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一场拙劣的骗局


【明慧编注:近日,内外交困、穷途末路的江泽民,在极尽残害人民之能事之后,竟忽然想起盗用人民的名义来为它镇压亿万法轮功群众炮制依据。且不论在宪法、法律被当成私佣呼来挥去的中国大陆将有多少人被江泽之物拉下混水,那些因为迫于上级压力、不甘牺牲个人“政治生命”和经济利益,或者为了应付摊派而签下的姓名,除了可能拿到西方作为一种欺世盗名的数字之外,只能成为将来国人谈论这段历史时的又一丑闻罢了。且看本刊新近收到的有关评论。】

大纪元新闻网2001年1月17日报导- 一月十六日,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新春茶话会。顾名思义,茶话会无非喝茶聊天,就算有人上台讲话,也无非是寒暄客套,党八股自然是少不了的,无非走过场而已。殊不料今年的新春茶话会与往年不同,会上,突然有所谓“中国反邪教协会”人士出现,有的“反邪教协会”成员,如何祚庥,挂有科学院院士头衔,倒也罢了;有的人根本不是院士,却也出现在院士的茶话会。他们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签名信,名曰“反对邪教保障人权百万公众签名活动”,挨个送到与会者面前,动员别人签名。

这样一种官方场合,旁边有党中央“关爱的眼神”,还有摄象机在那里一一记录在案,再说那份签名信,倒也不杀气腾腾,还专门写上要“保障人权”,似乎没有太多不能接受的内容,虽说与会者无人不知法轮功在遭受残酷迫害(“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人”,这意思就是说人都是带离广场后才整死的),但签名信含糊其词,并没有明说要把人朝死里整;那就签了吧,日后有人问起,就说“受蒙蔽”,“我只是表态不赞成邪教,我没有表态赞成抓人打人”。

欺人是要费些心思的,自欺就容易多了。专家告诉我们,强奸案的受害者自动报案的比例很低,因为受害者不愿意承认自己被强奸,怕说出来太丢人,尤其是那些名门闺秀,有身分的人。强奸犯吃准了这一点, 所以屡屡得逞。在(自欺欺人)这方面,毛泽东堪称高手。江泽民有样学样,终究还是显出不自然。

中国老百姓都是身经百战,谁还看不出这中间的小把戏呢?