察骑着摩托追她,她还真神奇般地躲过去了。她笑笑说:“是师父在保护我”。

我们收到了好多用明慧网上文章制作的大法资料和传单。都是弟子们用自己的钱买的电脑及复印机,整夜不睡觉印制出来的,一批批发到全国各地去。后来有一天我终于见到了他们,原来我们早就认识。他们告诉我,前几天一个大法弟子在发传单时被抓走了,是我认识的。他们表示并不害怕,反而更坚定了。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告诉我饭店也不开了,兑出去了,全力做大法工作。以前没做好,与国外的大法弟子比差远了。以后一定做好。这时师父的话又在耳边响起:“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相反,也有个别不出来的,躲起来的,而且在探听“什么时间圆满啦?”说什么,如果明天圆满今天就推着老母到北京去等着圆满等等,多么自私无知啊,真是可悲呀!危险至极呵!

一个偶然的机会(其实也不是偶然),我决定回美国。当我把这一决定告诉他们后,他们说:“你回去吧。美国更需要你。大陆有我们。我们人多。你有绿卡,如果路费不够,我们给你出。我们只有一个心愿,如果你能见到师父,给我们代个好!”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觉热泪涌流。后来我告诉他们,美国的大法弟子给我已定好了机票,安排了住处,一切都给我安排好了。你们在大陆都很苦,已一贫如洗了。我给你留点钱,保重身体。他们说:这钱我们收下,都用在洪法上。我们自己就是要饭也不能用这笔钱。我紧紧握住他们的手。我谢谢你们,谢谢大法弟子,更要谢谢伟大的师尊。

这次回中国大陆,让我体悟到:无论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我们共同得到了伟大师尊的亲自度化。我们共同学着一部伟大的佛法“转法轮”。我们共同按着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在修炼。我们是一个整体,是大法弟子!一定会共同在通向圆满的路上走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