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进京被抓弟子被送往辽宁省各地拘留


【明慧网2001年1月18日】 2000年12月28日上午10时,我和功友来到天安门纪念碑前,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一边向来往行人展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这时恶警向我冲来,我向前跑了10多米远,被恶警打倒在地,随后被他们推上警车,送到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当时被抓的约有100多人,最后押送到西城分局拘留所。在那里,每个人均被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接受检查。下午2:30分,我们被提审,由于我不说姓名、住址,他们就对我严刑逼供,用高压电棍在我面颊、前额、颈后等部位不停地电,一直持续了3个多小时,直到电棍中的电被耗尽方才罢手。虽然邪恶如此残忍,但是在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面前,他们是无能为力的。我们一进拘留所大家都不讲姓名、住址并以绝食抗争。后来被逮捕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恶警又使出了新的阴谋。

2000年12月31日凌晨5时,我们被叫起床(平时6:00起床),6:00时将我们押上车,共有40余辆客车,大约装有1500名大法弟子,前面有警车开道,每车都有10多名武警看押。当天下午3时到达了辽宁省锦州市,北京与辽宁的公安办理了移交手续后,就把我们分送到辽宁省各地拘留所。在押送途中,警察自备了干粮、饮料,而大法弟子不给吃喝,甚至连小便都不让下车,只能在车上尿(许多车上都是男女同车)。我所坐的小客车装了35名大法弟子,大部分功友身上都有伤,有的被警棍打得眼睛红肿充血,有的头上留下鸡蛋大的肿包,几天未消。我们被送到辽宁省阜新市拘留所,有60多名大法弟子(40名男的,20名女的)。在这我们拒绝背监规,不讲姓名、住址。恶警们叫犯人对我们施加压力,例如:一位东北的功友由于绝食,不讲姓名、住址,他们唆使一位患有精神病的杀人犯对这位功友大打出手,用拳头打,用手掐,致使这位功友昏死过去。还有的大法弟子被牢中犯人打得鼻青脸肿,但我们大法弟子心怀大善大忍之心,面对这一切毫不动心,因为我们早已放下生死。我们每天不断地向犯人弘法,向他们讲清真相,讲述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是为了慈悲众生,救渡世人的道理。我们悟到圆融及开创牢中的环境,这是我们的神圣责任。我们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每一步,更好地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在任何时候都能放射出纯正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